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妹情深不离不弃 七旬妹妹照顾姐姐

来源:芜湖新闻网编辑:侯晶晶发表时间:2017-08-28 10:36:53
查看数0>

今年78岁的郑光凤老人,无儿无女,丈夫去世后,独自生活困难。老人患有白内障,听力不好,买菜时甚至晕倒在菜市场。妹妹郑光华,放弃安逸的晚年,从外地回到芜湖,照顾姐姐,迄今已是七年半。七年半里,姐姐的体重从不到80斤增长到90多斤,郑光华的体重则从120斤下降到108斤。

姐姐无依无靠  她从外地返回照顾

近日,记者在江南春城的一个民房里,见到了姐妹俩。郑光华今年74岁了。她告诉记者,自己老家是芜湖的,工作后辗转西北、东南,后来安家在苏州,一直上班,1999年退休后被单位返聘,又工作了11年。返聘后辞职,还是因为要回来照顾姐姐。

姐姐和姐夫没有小孩。姐夫是名教师,得的是小脑萎缩,姐夫个子很高,姐姐很瘦弱,照顾他很困难。姐夫是在2009年的最后一天去世的。2000年的第一天,郑光华就从苏州赶回芜湖。姐夫的丧事办完后,姐夫老家的人来闹,来争房产,要赶姐姐走。郑光华怕姐姐受打扰,称即使姐夫答应房子以后给你们,也要等姐姐去世后;如果现在要房子,就要到法院去起诉,法院判给你们,我就把姐姐接走。也许是对方咨询了律师,后来也不来闹了。

实际上,郑光华十分想把姐姐接到苏州,但姐姐就是不愿意去,非要待在这套房子里,思想上转不过来弯。没办法,郑光华只好把工作辞掉,回到芜湖照顾姐姐。

母亲留下遗言  让她照顾好姐姐

照顾好姐姐,也与母亲留下的遗言有关。“我妈是做母亲的,我也是做母亲的,就像我姐没有小孩,到现在她的体会和我的还是不一样。我有小孩,我能体会到一个做母亲的想法。我妈当时想的是,没有小孩,我姐下半辈子怎么办?”郑光华回忆说。

母亲健在的时候,有次就对郑光华说:“我要是死在你爸前面就好了,要是死在你爸后面我就完了!”在母亲的内心里,儿子儿媳照顾,始终不如老伴照顾如意。当时郑光华就懵了:“不可能的,没有我爸,我们还不养你啊!”后来爸爸去世后,她立即将母亲接走了。母亲是在2000年去世的。母亲去世之前,特意跟她说,姐姐没有小孩,如果姐姐在姐夫之前去世,你就不管她了;如果姐姐在姐夫之后去世,你一定要管她。郑光华答应了。

实际上,郑光华和姐姐在一起生活的时间并不长,从小到大在一起只有14年。1958年时,姐姐离家外出工作,次年她也离家工作,两人聚少离多。姐夫去世后,看到瘦弱多病、无依无靠的姐姐,她心疼不已。

两位七旬老人  晚年相依为伴

姐姐从小眼睛就不好,坐在教室第一排看不见黑板上的字;十几年前发烧,半个身子不能动了,后来治疗好了,但两个耳朵却聋了,听力不好;而且还患有间歇性的脑梗,自己照顾自己十分困难。2010年郑光华刚来的时候,姐姐还不到80斤,非常瘦。她猜测,可能是姐夫病逝后,姐姐受刺激了,加上自己身体有病,所以非常瘦弱。

不仅如此,郑光华刚来时,发现姐姐口袋里不能装十元以上的钱。丢了钱,姐姐就急得坐在地上哭,“我没用了”,不想活的那种。郑光华只好劝她,丢的钱又不多,每月退休金还有两三千元呢。后来仔细找时才发现,原来是姐姐自己换衣服时,钱从口袋里落在地上了,但她听不到落地的声音,找不到后急得坐在地上哭。

姐姐听力不好,还不肯佩戴助听器。但由于她听力不好,两人沟通交流起来特别困难。“我讲话声音不大,我要当面对着她大声喊,她才能听到。人家不知情的,还以为我在跟她发火呢,弄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后来我就在同学的介绍下,花了5200元,给她配了一个助听器,现在交流好一些。”郑光华说。

两位七旬老人,晚年相依为伴。每天,郑光华买菜、做饭。姐姐能洗澡时,就让她自己洗。有一次,姐姐自己洗澡时摔倒了,头出血了,这可把郑光华吓坏了,连忙用三七粉捂住伤处止血。她喜欢看电视,怕影响到姐姐,就在客厅里支床睡。记者注意到,在郑光华的打理下,房间里干净整洁。

七年半来,郑光华耐着性子,耐心地照顾姐姐。“我刚来的时候,姐姐是80斤不到,现在她是90多斤,邻居们看到她,大家都说她过得比我好”,郑光华笑着说。

不愿把姐姐送到养老院

如果郑光华不照顾姐姐,她的生活肯定是一个多彩的晚年,过得轻松舒服。两个女儿,一个在苏州,一个在马鞍山;两个外孙,一个在天津上大学,即将读研究生,一个在美国读大学。自己每月拿着退休金,和女儿女婿在一起生活,想玩时还能到处旅游。

弟弟有时心疼郑光华,说实在不行,就把大姐送到养老院去。女儿女婿也说,她已经74岁了,要是体力跟不上了,不能照顾了,就把姨妈送到养老院去。但郑光华不同意,说养老院照顾得不好,自己不忍心把姐姐送到养老院去:“把她送到养老院去,那不是等死么?”

在这七年半的时间里,郑光华根据姐姐的意愿,为她办理了遗体捐献手续。由于一楼阳光不太好,她特意在南阳台侧面开了一个小门,让姐姐可以出去晒太阳。“我也不算太苦,我们经济条件也还可以,主要是岁数大了。”郑光华说,现在她理解姐姐为何不去苏州了:姐姐没有儿女,不习惯和年轻人在一起过。

在这七年半间,郑光华一直在芜湖照顾姐姐,唯一一次回苏州,还是女儿做手术。她说,她和姐姐是亲人,身上流着相同的血,不忍心扔下姐姐,独自去享福。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