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花鼓灯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1-01 02:29:59
查看数0>

花鼓灯。淮河流域的花、鼓与灯。

显然,我这样理解是不对的,就像我来到怀远之前,以为花鼓灯就是明清时卖唱乞讨的凤阳花鼓一样地错了。

最激烈的花也仍然是花,也有花的妩媚。同样,鼓就是鼓,灯只是灯,淮河流域的花、鼓和灯也并不就是流行在淮河流域的花鼓灯。部分加入整体之后,除了整体别无其他。

在阳光中,我坐在怀远县常坟镇的文化广场上,观看怀远县几位国家级、省级花鼓灯传人领衔表演的花鼓灯。表演者的背后,是巍峨的淮河大堤,大堤那边就是皖北粮仓大河湾。

在大河湾那边的淮河里流淌的河水,在四周的田野里悄悄起伏,成熟但还没有收割的水稻,现在都在我的视野之外,我看见的,只有花鼓灯。

鼓是花鼓灯的灵魂,不仅以鼓声开场、鼓声贯彻始终,而且鼓声是总指挥。花鼓灯的男角被称为“鼓架子”,也应该是因为鼓在花鼓灯中的重要性。花鼓灯中“花”的由来,可能主要是因为女角称“兰花”,以及表演的扇花等等花吧。花鼓灯的“灯”字,据说是从花鼓灯参加宋代的元宵灯会而来——宋代《东京梦华录》记载,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民间技艺五花八门,名目繁多,包括戏剧、音乐、舞蹈、曲艺、杂技等不下数十种。其中元宵节灯会中的“队舞”表演,由花挑子队、马灯队、狮子队、龙灯队、旱船队等八支队伍组成,花鼓灯队作为“队舞”的压阵节目,走在队伍的最后面,因此又称“缀大灯”。

更早的花鼓灯,据说起源于夏代,祭祀大禹而用的花鼓灯,当然更不可见,但有理由相信,古代花鼓灯的容貌,多多少少仍然遗传在现在在我面前表演的花鼓灯之中。这是一种奇异而独特的民间艺术形式。它以歌舞为主,却又不能说是歌舞,因为它有戏剧的成分,但也同样不能说它就是戏剧。它是什么?我想到“载歌载舞”这个词。“载歌载舞”以歌舞为主要形式,但“载歌载舞”并不是歌舞。那么“载歌载舞”是什么?提出这个问题我就看到了远古:

淮河流域自古淮水泛滥频繁。是在大水过后荡然无存的大地上,唱起来、跳起来、舞起来、闹起来,用奔放的舞蹈,鼓起生活的信心;以喧天的锣鼓,驱散满天的阴霾?应该是的。现实决定了剧情,剧情决定了表演者的表情。如此而已。但奇特的是,这却形成并且稳定成了花鼓灯的风格与性质:热烈、奔放、自由、昂扬!

我在常坟镇看到的花鼓灯就是这样,但我相信现在的热烈、奔放、自由、昂扬是真实的,是表演者按照自己内心的真实释放。我感觉到,花鼓灯在热烈、奔放、自由、昂扬的同时,还具有阳刚之气。这阳刚,奔放、激烈的鼓点,男演员刚劲的投手顿足,以及武术动作,都是体现。但让我讶异的是,刚劲的投手顿足动作在最后一刹那之前,却居然有极其短暂但明显可见的风摆柳般的柔柔一摆,其性质只能是妩媚。是为了呼应女演员“兰花”的妩媚吗?“兰花”的表演似乎只有一个目的:把女性的妩媚展现到极致,除了运用舞蹈,最主要的就是《诗经》里说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不仅是顾盼生辉,而且是顾盼生情了。

我想,妩媚,或者说柔,可能是花鼓灯的主要灵魂,阳刚只是辅。因为花鼓灯的男女演员都是穿特制的舞鞋以脚尖着地而舞,它的“东方芭蕾”美誉就是因此而来。脚尖着地而舞,公认的是为了舞姿挺拔。其实脚尖着地而舞怎么可能挺拔?脚尖着地而舞只能是柔美——女演员就不仅是柔美,而且是袅娜、柔媚了。旧时花鼓灯中的女角兰花,一直是由男演员扮演,男演女必须穿特制的舞鞋以脚尖着地而舞,才能表现出女子婀娜的身姿,也可证明。

在淮河流域起源的花鼓灯,竟然也独立创造出脚尖着地而舞,不能不令人感叹,人类的艺术灵感都是相似并且相通的。

演出结束已近黄昏,天地都变得柔和了——夕阳,把广场、大坝和常坟镇的街道都镀上了淡黄。淡黄色是柔和的。但常坟这个地名很不柔和。问了常坟镇的当地人,得知是因为明代大将常遇春坟墓在此而得名。常遇春以武功帮助朱元璋夺得天下,封开平王。来看花鼓灯“遇”到民间故事说中的武将常遇春,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常坟”这个名字我不喜欢,“常遇春”这名字不错。花鼓灯源头的地名如果叫“常遇春”,要好得多吧?

沈天鸿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