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江城心语】陶辛,拔节在夏日的荷韵里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王妍

久闻江南陶辛之名,以荷著称于世。言天下荷花之美、之众,尽止于此。览荷之妙,得之于心,舍此无它。又道:不去陶辛,枉作江南江北人。言之凿凿,我心之怯怯。作为滨江而居的江北人,距其并不遥远,去陶辛揽胜,便成心中夙愿。

恰逢此时,市作协组织一干人马去湾沚区陶辛镇采风,我有幸忝列其中,于是成行。

那日,天公甚是作美。我们去时,乌云低垂,空气湿闷,天下起淋淋漓漓的雨来。一行中不少人有些懊恼,皆面呈忧郁之色。大家心中明白,出门采风遭遇这样的天气,真的有些扫兴。岂料,行至目的地,我们下车时,雨居然说停就停了,原本有些潮湿的路面也渐渐干了。刚刚那些抱怨的文友,转瞬间又喜笑颜开起来,纷纷称赞老天的给力。老天有意,垂青的不仅是我们这群兴致勃勃的采风者,更是对偏居江南一隅的陶辛的格外怜爱。

脚刚刚踩实陶辛的土地,我就被眼前之景惊着了。满目尽是碧绿的荷叶,覆盖住这片广袤的水域和农田。道路、村庄掩映在其中,似乎只成了它的陪衬和点缀。荷叶与荷花是陶辛当仁不让的主角。目力所及之处,无不姹紫嫣红,或亭亭玉立,或摇曳多姿,或簇拥环绕,或浓香扑鼻……   村边、路旁、屋舍、田畴,无不长满了荷叶。有的甚至穿过田埂或院墙,进入农家庭院内,叫人看了啧啧称奇。目睹此情此景,脑海中很自然就会想起宋人杨万里的诗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当年初读诗句时,以为诗人描述太过夸张,有点言过其实,荷叶纵使再多,也不至于接天无穷碧吧。而今,己身浸润在陶辛无边的碧海之中,才真切感受到杨万里的所言不虚、恰如其分。但我认为,西湖的荷花比之今日陶辛,不论面积或气韵,皆不及陶辛的磅礴与大气。陶辛的荷之美,不仅在于数量之众,更在于品种之繁多。坦言之,荷叶于我并非什么稀罕之物。我虽居长江之北,家乡却不乏水源,世称鱼米之乡,荷叶亦随处可见。我的童年时代,就烙上了与夏日荷叶荷花相嬉戏的影子。但像陶辛这样面积如此广大、浩如烟海般的荷天荷地,且荷花颜色之多:白的,红的,粉红的,黄的,像朝霞,像锦缎,像丹青能手绘制出的西洋油画,老实说,还是首次见到。此刻,我惊诧于陶辛的荷了。据相关资料介绍,陶辛全镇种植荷花面积多达两万亩,品种500 余,已形成很大的规模。荷叶种植成了当地农业主导产业。

我们在陶辛,所到之处尽是荷叶,铺天盖地,密密麻麻。香气弥漫在雨后洁净湿润的空气中,钻入你的鼻孔,叫人格外神清气爽。放眼远视它们,似乎手挽着手、肩并着肩,或搔首弄姿,或脉脉含情,或羞涩沉思……   既各自独立,又相互依存,连成一片,声势浩大,仿佛这个季节成了它们的天下,由它们来展示陶辛的人间大美。陶辛的风情万种,尽在它们的曼妙妖娆之中。

得青弋、青安二江滋养的陶辛之荷,别具风韵,它在香国里采撷着众芳自成别枝,轻揉慢捻着江南的水韵时光,以它的倩影、它的妩媚、它的娇柔与多情,轻声细语呼唤着每一位来此观赏的游客。

依行程,我们乘坐农家小木船,沿水路向香湖岛进发。虽是盛夏时节,但天阴不雨,微风拂面,清波荡漾。河边长满了各种植物,有芦苇、菖蒲、水竹、不知名的花花草草,更多的就是荷叶荷花了。它们因水而生,傍水而居且旺。虽蓬蓬勃勃,郁郁葱葱,一路飘摇,但绝无人工雕琢之痕,自然随意,落落大方,不惊不扰,不卑不亢,增添了夏日陶辛更为浓厚的荷韵,弹拨着梦里水乡清扬婉转的曲调。游客沉醉其中不知归路,常常会忘却今夕何夕。

弃舟登岸。我们抬眼仰望,渡叫“胭脂渡”,挺诗意的一个名字。据说,这名字是有点来历的。相传,三国时期,周瑜英年早逝,其妻小乔归隐于此。小乔每日临水梳妆,脂粉散落湖中,因此得名“胭脂渡”。 小乔每每思念夫君周郎,眼泪滴入湖中便化作朵朵白莲。佳人终乘白莲而去与周郎相会。佳人踩莲去,碧湖存香影。所以,此岛得名香湖岛。驻足于此,呆愣之间,我想起了唐人杜牧的诗句:“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古典与现代,在某个时间点上不谋而合,共同演绎着人间大爱和至美,将今日陶辛的荷韵衬托得白璧无瑕,让人流连忘返。这不仅得地域之功,更是人凭藉自身的智慧和力量使然,不禁感慨系之。

出胭脂渡,我们走进一条绿色长廊,左右两旁长满高大的水杉,浓荫蔽日,凉气袭人。这些杉树相当粗壮,属合抱之木,想必有些年头了。不少游客纷纷在此摆拍、合影留念,记下多彩迷人的瞬间。我素不喜欢到处拍照、合影。不上相之人,除去形容一般,心也是苍老的,又何必浪费了心情和空间呢。还是把喜悦和激动留与别人吧。

人众多,纷攘嘈杂。我一贯喜欢独行,以为人多的地方无风景。所以,避开队伍,一个人循幽径静心赏荷。

刚下车那会,我以为我眼里所看到的就是陶辛荷之全貌了。错了。实际上,那只是冰山一角。如果说当时所见是陶辛荷之野趣,似农家放养的牲畜,不加管束,那么现在眼前的荷才是深藏阁中的大家闺秀,处处透出逼人的高贵和典雅来。陶辛荷真正的美在香湖岛。

沿一条幽径钻进去,远离众人的喧嚣和大呼小叫。时光与我携手同行,脚步轻轻,落在荷叶散发的芬芳上,踩出阵阵惊喜。且不说眼里一片碧绿接天接地,沟塘渠坝,农田住所,处处皆荷,目光所至,无一落下。单荷叶荷花之千姿万态就已经够我心旌摇荡兴奋不已了。

我徐徐地走,慢慢地看:有些含苞的,有些怒放的,有些摇曳多姿的,有些妩媚动人的,有些顾盼生辉的,还有些偏着头,似乎在挑逗游客……   所有的荷花,尽在我眼前活起来,动起来,奔放洒脱起来,不遮不掩,无拘无束,展现出生命的光彩和蓬勃向上的原始力量。我压制不住内心的激动,蓦然间,觉得自己也化作了一朵荷花混迹其中,与满池满地荷花荷叶融为一体,密不可分。我在荷池中用我的眼观察着每一位由此经过的游客的眼,收集着他们的万般喜悦与兴奋,酿一季绝世无双的甜蜜。

残余的滴滴水珠,在阔大圆润的荷叶来回摇晃,似调皮的孩子荡着摇篮,享受着游戏的乐趣。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美丽景致,在这里随处可见,仿佛是陶辛应季节之意回馈给游客的礼物。

在人迹鲜至的一僻静处,无意间觅得一枝荷花,竟然开放在泥土坚实的田埂上。俯身细望,这荷,高挑健硕的身材之上,顶着一团正在燃烧的火焰,着实夺人眼目。它应该由水中迁徙而来,历经千辛万苦,突破重重阻碍,拱破泥土,然后一株独秀。想必它太害怕孤单寂寞,担心自己的一世美好被人和季节忽略与遗忘。

凝望这一朵独特的荷,我陷入了沉思:这多么像踏实、能干的陶辛人啊,凭着自己的智慧和勤劳、大胆与创新,硬是在原本茅草丛生的水乡泽国开拓出一片新天地来。在令人神往的烟雨江南,描绘着五彩缤纷的美丽画卷。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然,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大多爱荷,且留下了不少动人心魄、流传千古的诗文。莲是花中君子,品性高洁,不容玷污。这一点,我想,自然暗合了陶辛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和文明雅致深入骨髓的淳朴乡风。

今天,在地方政府大力扶持发展经济、改善百姓生活的同时,陶辛人种的不仅是荷是莲这样的农业产品,更是在向世人宣誓:他们种的还是新时代的品性、精神、风采和情怀。

目睹熙熙攘攘来往不绝的人群,此刻,我又一次沉醉在陶辛的荷天荷地中了。立于烟雨江南,脑际浮现这样的诗句:此生思无憾,恨不生江南。

作者|张承斌

编辑| 王妍

如果大家有好的故事想分享

欢迎投稿给我们

如果你也爱好写作热爱分享

不如投稿给我们

邮箱 1054822306@qq.com

你的写作才华将在这里得到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