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卿云】2500多年前,那场战役直接锚定了芜湖有文字记载历史的坐标

字体大小:
来源:卿云专栏           编辑:何素雅

话说水阳江·鸠兹邑

水阳江自天目大山深处绵延而下,一路哺育了两岸生民,也孕育了不少古镇、古城,如水东、水阳、黄池等。这里要聊到的是芜湖境内水阳江畔的一座古邑——鸠兹。

我们今天常说,芜湖历史悠久,有文字记载已逾2500年,其实源自《左传》中的一句:“三年春,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说的是鲁襄公三年(前570)春天,楚国的子重进犯吴国,攻克吴国的边陲城邑鸠兹后一举打到了吴国境内的衡山。

此一战,攻克鸠兹。楚国表面上占了便宜,其实付出了沉重代价,不但大将邓廖被俘,而且出战的三百精兵、三千步兵损失大半。子重回国后报喜不报忧,还大开庆功会,畅饮狂欢多日。结果吴国趁机伐楚,又夺了楚国一座上好的城池——驾①。

楚国上下一时民愤难平,都认为是子重的问题。搞得这个子重心思很重,不久就生了大病,最终抑郁而终。子重可能是有文字记载的因抑郁病而死的第一人②。

鸠兹之战在群雄纷争、战火频仍的春秋时期很难排上号,但也有其独特的历史意义,有人将其认定为中国最早的水战。

之于我们芜湖,那意义就更重大了。它将芜湖的前身——鸠兹推向了历史舞台,直接锚定了芜湖有文字记载历史的坐标。直到今天,我们市中心鸠兹广场立着的巨型雕塑——鸠顶泽瑞便与此相关。由谭其骧主编的《中国历史地图集》早在春秋时期的“楚吴越”一图中就标注了鸠兹的位置。

《左传》中的衡山即今天当涂县东北的横山,这是几无异议的。那么,鸠兹邑在哪呢?

有两种说法:一是今镜湖区大荆山向东绵延至湾沚区咸保境内的一带。一是即今花桥镇境内的楚王城。两地皆在水阳江南岸,相距约5公里,之间又隔着赵家河。

其实,一直以来,直到上世纪中后期,历代史料文献中支持的都是第一种。

由于古人经常用通假字(其实大多就是书写不规范),鸠兹在史料方志中又经常被写作皋兹、祝兹、皋夷、皋夷、勾慈等。如南宋《舆地纪胜》:“勾慈沟,在芜湖东四十里。《左传》:‘吴伐楚克鸠兹。’杜预注谓在芜湖。《舆地志》以为皋兹即此也。”清初《读史方舆纪要》:“芜湖城,县东三十里,古鸠兹也。”到了康熙年间,《太平府志》开始对一地多名的情况做出了解释。府志认为,皋夷也好、皋兹也罢,甚至于勾慈,其实都是县东的鸠兹。之所以出现一地四名的现象,音近而字不同是因为世俗口口相传之误③。

这里提到的鸠兹,在当年芜湖县(今芜湖古城)东三十至四十里之间。考虑到古人大多沿道路行程计算,圩区水网纵横,直线距离应远少于这个数。而今天的楚王城离芜湖古城的直线距离就已超过四十里。文献中显然指的不是楚王城,而可能在离古城更近的咸保圩境内。

此外,民国八年版《芜湖县志》中,蜈蚣渡与勾慈渡放在一起介绍,都属当时的德政乡,即今咸保圩境内。勾慈渡今天虽然已经不存,但蜈蚣渡今天的地图中仍能搜到,即今赵家河汇入黄池河处的西南,与三里埂对岸。而在县志绘制的“东乡图”中可以看到,当年的赵家河以东为宣城县地界,东北为当涂县界。历代史料介绍的鸠兹邑都在芜湖县境内,而今天楚王城所在的花桥镇直到1971年才由宣城县划入芜湖县(今湾沚区)管辖,此时的芜湖县也并非县治芜湖古城的芜湖县了。县志在介绍“咸保圩”时还特别提到,咸保圩中一道港,土名鸠兹港。

由此可见,楚王城与历史上的勾慈(鸠兹)并非一地,至少和历代史料文献中所述的不是一处。

那么,楚王城又是怎么和鸠兹搭上钩的呢?可能与上世纪70年代末的一场考古有关。

1978年秋,著名历史地理学家、北京大学教授侯仁之应芜湖市城市规划领导小组的要求,带着几名师生参与了我市的城市规划工作。期间,他们对芜湖历史地理开展了系列研究。譬如,经过慎重细致考证,侯教授曾确认了神山及周围三座小山就是当年干将莫邪为吴王阖闾铸剑之地,让神山炼剑的说法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同。

侯仁之一行对楚王城进行了实地考察。之后,唐晓峰等四人(这四人如今在业内都很了不得)撰写了《芜湖的聚落起源、城市发展、及其规律的探讨》的专题报告,并发表在1980年第二期《安徽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上。

许是专家效应,从那之后,在本土便逐渐形成了“楚王城就是古鸠兹邑”的观点。譬如《芜湖市志》(1986—2002)“附录”章节中便以“两千年前的芜湖县城——黄池”为题,明确提到“侯教授认为,这里(楚王城)即是鸠兹城遗址。”该文还认为,长期以来,县志记载的“鸠兹城在市东南四十里咸保圩”的说法缺少依据,给出理由是:当年那一带还是沼泽之地无法建城,也至今没有发现古城址遗迹。

那么,事实果真如此吗?距离当年考古已过去40余年,侯仁之教授当年是否明确提出了“鸠兹城就在楚王城”如今已不好查证。但好在当年唐晓峰等四人撰写的专题报告仍能找到,认真研读原本,我们可以了解当年侯仁之一行的准确观点,原文是:“楚王城很可能是西汉芜湖县城的遗址,亦即古鸠兹所在之地。”④由此可见,当年,专家们谨慎提出的结论也只是“很可能是”。不知后来怎么就变成了“肯定是”。从“很可能是”到“肯定是”,区别大着呢。

那么,当年沼泽连绵的荆山至咸保一带是否就没有建城的可能了呢?也不尽然。鸠兹邑很可能建在荆山向东绵延的残丘之上。比如:县志就曾提到历史上的古于湖县址也在咸保圩,而且四周有护城河,可乘舟直达青弋江,这很符合冷兵器时代的建成风格。

换句话说,鸠兹邑在荆山咸保一带的说法史料完整,远没有到被完全否定的时候,具体在哪里还有待方家的进一步探究。值得注意的是,《芜湖县志》(1993年版)《芜湖县志》(1990—2003)两个版本的县志中,在介绍“楚王城遗址”中均没有采用“楚王城就是鸠兹”的说法,充分展现了编纂者的严谨态度。

厘清了楚王城与鸠兹城的关系,也并非否认楚王城古城遗址的重要意义。那么,楚王城又是一个怎样的王者存在呢?我们下次再聊。

摄影:卿如云

注释:

①驾:在今无为市境内,一说即今襄安镇。

②《左传·襄公三年》:“楚人以时咎子重,子重病之,遂遇心疾而卒。”

③康熙《太平府志》:“勾慈二港在县东四十里,即鸠兹。春秋楚伐吴地也……按:今县有港曰勾慈,距县四十里。与预所指在县东之地合。然地一而各四,音近而字殊,盖世俗相传之讹。”

④唐晓峰、于希贤、尹钧科、高松凡《芜湖的聚落起源、城市发展及其规律的探讨》:“据有关文献记载,古鸠兹应在今芜湖城东四十里左右,经实地考察,在今芜湖城东约四十二里,有古城遗址一处,当地群众称为‘楚王城’,遗址上散布有大量汉代遗物,如印纹硬陶、绳纹陶片、筒瓦残片以及五铢钱等。据此判断‘楚王城’很可能是西汉芜湖县城的遗址,亦即古鸠兹所在之地。”

以卿之口,谈天侃地,说点与芜湖有关的故事,策马键盘,信指由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