味道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01-11 01:24:28
查看数0>

鲜活的鳊鱼在油锅中跳了两跳便无可奈何地消停了。给它翻个身,待鱼身煎到二面黄后,调小火,加上红辣椒,放点老姜,倒上黄酒,自然少不了酱油。拎起酱油瓶却发现所剩无几,索性倾瓶,还嫌不够,又往瓶中加点儿水,摇晃两下,总算真正地用完,放了心,可是再一瞧锅中的鱼,再没了刚才的金黄,彻底成了黑鱼!我总是这样,烧菜喜欢放酱油,放的时候不嫌多,放过之后才知确实多了,但下次再烧,还是多放。

我想我是喜欢酱油的味道的。

小时候,饭桌上总是少不了酱油的味道。鸡蛋总是稀罕物,不过母亲总还舍得在饭锅上蒸两个,她常常在搅拌好的鸡蛋里放上少许酱油,揭开锅,伴着酱油香的蒸鸡蛋总让人馋涎欲滴。夏天,母亲见我们吃不下饭,她会做酱油汤——不过是在大点的碗里放些盐、猪油、酱油、葱花,倒上开水,仅此而已。但就这样的清汤成了我们名副其实的“下饭汤”。遇上过节,母亲从街上称回斤把肉,再添上些千张。母亲说烧肉要先上色,自然需要酱油,每当这时,我和妹妹老远便能闻到浓郁肉香,忙不迭地一路小跑回家,顾不得母亲的责骂,便顺手拈起一块迅速放进嘴里,还有那酱油浸过的千张疙瘩,格外受欢迎。逢上过年,房门里谁家杀年猪,总是要把房门里的家家户户都请到,而我们这些小孩子自然是要当“尾巴”的。“好肉”是上不了桌的,但大家还是吃得欢。我尤其喜欢油渣子烧青菜。青菜已经被酱油染得不见了青绿,用大脸盆盛着,热气腾腾,香气四溢,勾起人们无限食欲。

不过,关于酱油的记忆最深的还是打酱油。

儿时的我也算机灵,是家里的小跑腿。爷爷、伯伯、叔叔买包烟会叫上我,奶奶、大婶要缺了肥皂、洗衣粉啥的也免不了打发我去买。我自然也不是白跑的,他们通常会给上一、两分钱的跑腿费,最大方的是房门里的八斤伯伯,他的跑腿费都是以“角”作单位的,那可是巨款——可以买十颗水果糖或者十块小圆饼。若是逢他赢了钱,他会提高嗓门:丫头,买包烟去,留五毛!那阔气的!所以,我天天盼着他赢,可是他却输多赢少!最不喜欢给母亲跑腿,因为都是白跑。但又不得不跑。有一次正和小伙伴们玩得高兴,却被母亲拉去打酱油。我拿起瓶子一路飞奔——我家到小店要过两个上坎一个下坎,乡下都是土路,但跑得熟了,估计连路旁的小石子都认识我了吧。

气喘吁吁来到小店,矮个子店主接过瓶子,装上漏斗,用五两的竹筒在一个大大的黑缸里舀了两舀,瓶子就满了。我抱起瓶子往回狂奔,心里还想着刚才未完的游戏,再过一个下坎就到家了,没成想竟猛地被一块石头结结实实给绊倒了。瓶碎了,酱油洒了,膝盖破了,眼泪也刷刷流下来了——那是撕心裂肺地哭,真不知是为摔破的膝盖,而是为泼洒的酱油——我该怎样向母亲交代,整整一瓶呢!记不清是怎么回家的,只记得我的脸、手、脚满是酱油的味道……

酱油的味道,是童年的味道。

陶玉翠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