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还能动一天,我就一直会将老伴照顾下去”

有一种爱,酸甜苦辣,无法用文字描述;有一种爱,再难再累,也会以行动长年坚守……那就是亲情之间的大爱。在南陵县家发镇龙山村,就有一位名叫陈元祥的六旬老人,十五年如一日照顾瘫痪的老伴王金象,不离不弃,无怨无悔。在村里,提起陈元祥,村民由衷地赞叹说:“他真是一个有德行、有爱心的好男人!”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而对王金象来说,却是久病床前有暖男,那就是自己的丈夫陈元祥。妻子王金象患病,是从2001年开始的。原本年轻力壮的王金象,在那一年突然开始腰直不起来,只能佝偻着行走。陈元祥便带着他四处求医,最后于2003年到南京一医院检查时,被确诊为腰椎胸椎管狭窄,如要进行手术,需要三万块钱。这对于仅靠自己在村里拿着一份微薄工资、还有两个儿子在读书的农家来说,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为节省费用,陈元祥便将妻子王金象转到芜湖地区医院,于2004年做了一次胸椎手术,间隔4个月后,又做了一次腰椎手术。可是,这次手术并没成功,不但没使王金象腰直起来,反而变了形,回家后只能斜歪着身子,靠柱着拐杖走路,一不小心还会跌倒。考虑到妻子需要专人照顾,陈元祥便辞去了村里的工作,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家庭妇男”。

看到母亲这个样子,父亲又不能外出工作,已考取军校的大儿子陈先杰,凑了一些钱,抱着一线希望,于2008年将母亲王金象送到上海长海医院进行手术,指望能使母亲站起来这一奇迹出现。谁知,手术后导致王金象瘫痪在床,吃喝拉撒全要人照料,也失去了语言功能,只能靠手势表达需求。这对以前只会下面条的陈元祥来说,意味着要慢慢学会烧菜做饭、洗衣拖地,承担一切家务。为尽心照顾好妻子王金象,晚上每隔一二个小时,陈元祥就要给她翻一次身,没睡过一个囫囵觉。因为王金象腰椎歪了,无法支撑起自己的躯体,每天早晨起床,将她这有着一百二三十斤重的身体搬到轮椅上,总是要费很大的劲,有时冬天也会弄的一头汗。最令陈元祥头疼的,是替妻子王金象洗澡。洗澡时,需要将她从平常坐的轮椅上,抱到一个四角能固定的特制洗澡专用轮椅上,由于王金象没有配合意识,往往一拉多长,一放一瘫,来来回回的一折腾,陈元祥总是被弄的筋疲力尽。这时,他不得不坐下来,重重的喘上几口气,歇息一会儿,等体力稍微恢复后,再继续给她洗。最让陈元祥烦神的,是揣摩妻子王金象所要所想。由于她不能说话,只能靠肢体来表达,想大小便时,就用手指指;遇到喂她不喜欢吃的东西,就摇摇头,爱吃的就点点头。这些简单的肢体语言,陈元祥在长年的服伺中渐渐的领会了。可一旦遇到王金象哪里疼哪里痒,烦躁不安时,就不知道她要表达什么意思,常常让陈元祥想的头开裂,只好这里摸摸那里按按,给她以精神抚慰。

少年夫妻老来伴。这是陈元祥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自从王金象瘫痪后,10多年来,陈元祥一天也未离开过家,即使有亲戚朋友家办喜酒,按礼仪不得缺席,他在找到隔壁邻舍答应帮忙照看后,才骑电瓶车赶在酒席快要开席前到达,来回时间不超过二个小时。成年累月的劳累,陈元祥本人也患上腰椎盘突出移位,医生建议他不能负重,多注意休息。可他却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妻子瘫痪了,倍受病魔煎熬,我作为丈夫,不能撒手不管,只有悉心照料,她才能过的舒服一点。将来的日子很长,只要我还能动一天,我就一直会将老伴照顾下去。”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