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桥,通天堑架心桥

来源:芜湖新闻网—大江晚报编辑:张清晨发表时间:2017-12-30 00:10:47
查看数0>

轮势随天度,桥形跨海通。在这钢筋混凝土的背后,饱含着建设者们温情脉脉的寸寸浇筑、点滴心血和日夜坚守。二桥,也以温柔的姿态架在了大家的心上。


岁月无声   唯桥铭证

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承担了芜湖长江公路二桥的所有设计工作。在二桥正式开通前夕,记者采访了直接参与此次设计工作的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副总工程师王胜斌(如图)。他告诉记者,自己从事桥梁设计工作已近三十个年头,这次能够全程参与芜湖长江公路二桥的设计工作,是机遇,也是挑战。

耐心,一份伟大的意志力

在接到设计工作任务后,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立即组织开展相关工作,并于2012年8月5日成立了一个由30多位相关领域高级技术人员组成的大桥设计项目组。作为该项目的总设计师和项目分管院长,安徽省交通控股集团总工程师胡可、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宏光更是亲自挂帅,身体力行,带领项目组人员研究确定设计方案。

据王胜斌回忆,芜湖长江公路二桥从最初的预可研报告到施工图设计初稿交付,历时近一年半,技术人员投入近百人。大家从早到晚埋头苦干,加班加点,即使是节假日,也大多是在工作中度过。

“工程设计需要极大的耐心,离不开精雕细琢,离不开一丝不苟,离不开沉稳平和,没有这样一份意志力是永远做不好工作的。我们设计方案中的每一个细枝、每一个末节,都要经过反复的研究讨论确定。”王胜斌感慨道,“一年半的集中工作,辛苦是肯定的,但却能影响未来几十年甚至是几百年的城市发展,如此想来,我们的所有付出也都是值得的。这也正是我们规划设计工作的魅力所在。”

匠心,一种坚持的倔强

芜湖长江公路二桥的前期设计工作分为多个阶段:预可行性研究报告、可行性研究报告、初步设计、施工图设计等,其中施工图设计包括主桥钢箱梁、主塔、斜拉索等主体结构设计,引桥接线、互通立交、服务区收费站等细部图纸设计。王胜斌介绍说,设计工作是一个不断推敲、不断完善的过程,当初在做初步设计时,仅一个主桥,项目组就在同等深度上做了6个方案。此外,桥型制定超过了9种方案。这样的工作量可以说是相当之大了。面对如此高强度的作业,整个项目组上下没有一个人叫苦喊累,所有人心往一处想、智往一处谋、劲往一处使,反而是干得热火朝天。

“在桥梁的设计研究过程中,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想要创新更是难上加难。工作遇到瓶颈,会难过,会沮丧,但更多的还是坚持。”在王胜斌看来,放弃比失败更可怕,唯有永葆一颗匠心。

初心,一个永恒的桥梁梦

正是因为有像王胜斌这样的设计者们的辛勤工作,才换来了芜湖长江公路二桥的“多个第一”:世界上第一次在大跨度斜拉桥桥梁上,运用同向回转拉索锚固技术,这是斜拉桥建设史上一个新的里程碑;长江上第一座分肢斜拉桥柱式塔;引桥采用全体外预制拼装节段梁,采用标准化设计、工厂化生产、装备化施工,规模国内最大,运用的全体外预应力束体系使结构与国内同类型桥梁相比具备轻型、超薄等特点,属于国内首创。

一位参与二桥设计的年轻工程师这样评价王胜斌,作为一名副总工程师,在二桥的建设工地上,一待就是四年,仅这一点就值得所有后辈学习。

正如安徽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总院宣传墙上所写的那样,在每个桥梁设计者的心中都有这样一个桥梁梦,那就是:“桥梁人,岁月无声;桥梁梦,唯桥铭证!”王胜斌正是以一个设计者的初心,一步一个脚印践行着桥梁工程的设计与创新。

记者 王叶华 文/摄


那不仅是桥 也是回家的路

鲍春钱(右一)在工作中

12月25日,记者赶在通车之前,前往芜湖长江公路二桥北岸——鸠江区白峁镇实地探访。车子一路颠簸,驶入中铁大桥局芜湖长江公路二桥项目经理部,不远处直耸高挺的主塔看起来蔚为壮观,仿佛蓄势待发的船帆。工地上,31岁的鲍春钱还没有抽离工作,尽管项目已经完工,但是后续的拆卸工作仍在有条不紊地进行。

2013年8月,鲍春钱跟随项目经理部开始驻扎在白峁。此前,他负责的项目在遥远的天津和唐山。“这次总算离家近了!”这是这个小伙子接到项目后小小的“窃喜”,对于他而言四海为家是常态,近乡反而情更怯。鲍春钱是芜湖三山人,在芜湖长江公路二桥开建后协助总工程师进行技术管理工作,用他的话说这是“把图纸由虚变实”的过程。每天,戴着安全帽来往于工地和经理部之间,他在江边一驻就是四年。作为设计师,当沉浸在图纸、设计、施工等工作时,时间便成为一把尺子,用来丈量理想与现实的距离。从设计规划,到承建的主桥、引桥逐个完工,鲍春钱见证了芜湖长江公路二桥北岸滩涂变飞虹的过程。接受采访的时候,他还不忘和总工程师吴问兵如数家珍般得列数二桥的“惊艳”,从“262.48米的皖江第一高塔”到“首次运用同向回转斜拉索锚固体系”,再到“国内首次采用主塔大体积混凝土温控技术”,外人听起来的“晦涩难懂”,却是鲍春钱和吴问兵同行间的谈资分享、津津乐道,言语之间难掩作为二桥人的骄傲。

尽管承接了家乡的项目,但是鲍春钱依然很少回家,2015年、2016年的春节,他将老婆孩子接到项目经理部,与家人一道度过了难忘的春节。大年三十的晚上,工友们放的鞭炮和烟花,点亮了江边清冷的天空;而到了白天,工地又是另外一番景象,热火朝天的施工场面将春节演变成建设者们的集体“留守”。“之前我从项目部回家,要坐车先去无为车站到芜湖车站,再转车回三山。马上二桥通车了,我回家也更加方便了。”鲍春钱笑着说,眼睛亮了起来。

记者 李婷维 文 赵亚玲 摄


两座桥架起 他与芜湖的缘分

工作在长江二桥上的重庆人王君

45岁的重庆人王君并不健谈。他与芜湖结缘均与“桥”相关,因为先后参加了芜湖长江公铁大桥和芜湖二桥的施工建设,所以他对这座城市的注脚也离不开长江和桥梁。“只有买衣服哪,才会去市区和附近的县城逛逛。”王君用并不明显的川音和记者说道。

工地上的苦,是施工者口里的“稀松平常”。四年的施工岁月,王君想不起“苦”在哪儿,但他向记者讲述了印象深刻的一幕:下大雪的时候,钻孔机钻孔结束,他要和工友们一道冒着严寒将钢筋笼尽快下到孔里。他解释称:“因为工程质量和要求上,都耽搁不得。”但他也摇了摇头说道,“那个时候是真的难熬。”

一座横跨长江的大桥,夹杂着建设者们的汗水、心血,还有滔滔江水般滚不尽的思念。建设长江大桥的时候,王君还没有结婚;如今,在二桥的工地休息时,他却时常牵挂远在重庆的老婆和儿子。“建一桥我还年轻哪,还没成家呢!”很显然,芜湖长江上的这两座桥唤醒了他的记忆,将他的思绪从青年横跨入中年。辗转过很多地方,在不同的项目工地逗留,王君已经习惯了与家人聚少离多的生活,十分想念他们的时候,王君就打开手机和千里之外的妻子、孩子视频聊天,他告诉记者,今年总共就回家了10天,其中有6天是在孩子开学的时候。“想是很想啊,但是也没有办法。为了生活嘛!”谈及此,王君低了低头。

说到通车,王君兴奋了起来。他说,当年长江大桥通车以后,和朋友开车经过大桥时,他会用手指指桥,颇为自豪地介绍说:“这桥就是我建的”,眼瞅着长江二桥通车在即,王君开了笑颜:“我都想好了,通车后,我要从桥这头开车开到桥那头,把整座桥完完整整地走一遍。”

记者 李婷维 文 赵亚玲 摄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