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县区

乡亲们的“120” 黑沙洲的“热心肠”

字体大小:
来源:芜湖新闻网           编辑:苏慧

黑沙洲因位于江中,相对来说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今年46岁的朱维军是鸠江区白茆镇二垄村社会化工作者,在洲上生活了半辈子,对岛上的一草一木都充满感情,他乐观开朗,心地善良,视乡邻为亲人,急村民之所急,不管是谁遇到难处,一声招呼,他都想尽办法去帮忙,在村民们心中是个“热心肠”,深受大家喜爱,被大家亲切地称为黑沙洲的“120”。

下岗再就业,爱家爱岛难割舍

1996年中专毕业后的朱维军在原黑沙洲乡政府任会计一职,1999年乡政府精简聘用人员,鼓励自谋职业,他离职后来到黑沙洲轧花厂工作。2004年轧花厂进行改制,他随之下岗。当时而立之年的他上有老下有小,生活的重担压到他的肩上。为了照顾弱妻幼子和逐渐年迈的父母,思考再三,他还是没有随着打工潮加入外出务工步伐,而是在黑沙洲街道上租了个小小的门面,做起了移动通讯业务,同时又买了一辆面包车,利用空隙时间进行送客服务来补贴家用。

生活虽然简单清贫却幸福满满,既能陪伴家人又能养家,朱维军觉得这个选择挺好。直到今天,哪怕很多岛民在外发达衣锦还乡,朱维军依然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孩子的童年有父母陪伴,开朗活泼,我不后悔;妻子的日常有丈夫依靠,家庭幸福,我不后悔;父母的老年有子女照顾,身体康健,我不后悔;岛上群众出行更方便、通讯更便捷,我不后悔。”

解危又济困,视乡邻亲如家人

黑沙洲四面环水,岛上车辆很少。物质匮乏、交通不便、环境艰苦,年轻人几乎全都外出谋生,留在岛上的基本都是老弱病残。岛上医疗水平也相对比较低,只有一些小卫生室,稍微严重一点的疾病就必须出岛到大一点的医院治疗。每次遇到有人生病,不论刮风下雨不是严寒酷暑,朱维军立即开车赶到病人的家里,联系渡船,送到医院,并帮忙办理住院手续,直到他们的家属赶到医院,他才安心离开。十几年来,这样的事情多到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有多少次了,他总是说,“谁都有个急难事,能帮一把是一把,我年纪轻不帮忙,会被人戳脊梁骨!。”他也因此被村民们爱称为黑沙洲“120”。

2019年冬天的一个深夜,朱维军被手机铃声吵醒,原来是二垄村外圩一位80多岁的老奶奶突然晕倒,村医怀疑是脑梗突发,建议立刻送到市区弋矶山医院急救。此时病人家里只有一个老伴,儿孙全在外地务工,老伴急得团团转却不知如何是好,儿女们在电话里也急得团团转,恨不得插翅飞回家中。见此情景,村医赶紧联系朱维军。朱维军联系好渡船后,连夜把病人送到弋矶山医院。到医院后,他又是挂号,又是帮送检查,又帮助办理住院手续,直到老人的子女赶到医院,他才放心离开。

因为送医及时,老人最终转危为安,家属一个劲地向他表示感谢,并在事后带上礼品登门拜望,被他谢绝了。他说,老太太身体弱,这些留给老人家补补身子吧。老人的子女激动地说:“洲上现在住的都是老人,有个头疼咳嗽的子女们在外都担心得很,还好有你这样的热心人,我们在外也能安心了。”老太太病情好转后也逢人就夸朱维军,“真是个好小伙,像我儿子一样亲。”

维护亲情网,保村民通讯畅通

自从2004年下岗后,朱维军就在黑沙洲街道上开了一个移动通讯网点,从事移动通讯业务,维护着孤岛上居民的通讯联络畅通。近些年,随着外出谋生的人越来越多,留在岛上的人口越来越少,且几乎都是老年人,而且老年人消费水平很低,店里通信业务非常差,连维持生活都无法满足。但是朱维军没有关闭网点,而是让妻子一直守着店面,自己靠着在村里当社工的微薄补贴维持家庭开支,又起早贪黑开面包车补贴家用。妻子经常劝他关了店,委屈地说,“我随便到哪去打点零工,也比在这守着强多了”。朱维军却说,“洲上老人用的都是老年机,与子女只能靠手机联系,如果我把店关了,他们遇到手机铃声小了、声音没了、交话费、充不上电这些小事,只能坐船到外面去办,太不方便了,万一路上出个意外,他们的儿女岂不要着急上火”?朱维军时常对家人说:“我们维护的是留守老人和外出子女的亲情网,虽然收入微薄,但看到乡亲们能一家人时时联系互道平安,一切就都值了。”

防疫又防汛,好社工勇当先锋

2018年村里打算聘用一名社工,村两委看中朱维军性格好、人勤快,一致推荐他,就这样,朱维军进入村里当了一名普通的社工,同时加入了二垄村志愿服务团队,成为一名志愿者。他的干劲更足了,工作中的他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做志愿服务时任劳任怨,只要能干的他都抢着干,从不叫苦叫累。

2020年春节期间,新冠疫情突发,朱维军利用自己的面包车安上喇叭走村入户宣传疫情防控知识,滚动播报注意事项,并一家一户发放疫情防控宣传单,顺便摸清村民的流动情况,对从疫情中高风险地区回来的村民,他及时安排隔离,并每天陪同村医上门测量体温,连续奋战二个多月,朱维军一天也没有休息。有付出就有回报,二垄村至今无一例新冠感染病例。

2020年夏,长江流域洪水肆虐,他的女儿正好在无为参加高考,特别希望父亲陪考,当时朱维军每天既要巡埂清障,又要开着面包车帮助村里运送防汛物资,实在脱不开身,只能让妻子陪着女儿去了。7月7日晚上,高考第一天结束了,妻子打来电话说女儿发挥不好,情绪低落,忙碌了一天的朱维军连夜匆匆赶到无为给女儿鼓劲。

第二天一早,他又要赶回岛上,女儿有些不理解。朱维军耐心解释,“目前防汛形势紧张,村里又要组织防汛又要撤离人员,我虽然只是一名社工,但我是土生土长的黑沙洲人,家家户户的情况我都熟,动员撤离也更好做一些”。回到村后,他一家一家劝说,一户一户动员,很多老人舍不得家中的鸡鸭,朱维军拍着胸脯说,“你们放心离开,房子和牲口我帮你们巡逻、喂养,回来少了偷了我赔,经过耐心劝说,群众全部及时撤离”。此后每一天,朱维军都要挤出时间巡逻村庄、给鸡鸭喂食,他说,“答应的事就要做到,否则,如何让群众信任我们”?

朱维军总是说,“我是土生土长的黑沙洲人,我要尽最大的能力去帮助黑沙洲乡亲。在朱维军心中,最敬佩的人是雷锋传人郭明义,希望有一天,我也能成为像郭明义那样受人尊敬的志愿者”。(倪进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