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不愿下楼取餐?上海一外卖员往食物连吐口水被曝光

据新民晚报消息,不就因为买家不愿意下楼拿外卖,外卖小哥竟然往食物上连吐4次口水。

事情的发生地在上海徐汇区,外卖小哥拿着一份配送订单,对着一份煲仔饭自言自语说道:“我让她下来拿,她不下来拿,说人家(其他外卖员)都给她送上去。”言语中夹杂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没两句就开始问候买家父母,最后竟然对着美味的煲仔饭连吐4次口水!

从视频中的配送订单可以看到,买家薛女士是在地址为上海某大厦三楼订的外卖,楼层不高,且有电梯。外卖小哥怎么会做出这种无理行为?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薛女士当天的外卖订单

事发当日外卖员情绪正常

回忆起9月24日那天的场景,薛女士始终没有想通,自己为何会激怒外卖员?

那天是中午吃饭的时间,在商场上班的薛女士,通过外卖平台上订购了一份煲仔饭,不多会儿就接到了外卖员的电话。外卖员向她抱怨找不到上楼的货梯,希望薛女士自己下楼取外卖,但当时,商场的柜台只有薛女士一人值班,而且平常外卖员都会上楼送餐,所以薛女士拒绝了外卖员的要求。

“但是当时我觉得这个外卖员也挺正常的,没有说情绪激动骂人的话,就说他再找找货梯。”薛女士说。

不多会儿,外卖员便将外卖送到了薛女士的手中,“他的情绪还是很正常的,就是把东西递给我就走了,没多说话。”之后,薛女士就吃下了整份的外卖。

个人信息也遭外泄

时隔半个月后,她才通过好心人看到了当日的“加料”视频,更得知,事后这则视频在各大外卖骑手群中流传自己的个人信息也都暴露其中。薛女士百感交集,既后怕又恶心还非常愤怒。

“看完这个视频我觉得我都要站不住了,实在是太恶心了,也有点哭笑不得。”薛女士说,当她一看到视频的时候,她就和9月末一次订煲仔饭外卖的事情联系起来了。“我订外卖也不算多,一看画面我就知道肯定是那一天。”

而且更让薛女士感到崩溃的是,这名上门来的好心人还告知她,这段视频近期已经疯狂地流传在各个外卖、快递聚集的微信群里了,薛女士的个人信息也都暴露其中。“那个好心人跟我说,他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所以顺着外卖地址来找我的。”

网友:以后怎么叫外卖?

常点外卖的小编看到视频,着实也淡定不了了……更多看过视频的网友都十分气愤:“再也不敢叫外卖”,部分网友对个别外卖员的职业素质表示非常担忧!

还有网友把视角对准了此次事件的起因 ——外卖究竟该不该送上门?有网友认为外卖上门是配送员的义务,除非经买家同意,可以不上楼。还有网友觉得应该多体谅一下,自己多走两步下去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怎样才能让外卖点得更安心呢?有网友出了解决办法——以后只点有保鲜膜封口或封签的外卖。

“外卖封签”为何尚未强制执行?

实际上,上海从2018年起就逐步试点外卖“食安封签”,到今年下半年起更是进入了推广的加速期。值此当口,却又爆出疑似违规事件,消费者或许想知道,为什么“食安封签”尚未被强制使用?

上海市食品安全工作联合会会长顾振华介绍,目前,尚无一部食品安全的法律法规或标准,提及“食安封签”的问题。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经济的飞速发展,各种新问题层出不穷,而外卖送餐被二次污染、人为污染的问题,就是一个新出现的问题。法律法规或标准,尚来不及将此纳入其中。

因此,一定要将“食安封签”入法,或建立相关标准,对于企业和商户来说,投放和使用“食安封签”才会有指导性和强制性。

另一个问题,则是“食安封签”的费用由谁承担。一张封签的单价很低,但上海每日外卖送餐的总量惊人,因此“食安封签”合起来也是一笔费用。在先期的试点实践中,由行政部门牵头承担了费用,但长此以往难以为继,必须要明确“食安封签”的成本分担规则。

“食安封签”单张价格不高,许多消费者应该也愿意为食品安全而分担一部分,但关键还是要尽快制定出相关的“食安封签”操作细则。

根据此前新闻通气会宣布的计划,今年9月至12月,将在全市范围内张贴食安封签公益宣传画,组织制定《“食安封签”标准》,提供技术规范,全力推进“食安封签”的普及和使用。

2020年起,“食安封签”将在尊重消费者评判的前提下,按照谁受益谁承担的原则形成交易规则和长效机制。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