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回应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

来源:新华报业网编辑:芜湖新闻网发表时间:2017-10-06 11:01:47
查看数0>

  北京时间10月5日19时,瑞典文学院宣布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籍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颁奖给他的原因是,石黑一雄的小说“有强烈的情感力量,挖掘了人类与世界虚幻联系下的黑洞”(in novels of great emotional force, has uncovered the abyss beneath our illusory sense of connection with the world")。

  在接受BBC的采访时,他首度表态,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他称,诺奖委员会目前还没有联系他,还不知道获奖消息是否真实。若真的获奖,“那将是荣幸,这意味着我走在之前伟大的作家身后,对我来说是巨大的肯定”。

  与去年一样,在本届诺贝尔文学奖公布之前,日本作家村上春树和肯尼亚作家提安哥一直领跑博彩公司赔率榜单。但是,最终两人都无缘奖项。

  1、村上春树称其作品“亲切又自然”

  公开资料显示,石黑一雄1954年1月8日生于日本长崎,其父石黑静男是一名海洋学家。在他6岁时,因父亲前往英国北海石油公司工作,石黑一雄和姐姐富美子随家人移居英伦。石黑一雄曾就学于东安格里亚大学和肯特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

  1983年,石黑一雄的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出版,讲述在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同年,石黑一雄获得温尼弗雷德・霍尔比纪念奖,并被英国文学杂志《格兰塔》评选为“英国最优秀的20名青年作家之一”。

  石黑一雄几乎每部小说都被提名或得奖,以28岁之龄即享誉世界文坛。他的作品已被翻译达27种语言出版,与拉什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石黑一雄的主要作品有《群山淡景》《浮世画家》和《长日将尽》等。村上春树曾评价石黑一雄的小说“有一种特别坦诚和温柔的品质,既亲切又自然。”

  石黑一雄的小说在日本很受欢迎,但并不因为他的日裔身份。日本读者对他的以英国为背景的《长日留痕》非常熟悉。村上认为,小说中的背景可以置换,“地点可以在任何地方,人物可以是任何人,时间可以是任何时间。”

  相较于村上春树、东野圭吾等日本作家,石黑一雄在中国的知名度并不算特别高。大家相对熟悉的是他在1989年荣获布克奖的小说《长日将尽》,曾在1993年被改编为电影《告别有情天》――由执导过《窗外有蓝天》的詹姆斯・艾佛瑞导演,老牌艺人安东尼・霍普金斯和埃玛・汤姆森主演,并获得电影奥斯卡金像奖8项提名。

  2、自称“国际主义作家”

  与其他少数族裔作家不同,尽管拥有日本和英国双重文化背景,但石黑一雄从不操弄亚裔的族群认同,而是以身为一个“国际主义作家”自诩。

  他从小生活并成长于英国,受到了英国文化和传统的强烈熏陶。他已经渐渐地把自己当成一个地道的英国人,“年轻一代作家”的一员。

  大英帝国的日渐衰落以及世界文学写作焦点的转移,让石黑一雄陷入了沉沉的自卑情结中。不过,让他陷入边缘化文化身份困境的核心要素并不是其所处的社会背景以及文学背景��自卑情结,而是他的个人背景��无根情结。

  这种根深蒂固的无归属感,影响着石黑一雄的语言:从表面看上去,他的文字平淡无奇,而实际上,于无声处见惊雷,很多的情感,被刻意地压制,被刻意地掩饰。

  最初,石黑一雄用日语的叙事方式写英文小说,达到一种故事人物仿佛在说日语的效果。之后,他意识到应该有一种可以超越翻译的表达方式。石黑一雄不断在写,而脑海里,却不断地在进行各种各样的翻译。

  事实上,石黑一雄对于现代日本几乎一无所知。他脑海中的日本印象一直都是根据童年记忆进行建构的,可是现实中的日本却在急速地发展着。作为一名小说作家,石黑一雄从认为他应该创造一个自己的世界,而不仅仅是复制现实世界。他只是在利用英国历史或日本历史背景来衬托他想表达一些萦绕在他自己内心的想法。

  石黑一雄把自己的小说创作视为一种国际文化的传播载体,他致力于创作一种能够把各种民族和文化背景融合一起的“国际文学题材”。他曾在访谈中多次说道:

  我是一位希望写作国际化小说的作家。所谓国际化小说是指这样一种作品:它包含了对于世界上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都具有重要意义的生活景象。它可以涉及乘坐喷气飞机穿梭往来于世界各大洲之间的人物,然而他们又可以同样从容地稳固立足于一个小小的地方……

  这个世界已经变得日益国际化,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在过去,对于任何政治、商业、社会变革模式和文艺方面的问题,完全可以进行高水平的讨论而母庸参照任何国际相关因素。然而,我们现在早已超越了这个历史阶段。

  如果小说能够作为一种重要的文学形式进入下一个世纪,那是因为作家们已经成功地把它塑造成为一种令人信服的国际化文学载体。我的雄心壮志就是要为它作出贡献。

  3、“记忆”贯穿创作始终

  “记忆”是贯穿在石黑一雄创作始终的主题,第一部小说《群山淡景》讲述了英格兰生活的日本寡妇悦子的故事,故事影射了日本长崎的灾难和战后恢复;《浮世画家》则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

  《长日将尽》发生的背景是战后的英格兰,听年迈的英国管家讲述他在战场上的经历;《无法安慰》讲的是在一个不知名的欧洲小镇,一名钢琴家如何挣扎着按照计划去演出的故事;

  《我辈孤雏》发生在20世纪初的上海,讲述一名私人侦探调查寻找失踪了的父母的故事;《别让我走》涉及的主题是提供器官的克隆人……

  前几部小说都是聚焦于个体记忆,而在《被掩埋的巨人》中,石黑一雄与第一次将写作的主题设立在社会记忆与集体遗忘的问题之上,那些淡然简朴,貌似单调的文字下,深埋着一系列思考。

  1986年,《浮世画家》为石黑一雄夺得英国惠特贝瑞图书奖并第一次获得布克奖提名,这部小说通过一位日本画家回忆自己从军的经历,探讨了日本国民对二战的态度。作品《长日将尽》于1989年获得布克奖。石黑一雄的作品不是很多,但他的文笔和风格为他赢得国际的承认。

  1995年,石黑一雄出版《无可慰藉》,追随一位知名钢琴家在欧洲小镇进行演出的诡谲经历。同年获得契尔特纳姆文学艺术奖以及大英帝国勋章。

  1998年,石黑一雄获得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

  2000年,石黑一雄出版《我辈孤雏》(《上海孤儿》),讲述一名英国侦探调查在上海度过的童年发生的一场疑案。获得布克奖提名。  

  2005年,石黑一雄出版了《别让我走》,又跳到了1990年代的英国,聚焦一个培养克隆人的教育机构里少男少女追寻身世之谜的故事。再次获得布克奖提名。

  石黑一雄最初的小说均以第一人称写作,细腻刻画人物内心世界的孤独、压抑、自欺与不安,双重叙事策略起到了解构叙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而在2015年的新作《被埋葬的巨人》中,石黑一雄努力想要跳出以个体经验来影射历史的写作框架。

  尽管可能会使人物的复杂性和深刻性相对弱化,但第三人称和第一人称叙事的并置、多重空间共存的叙事不着痕迹地缓解了读者焦虑的推理,中世纪古老简洁的叙述语言营造出了陌生化的审美意蕴。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