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不退人不撤

超保证水位25天 他们坚守一线不松懈

近日我市长江和内河水位在缓慢回落,天气也逐渐放晴,很多人以为防汛已不那么紧迫重要了。但其实,水位依然非常高,截至昨日,弋江区防汛最薄弱处石硊圩已超保证水位25天了,土堤最怕长期水浸泡,从区、街道、村到各个值守点、责任段所有人员仍以“战时”状态,坚守一线,丝毫没有松懈,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

水不退人不撤 现在更要盯紧

“现在晚上不注意根本看不见你,拍照都要闪光灯。”在堤坝值守时,人们利用闲暇时间调侃起街道副主任、石硊圩防汛抗旱指挥部指挥长陈明亮。

7月6日至今,陈明亮全天候在防汛现场,中途仅回家一次,拿了衣服就走。老婆和孩子知道他忙,全部回老家了。在指挥部的墙壁上,张贴着城南圩、石硊圩、连河圩三张水利防汛地图,哪里堤坝矮、哪里出过险情、哪里有斗门泵站等,他都了然于胸(如图)。他每天不是在指挥所、就是在堤坝现场,大小事一手抓,电话不停歇,嗓子都哑了。现在依然每天巡查1-2圈。每到一处,看一看查一查,做到心中有数,叮嘱值守人员、绷紧大家思想的弦。

在他看来,现在水位虽然在缓退,但依然存在风险。“沿线有4座排灌站、5个斗门必须要看好,这是薄弱点,要保证不出问题。”陈明亮说。最早一座排灌站建于2002年,其它的都超过10年。这些穿堤建筑物是用钢筋混凝土建的,与周围的土堤之间存在缝隙,这就是薄弱处。另外,排灌站平时都是村里管理,维护保养跟不上,开启过程中一旦发生故障,河水就会倒灌进来,这也是特别需要重视的。最令他担心的是,堤坝经过高水位浸泡快一个月了,堤身土壤含水量早已饱和,很容易出现散浸,俗称“堤身出汗”。巡堤要更加仔细,及早发现才能及早采取措施。

“水位虽然没继续涨,但还是非常高,水不退人不撤,现在更要盯紧,尤其是重点段。”陈明亮说。

跟蚊子“熟了”不怕被咬

“水多草多,蚊子又大又毒,咬一口身上立马肿个大包,喷涂什么都不管用,时间长了,蚊子好像跟我们混熟了,咬了也不觉得那么难受了,习惯了,哈哈。”茆小平自嘲地说。他是弋江区农水局党组成员,“临危受命”担任了石硊圩防汛抗旱指挥部的指导员,负责防汛工作中的人员管理、规章制度、防汛纪律、工作分配等。

辖内约14.8公里长的堤坝,怎样防汛才最合理有效,这是茆小平7月15日到任后,首要考虑的问题。“首先要明确防汛工作的重点是什么,其次考虑怎样合理分工、落实责任。”茆小平明确了巡堤查险、重点部位看守和做好抢险预案是防汛重点。为此,他将原来的4个防汛值守责任段进行了细化,每个责任段再划分成2-3个小点,实行段长、副段长责任制,每个小点设立组长。“责任段范围更小,巡堤巡查才更有效,责任才更能落实到人。”他还制定了防汛若干规定、每日工作提示清单,明确了段长负责制、交接班制度、每日晨会制度、督促管理制度、日报制度和督查问责制度。每日工作提示清单中,对各段段长、副段长、村党委、村两委及其他人员每天要做什么,有了明确要求。这些制度有效弥补了一些“漏洞”,增强防汛人员责任感。

对当前的薄弱点,茆小平心里也非常清楚。那就是堤坝长时间高水位浸泡,防汛至今共发现了四五百个渗漏点,每个都要采取措施并密切观察,丝毫不能马虎。沿途3处出险点、4座排灌站、5个斗门是目前防汛重点,24小时有人值守。

坚持直到最后的胜利

自7月6日,石硊圩超保证水位以来,弋江区防指常务副指挥长(区副区长)柴青松,每天多次赶赴石硊圩,并在深夜这一防汛薄弱时段,坚持每天亲自带队,沿着圩堤,观察雨情、水情、汛情和巡堤查险,发现问题现场办公,解决问题。

“现在水位虽缓慢下降,柴副区长依然坚持白天巡堤一次,晚上巡堤一次,经常晚上巡堤结束已经是次日凌晨了,7月6日以来从未间断过。”驻扎在前线指挥所的白马街道文明办主任肖尚磊说。领导带头做榜样,大家都看在眼里,心里明白身上的重任。虽然在堤坝上的日子艰苦,晚上只能在车上凑合休息一会,但谁又不辛苦呢?“我们的司机,不仅要开车,每天还给指挥所人员烧中晚饭,有时还去堤坝上巡查,处理一些水电之类的活。”肖尚磊认为,每个人都发挥了最大潜力,为防汛贡献一份力。

“石硊圩已经66年没破了,在我们手里更加不能,所以一定不能松懈,越到最后越要绷紧弦。”茆小平说,相信坚持到最后,一定能取得胜利。

大江晚报记者 李贾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