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万里路:从漠河到南疆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8-03-07 01:26:09
查看数0>

退休后的七百多天,我乘飞机的旅程,足有八千里路云和月了。我曾在巴黎香榭丽舍大街,观赏梧桐树流荫里的米黄色楼房,安享优雅的沧桑和百年孤独;乘坐威尼斯贡多拉游船,领略水上人家的悠闲韵味;行走在异国街市,赞羡雄壮挺拔的意大利男子,垂慕秀丽娇小的巴黎女人。但是,文明奢华也好,辉煌优越也罢,都是异国异族人的西风流年,之与我,那是一个迥然不同的世界,我只是那片土地的一个过客,而更让我依恋和倾心游历,值得我记忆和怀想的,是我的中华大地、古镇村寨中的山水胜迹。

两年来,我背负双肩包,手拖行李箱,更多时间是在国内游历。我曾行走世界最险要十条路之一的郭亮绝壁长廊,穿行壁立千仞南太行山,翻越祁连山到过海拔5千米的山口,去张掖观赏世界十大美幻奇景的七彩丹霞,登临鹿回头人也回头的海角天涯。去年春天的第二次云南之旅,我直抵中缅边境的腾冲,瞻仰抗战远征军墓,在瑞丽,进入一寨两国,踏上缅甸国土;初秋的新疆之行,远至北疆的图瓦族人村庄白哈巴,出村50米,就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在深秋,去了黔东、黔西南,游七孔,住苗寨,吃长桌宴;再远点,我到了漠河,来到宛若雄鸡的中国版图鸡冠位置,走过全中国最北一家,最北邮局,最北一座军事哨所。

在漠河的四天,我们包车的方师傅是朝鲜族人,他开一辆瑞风车带着我们一路向北,抵达中国最北的村庄北红村。这个村子不大,500多原居民,住在一排排木篱笆围起的木刻楞房里,门窗旁挂着玉米、红辣椒、鱼干,顷刻让人感受到浓厚的东北乡土气息。在一家民宿旅舍安顿好之后,我漫步到寂静人稀的村后,眼前一条蜿蜒的长河,就是中俄界江黑龙江,江岸边都没有设置铁网围栏,隔江望去,夕阳挂在俄罗斯的白桦林梢,仿佛触手可及。我们这边村中,有ĺ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