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了车款提不到车

芜湖警方帮上海市民“讨公道”

7月1日,家住上海宝山区的路先生通过快递向芜湖市公安局赭山派出所寄去了一面锦旗和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感谢芜湖公安民警帮他追回某汽贸公司拖欠的购车款。

轻信中间人 付了车款不见车

路先生是上海一家著名IT公司的网络工程师,今年6月12日,他受上海一位汽车保险业务员的鼓动,与芜湖一家汽贸公司签订了一份汽车买卖合同。该汽贸公司承诺,以39.5万元的价格向路先生出售一台宝马X3越野车。合同是芜湖那家汽贸公司的经理丁某通过快递寄到上海让路先生签的,双方约定6月16日前在上海宝马4S店提货;如该汽贸公司未能按时交货,将于6月22日中午12时向路先生退还全部购车款。

与合同一起寄给路先生的,还有一张盖有该汽贸公司公章的收款收据,收款人是丁某。在丁某的电话催促下,路先生将39.5万元打进了丁某指定的账户。

车款支付之后,路先生在6月16日却没有在上海提到现车。多次电话与丁某交涉,丁某同意退还全部车款。丁某在合同中承诺退还车款的时间是6月22日中午12点,这天他通过微信主动向路先生要去了银行卡的账号。但此后路先生却迟迟不见退款到账,打去电话追问,丁某要么推诿,要么干脆不接电话。

路先生开始有了受骗上当的感觉,去找当初鼓动他与丁某签合同的那位汽车保险业务员讨说法,这位本来拍着胸脯说没问题的中间人,此时却表示无能为力。

无奈到芜湖 前往汽贸公司讨车款

直到今年端午节来临,路先生依然没有催要到购车款。万般无奈,他在父亲的陪同下,于6月27日乘火车赶到了芜湖。

当天路氏父子一下火车,就直奔位于芜湖园丁支路蓝湖郡商业街对面的那家汽贸公司。却见汽贸公司大门紧锁,透过玻璃可以看出这是一间面积狭小的门面,室内并无样车停放,只是墙壁上贴着各种轿车的图片。

正当路氏父子怀着失望的心情打算暂时离去的时候,偶然察觉汽贸公司门口的一辆车里似乎有人。他们上前敲了敲车窗,然后问车内的两名男子:“请问哪位是丁总?”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一个戴眼镜的年轻人说:“我就是。”

这是路先生和丁某第一次见面。路先生说明来意,丁某表示自己马上要开车去上海办事,晚上就能赶回来,让路先生明天上午到公司来,他保证全额退还购车款。路氏父子看着丁某信誓旦旦的模样,善良又老实的他们再次选择了相信,并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

追讨数小时 绝望之下找警察

6月28日是端午节后上班的第一天,路氏父子当天上午赶到那家汽贸公司,此时公司里有两三个业务员正在上班,但却不见丁某的影子。路先生打电话给丁某,他竟说差点忘记了当天见面付款的约定,并称自己正在外面办事,办完以后就回公司。

此后,路氏父子开始陷入焦急而漫长的等待之中,其间多次电话催促丁某,可丁某迟迟不肯露面。最后气愤的路先生向公司内的业务员表示,丁某再不露面他就选择报警,丁某这才在几分钟后赶回了公司。

到公司后,丁某用手机拍下路先生的身份证和银行卡,然后传给了据他称是上海某汽贸公司的一位业务员,表示路先生的购车款此前他都打给了对方,对方答应现在退款。

于是,路先生继续在丁某的办公室里焦急等待,却迟迟不见退款到账。丁某一会儿说当天是节后第一天上班,对方业务繁忙,一会又说现在对方吃饭休息……

就在路先生焦急等待的时候,另有几位顾客也在找丁某交涉,称他们付了购车款却迟迟没有拿到车。见同样的“倒霉事”在别人身上还在继续上演,路先生对芜湖这家汽贸公司彻底失去了信任,绝望之中,他想到了“有困难找警察”。

拨打了110报警电话之后,路先生很快接到了芜湖公安局赭山派出所的电话,对方了解了大致情况后,表示很快会出警处理。

讨回购车款 多亏芜湖好警察

6月28日12点多钟,芜湖公安局赭山派出所民警来到了丁某所在的汽贸公司,在了解了基本情况之后,将丁某带往赭山派出所,并让路氏父子一起去派出所协助调查。

进了派出所以后,丁某似乎“老实”了很多,明确向办案民警表示一定在下午四点之前退还全部车款。有了民警做后盾,路先生终于看到了希望。

当天下午四点不到,丁某终于分几笔将39.5万元的购车款如数退还到路先生的银行账户。讨回购车款走出派出所,路氏父子便去附近的广告公司想订做一面锦旗赠送给办案的民警们,但广告公司称定做锦旗要到次日才能拿到。由于路先生第二天要赶回公司上班,只好放弃在芜湖做锦旗的计划。

回到上海以后,路氏父子立刻订做了一面最大规格的锦旗,上书“秉公执法、为民解困”八个大字。同时,擅长书法的路先生的父亲又亲笔给赭山派出所所长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感谢信。路先生说:“芜湖警察的秉公执法,给我们这趟一波三折的芜湖之旅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图为赭山派出所民警及时赶到现场为上海的路先生排忧解难。

大江晚报记者 吴小兵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