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头条工作室

芜湖这条老街,复活了!

字体大小:

青砖黑瓦马头墙,高墙深院木阁楼。在芜湖市繁昌区横山西街,大江资讯记者日前走进手艺人王声发陶艺工作室,他的小院里展架上摆放着大小不一、形态各异的房屋院落陶塑作品。


王声发告诉大江资讯记者,他亲手制作这些房屋院落,只为还原当年横山老街的旧貌,用特别的方式唤醒大家的乡土记忆,留住浓浓乡愁,弘扬乡土文化



一砖一瓦,皆是乡愁




王声发今年54岁,是土生土长的繁昌横山人。“买不到的东西到横山买,卖不掉的东西到横山卖。”王声发骄傲地向大江资讯记者介绍当年广泛流传的口头语,可想当年老街贸易之集中、买卖之兴隆。老桥头旁的水天门码头遗址,见证了昔日航运的兴旺与发达。


然而,随着社会和经济的迅猛发展,热闹繁华的老街逐渐萧条残破,零星保留下来的老房子,也在风雨侵蚀中成为了危房。每每行其中,想到从小生活玩耍的老街就要落寞消失,王声发总会心生遗憾和惋惜


如何保留住记忆里的老房子、寄托一份浓浓的乡愁?考虑再三,王声发决定用陶塑复原老街,因为“陶塑作品古朴、自然、质感好,与老街气质贴切,也符合我个人的审美取向。”



历时4年,即将完工



用泥与火定格住时间,用一双手表达出心中的艺术情怀,王声发说干就干。2020年初开始,王声发找资料、看视频,像自学雕刻一样,开始自己摸索、学习陶塑技艺

网上购买的泥刀不好用,他就边学边磨制,打造出趁手的工具;本地的泥土不合适,就从景德镇购买陶泥。刚好儿子考上了景德镇陶瓷学院,学习陶瓷修复,他还可以和儿子探讨相关技术手法。


王声发告诉大江资讯记者,要制作一座陶房,要经历好几道程序。先要打好腹稿,在脑中构思好要制作的房子的结构、形状,自己记不清的话,就要去请教当地老人,问清每个建筑的具体细节;再将买来的陶泥压成板块,制作出房子的大致框架,接着一步步制作出门、窗、瓦等各种部件;待阴干后,还要放入电窑中烧制。


“泥土太潮了就立不住;太干了又容易出现裂纹。”王声发介绍,制作一座简易的小房子大概要一个星期,而复杂的房子则要半个月甚至更长时间。有时揉泥过程中没有把气泡完全揉出来,出窑以后房子会出现裂缝,相当于十几天的付出全白费了。但王声发并不急躁,“陶艺是我的业余爱好,不靠这个挣钱,大不了重头再来。”


据了解,目前,横山西街部分32件作品已全部完成,横山中街比西街长了不少,所以进度会缓慢一些,预计今年内不久后将全部完成并交付



作品将被博物馆收藏



一位同是横山老乡的孙姓老板,获知王声发复原横山老街的消息后深受感动,决定买下他的整套作品。


据王声发介绍,孙老板已和繁昌博物馆进行接洽,待他的作品全部完成后,将送到繁昌博物馆收藏王声发欣慰地说:“对我的作品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归宿。其他地方那些已经消失或正在消失的古老街道,只保留有文字、照片或视频,但我的陶塑却用一种立体、丰富的形式,将横山老街完整保存下来,让老人能找到回忆,让年轻人也能一睹老街昔日的风采。”



“玩泥巴”的“老小孩”



从20多岁起,王声发就开始接触雕刻技艺,擅长根雕、木雕、竹雕等,在横山当地颇有名气,有的朋友邻居会向别人介绍他是“横山老街的大师”。但王声发直言,自己并不喜欢“大师”这个称呼,他说:“我只是一个‘玩泥巴的人’。小时候泥巴没玩够,老了要继续玩。”


每年十月到来年三月,王声发会把自己关在家里,一边听着徐小凤的《明月千里寄相思》,一边潜心创作。遇到创作瓶颈,他就会跑到马坝、孙村周边的山上,放空大脑、放松心情,同时捡拾一些在别人眼里看起来是“垃圾”的瓶瓶罐罐,或奇怪的石头、干枯的枝叶等带回家。他常思索把盆景和老民居结合,于方寸之间展现更多诗情画意。


及日后的创作计划,王声发已做好打算:待横山老街全部复原以后,他会请朋友用无人机拍下黟县宏村月沼湖周围建筑,然后用陶塑制作出一整套徽派房屋



见习记者:吴培丹 实习生:袁宁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