龙的传人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29 03:05:43
查看数0>

作为龙的传人,华夏儿女历来对“龙”有一种特殊的情愫。流传至今并且就在我们身边的龙文化表现形式应该非龙灯莫属。

这几年,我一直工作在江北沈巷,在那里,无数次亲身感受到了当地百姓对龙的崇拜和敬仰。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今年沈巷的群众文化体育活动周上龙灯彩船民俗方队的表演,这支方队的成员平均年纪应该有七十多岁了,年纪最大的今年84岁。听当地人告诉我,沈巷的文化体育活动周每两年一届,今年举办的是第五届,从第一届延续至今已经整整十年了,十年来龙灯彩船方队几乎从未缺席,当年勉强还能算中年人的成员们如今也都成了老年人。没到现场的人可能很难想象,一群白发苍苍的暮年之人用力地舞动着龙灯,布满褶皱的脸上一直保持着敬业的微笑完成全部表演。就在某一瞬间,可能是某位老人面容上不经意间流露出的体力透支的表情,也可能是某个动作让人看出的不顺畅,总之我的心灵受到了巨大的震撼,这种演出的瑕疵在我看来反而成为这支队伍最让人敬佩的地方,因为他们都是靠着一种常人难以理解的激情在“勉强”自己,我想这种激情里,应该充满着老人们对龙的敬仰、对民俗文化传承的热衷。

为了切实感受这份激情,我特意走访了这支队伍的指导老师何永文先生,在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听何老师细细讲述他这一生与“龙”结下的不解之缘:

何老师说,他第一次见到“龙”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当时他才十五六岁,那条龙是当时的铜闸农具厂用纸做的,虽然时光已经过去将近五十年了,但何老师仍然清楚地记得那是一条白龙。何老师告诉笔者,当时他看耍龙灯的人很威风潇洒,便萌生了要拜师学艺的念头。何老师说,用当地老人的话来讲,龙也是认人的,并不是什么人想学舞龙灯都能学得会,而他可能就是被龙选中的人,所以一学就会,进而越学越精。渐渐地,由于何老师舞龙技艺高超,当地人也常开玩笑说何老师就是真正的龙的传人。

在江北,一个规模较大的龙灯队伍有两百多人,光是舞龙的就有三十多人,还有舞狮子的、舞云的、走彩船的、走河蚌和走艄公的等等。不难想象两对狮子开路,随后一条长龙腾云而出,后面跟着百十来号人的队伍,这样的场面有多么的隆重壮观。玩龙灯是一项体力活,需要搭配彩船、河蚌等等的小节目,虽然这些小节目的真正目的是为了让玩龙灯的队员休息,但是这些小节目也同样极富内涵,比如玩彩船的人脚上走着十字步,嘴里还念念有词,虽然唱的曲调都大同小异,但词的内容却会随时代、地域的不同有很大的差别。

何永文说,以往玩龙灯有很多讲究,比如玩龙的必须是男性,玩云的必须是女性,现在玩龙灯已经演变成一项健身运动,也就无所谓性别了。以往玩龙灯都是在春节、元宵节这样的重大节日,每进一个村子必须先拜土地老爷,然后村里人都要献礼、磕头请龙进家,现在有些商店开业也会请人去玩龙灯热闹一番。龙每进一户人家会在屋子里到处走一遍,以往讲究的人家在龙走后立即关门,寓意要将好运锁在屋里。

关于龙灯还有一个很有意思的习俗叫“传龙蛋”。龙进村子之后想求子的人家在做完一系列请龙的流程之后还要在自家桌上放一床被单面和糕,求男孩被单面就放红色的,求女孩被单面放绿色的,然后妇人就站在龙的后面等着接“龙蛋”,还要把“龙蛋”收到枕头下面等着晚上再拿出来吃。

临别前,何老师欣慰地告诉我,现在龙灯这项民俗已经有了继承人,当地的武校和其他一些稍年轻点的团体都陆续有人和他联系希望继承龙灯技艺。传统民俗文化的传承需要一代又一代人不求回报地付出,传承的过程里不仅融入了当代人对祖辈的尊重,更饱含着对民族、对国家浓浓的情感。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就叫中国,古老的东方有一群人,他们全都是龙的传人……”与何老师道别之后,我的耳旁仿佛一直萦绕着这首歌,久久挥之不去。

王婷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