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悦读

故宫彩绘惊艳世人之色从哪里来?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许悦鋆

故宫古建筑装饰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建筑表面具有绚丽的色彩。自然界的色彩赋予了古建筑丰富的视觉效果,如东汉经学家刘熙所撰《释名》卷四载有“青,生也,象物生时色也;赤,赫也,太阳之色也;黄,晃也,犹晃晃象日光色也;白,启也,如冰启时色也;黑,晦也,如晦冥时色也”。故宫古建筑的檩枋、斗拱、屋檐、天花、墙壁等部位均绘制有不同类型的彩画。其中,和玺彩画以青、绿、红色调为主,以龙或凤为主要装饰图案;旋子彩画以青、绿色调为主,以花瓣形式的漩涡纹为主要特征;苏式彩画则包含丰富多彩的色调,以山水、花鸟、人物等图案为主要题材。彩画不仅可以保护木基层免受日晒、风吹、雨淋、虫咬等破坏,还能够产生华美的装饰效果,并与建筑的功能相协调。丰富的色彩离不开颜料的运用,我国古代工匠巧妙地获取不同色彩的颜料,并将它们牢固长久的覆盖在建筑构件表面,体现出卓越的建筑智慧。

故宫古建彩画色彩非常丰富,而其中的主要色系颜料,如绿色系的石绿,红色系的银朱、章丹,青色系的石青、群青,黄色系的石黄(雄黄)、土黄,白色系的定粉,黑色系的黑烟子等,均属于我国传统矿物颜料,它们或从天然矿物中提取,或采用传统方法人工合成。

天然矿物中提取的颜料有石绿、石青、石黄等。石绿又名孔雀石,主要成分为CuCO3·Cu(OH)2,为天然矿物材料,色泽鲜艳美丽。石青主要成分为Cu2(OH)2CO3,常与孔雀石一起产于铜矿床的氧化带中,色彩鲜艳,不易褪色,是晚清之前故宫古建筑彩画的主要颜料。石黄主要成分为AS4S4,在自然界中与雌黄(AS2S3)共生。石黄常见于低温热液矿脉中,其色彩纯正、细腻、柔和、遮盖力好、不易褪色。

人工合成的颜料有银朱、定粉、黑烟子等。银朱主要成分为HgS,传统合成方法为:将汞和硫黄混合加热生成黑色硫化汞,其在600摄氏度左右升华即变成红色银朱。银朱具有耐酸、耐碱、耐高温、着色力好等特点。定粉又名铅粉、铅白、胡粉,主要成分为(PbCO3)2·Pb(OH)2。明代科学家宋应星撰《天工开物》之“五金第八”介绍了定粉的合成方法,即把铅粉与醋混合密闭,加热并保温14天即可。定粉具有良好的耐候性和遮盖力,与其他颜色混合后不易发生化学反应。黑烟子又名百草霜,主要成分为碳,是木材燃烧后产生的无机黑色颜料,通过刮取锅底或烟筒中所存的烟墨即可获得。黑烟子具有耐光照、耐碱性、着色力强等优点。

故宫古建筑彩画的颜料,一般色性稳定、耐光性好,但不溶于水,因而需要胶将其与基层连接。传统的胶多为水胶,由动物的骨头熬制而成,具有黏结强度高、水分少、干燥快、定型好等优点。古代工匠掌握了彩画不同位置的用胶量:底层用胶量大,中层次之,面层用胶量最少,使得各层的颜料能够与基层牢固粘接。对于不同的颜料,古代工匠采用不同浓度的胶来调和,如采用浓胶调和银朱,采用中等稀稠的胶调和土黄,采用稀胶调和黑烟子等。另采用明矾、水胶、热清水混合,可调制胶矾水。胶矾水可封固底色,即在彩画底色表面刷一层胶矾水后,再在其表面使用颜料绘图时,可使面层颜色与底色互不混淆,底色亦不发生变化。此外,由于彩画颜料珍贵,当入胶调制的颜料不能用完时,可利用大部分颜料的比重大于水、水胶的比重小于水的特点,在含胶颜料中掺入沸水并搅和,使得水胶浮在颜料上面。捞去水胶,即可获得颜料,再将其晾干备用。

由上可知,我国古代工匠采取科学的方法获取彩画颜料,将它们科学地与基层牢固连接,并将不同颜料科学搭配运用,使得以故宫为代表的古建筑产生辉煌而又多彩的艺术效果。其中蕴含的古代建筑智慧,值得我们学习和参考。

周乾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