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悦读

那年母亲脱险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李梁

解放前夕,父亲和二伯为了躲避国民党抽丁去了山里,家里又被国民党兵痞洗劫一空,面临着断粮的窘境。母亲瞅着焦灼不安唉声叹气的爷爷奶奶,一群嗷嗷待哺的儿女、侄儿、侄女,病恹恹的二伯母。解困救急也只有她来担当,她得竭尽心力去寻找一条求生的路。

翌日一早,母亲去江边码头,兑回一担花生米,用加了花椒的盐水腌渍浸泡,再将盐水沥干晾干,放入锅里翻炒熟透,成了香脆的咸干花生米。


次日一早,鱼肚白的天空薄雾冥冥。母亲一条扁担两头挑着装有咸干花生米的洋铁瓶,她要挑着到几十里外的横山桥,去卖咸干花生米。

母亲徒步行至泥埠桥附近,与一队迎面而来的保安团相遇。母亲见躲闪不及赶紧拐下路埂,把担子撂在田垄上,人坐在地上佯装歇脚小憩,想尽量不引起这帮保安团注意。

谁知,就在这一队人马就要走过去的时候,一个尖嘴猴腮的人大叫:队长,我来看看这洋铁瓶里有没有藏着东西!说着就跳下路埂,直奔过来,将手伸进洋铁瓶里,掏出一把花生米,放在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嚷着:兄弟们快过来尝尝,又酥又香又脆啊!十来个保安团丁蜂拥而上,吃着装着,有的干脆脱下上衣,将洋铁瓶来个底朝天。一眨眼工夫,两洋铁瓶的花生米不见了影儿。

母亲瞅着这群人拔腿就走,慌忙上前讨要花生米钱。一个满脸横肉一脸凶相的人回身就是一枪托:他妈的,还想要钱要钞,给你!一个尖嘴猴腮的冲上前,照着洋铁瓶“嘭嘭”跺上两脚,扬长而去。

母亲肩头重重地挨上一枪托,连连后退好几步,接着轰隆一声,整个人后仰倒地。这花生米,是把家底子掀起来才兑来的。母亲倒在地上失声恸哭,早上没吃没喝,又有头晕胸闷的毛病,这下遭遇洗劫,饥饿、干渴、头胀、悲愤交加,两眼一黑竟然昏死过去。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母亲感到眼前有许多人影在晃动,接着有人在身边轻轻地呼唤,睁眼一看,一旁蹲着的是大师傅家二蛋。二蛋笑了:大姨,你给的那玩意还真管用。说着晃晃手中的明矾……

去年春夏之交,母亲和一个好姐妹结伴去山里拾柴。正往回走时,只见曾在家里开垄坊时做过帮工的大师傅家二蛋,跌跌撞撞地跑过来,递给母亲一寸长食指粗竹筒。气喘吁吁地说:大姨,帮个忙,把这个送到南焦湾。然后又踉踉跄跄地往山上跑去,可没走几步,轰然倒地人事不知。

母亲回头一看山脚下,几十个国民党兵正朝这边骂骂咧咧追来。她明白了怎么一回事,赶紧将竹筒藏进发髻里。正巧路边有一个土宕子,她和那姐妹将二蛋推进去,盖上茅草,然后挑着柴禾若无其事地往山下走去。

等这群国民党兵走远了,母亲她们回转过来,给二蛋吞下几粒明矾,喂些水喂进几把锅巴粉,二蛋这才醒来。母亲丢下几粒明矾,说是如果头晕再吞几粒,就赶紧赶路回家。

没想到今天在这里遇到二蛋,更没想到二蛋用明矾救醒自己。

和二蛋一起的还有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他走上前,递上一卷纸币压低声:大姐,这帮残害人民的敌人,是兔子尾巴长不了!这里天快亮了!这不多的钱,暂时救救急。这儿我们不便久留,也没办法送你回小镇,一路上小心。说着手一招,和二蛋一起很快就消逝在庄稼地里。

母亲挑着两个瘪歇歇的洋铁桶,回到小镇。奶奶瞅着母亲:两个瘪歇歇洋铁桶,烂泥巴糊上一身,还一脸兴高采烈地样儿,目瞪口呆。母亲附在奶奶的耳根小声地说:妈咦,天快亮了,您的两个儿子快要回来罗!说完拿着布袋,一路小颠着上街买米去了。

程自桥 文 李海波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