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大V号

问道雅玩|铜墨床

字体大小:
来源: 编辑:张文婷 大V号

铜墨床

座面直径:8.1厘米

座面厚:0.2厘米

高:1.7厘米

重:108克

我买了象耳彝炉以后,把它放在书桌上,像模像样地打上香篆,一本正经地装作古代读书人的样子,焚香写字,读书长啸。只是桌上的东西七高八低的,小巧的铜炉放在其中十分不显眼。而且我桌上的东西,奇石有底座,茶杯有承盘,电脑有格架,就连新栽的小菖蒲花盆下面也有个小底托;只有象耳彝炉孤零零的,形影相吊。于是我打算给它也配个底座。

可是配底座这种事得随缘,大了不好看,小了放不下,高不成低不就,颜色不对又犯冲。我以前常在一个专门配红木底座的南京人那里定制。可是那一阵子,因为南京防疫形势陡然紧张,那个人连续一个多月都没来芜湖。以至于我都觉得短时间之内,我的香炉大概找不到一个合适的底座了。

那天在市场里碰到一个卖杂件的熟人。他的东西杂七杂八,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换来的,真真假假的混在一起。运气好时,能看到明清时期装药的小瓷瓶;运气不好时,整个摊位上就没有一件九十年代以前的产品。而这个人其实也不大懂行,他从来都是低价入手,加点钱就卖出去,反正只要有赚头就成。那天,我在他摊子上看到一个铜刻花的墨床。他二本正经地对我说:这是满工全铜老底座,以前放宣德炉的,你看看这刻工细不细,可惜炉子没留下来……

我看他说得兴起,后面可能要有长篇大论,就赶紧打断他,问他什么样的底座会在座面上刻花纹?就算刻得再细,放上东西不就挡住了吗?他哼哼哈哈了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问他多少钱,他开价奇高。我知道他在心里是真的把这个墨床当成宣德炉的底座了。于是只好老大老实地告诉他,这个不是底座,是铜墨床,以前书房里放墨锭用的。他一听顿时醒悟,说难怪上面还有黑黑的墨渍啊,洗都洗不掉。可当我再问他最低多少钱肯出手时,他依然开了个不低的价格,还笑眯眯地对我说:墨床啊,磨墨是什么时代的事啊?我也不说到明到清了,民国时候可就有钢笔啦,这东西老不老,至少是个民国货吧,还是满工的,你看看刻得细不细!

我想了想,觉得空口白牙肯定说服不了这个财迷,于是干脆掏出手机,凭记忆找到了香港诚昌公司在2019年的夏季拍卖专场,当时有九件造型各异的铜墨床一起打包出售,起拍价500港元,折合人民币不到450元,也就是说每件墨床50块钱。我把手机递给他看,然后告诉他:这几件都是明确到明到清的,不是镂雕就是精铸,比你这个錾刻的要精致得多,而且人家这是拍卖价!你觉得你开的价合适吗?他顿时叫了起来,说以前也看过人家卖墨床,长方形的、小小的,但都卖了几百上千块。我说人家那是玉的、瓷的、紫檀木的、有款的,你这种是铜的、圆的,民国货!那人拿着我的手机点来划去搞了半天,最后咬牙切齿地把自己的报价又砍了一半多,并且声称他进来是有本钱的,绝不能干赔本的买卖!

等我买下这个铜墨床以后,他问我,拿回去做摆件吗?我说拿回去当底座,放香炉。他目瞪口呆地质问我,你不说这是铜墨床嘛!我说是啊,我也没说它是底座啊,只是看它大小正合适,所以才拿它放香炉。那人听了一副七窍生烟的模样。

幸好,我拿手机给他看时,没有进行登录,所以那拍卖页面上只显示了九件铜墨床的起拍价,而不是它们最终的成交价。我猜:他如果看到了那落槌成交价,估计要蹦起来了吧。

【作者简介】

范君问,生于芜湖,长于江南;出书几本,发文若干;生性疏懒,颇好雅玩;久别文坛,今复来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