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冈,不朽!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27 02:00:27
查看数0>

近日有幸应邀出席安师大主办的“力冈逝世20周年纪念会暨文学翻译艺术研讨会”,亲耳聆听来自全国各地的翻译家们对力冈翻译艺术的高度评价,以及对力冈刚强的性格和高尚的品德的钦佩与景仰,确让我唏嘘不已,眼前不禁又浮现出与力冈先生相处的一段段难忘的时刻。

力冈先生离开我们转眼就20年了,可每次打开书橱,看到他亲笔题赠予我的世界文学名著,我就觉得他并没有离开,依然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当年,我供职的《大江》文学编辑部就在安师大凤凰山教工宿舍楼下,而他散步又喜爱来我们编辑部所在的风光秀美的翠明园,这让我与他有了比较多的接触机会。文学艺术,家事国事,我俩无所不谈,很快竟成了“忘年交”。他也成了我的良师益友,给我学识,给我品德,还给我顽强的意志。当他因翻译世界文学名著《静静的顿河》轰动全国时,我更是第一时间前去采访了他。

力冈一生坎坷,历经磨难,尝尽生活的艰辛,这也造就了力冈宁折不弯的性格。

力冈刚强的性格,顽强的意志,虽给他招来不少人生打击,但也成就他在文学翻译事业上的辉煌。

因受俄罗斯文学的强烈影响,力冈立志要学俄语,当个文学翻译家。“三十而立”时,他出版了第一部译著《里雅什柯小说集》。1979年后,力冈迎来他的创作高峰期,年均40万字的译著问世而创造出惊人的成就。

那些浸透着力冈辛劳汗水的译著,艺术性强,抒情味浓,读来朗朗上口,不仅令读者倾倒,也受到作家们的青睐。著名作家张承志看过力冈翻译的艾特玛托夫小说《白轮船》后,被他优美的译笔所折服,感慨地说,“我恨不能倒背如流。”著名作家刘白羽看过力冈译的《漫长漫长的童年》后,兴奋地赞道,真是“行云流水一般的”美。

力冈的翻译态度一贯严谨负责,他特别喜欢翻译那些抒情色彩浓郁的作品。不感人的作品他不译,译过不满意的作品他立即停笔。

作为一名优秀的文学翻译家,力冈熟知中国和俄罗斯两大文化,他那优美的译笔,是与他的文学修养和俄语修养分不开的。他刻苦钻研翻译技巧,注重各方面知识的积累,且锲而不舍,持之以恒。但他更懂得,一名成熟的文学翻译家,还必须具备敏锐的美感和细腻的文思。他认为文学翻译贵在传神,是在对原著嚼透、消化的基础上所进行的传神的翻译,而不是拘泥于字面的直译。“就像蜜蜂一样,采进花粉,酿出的是蜜。”

《静静的顿河》曾获诺贝尔文学奖,全书4部8卷,洋洋洒洒近150万字。因是大翻译家金人首译后无人敢重译,力冈仔细对照原文检查了旧译本第一部的译文,发现错译达数百处,即所谓的“黑白错”,至于修辞造句方面的问题更无法统计。一股强烈的责任感使力冈决定重译此书。他坚持每天翻译两三千字,前后历时两年半有余,近千个日日夜夜,个中的甘苦可想而知。

《静静的顿河》新译本一经问世,便受到读者的欢迎,被誉为“译出了小说的神韵,也译出了哥萨克人的灵魂”。不仅在我国引起轰动,而且在俄罗斯也产生较大反响。新华社、塔斯社、前苏联《真理报》等世界大社大报都作了专题报道,力冈也因此奠定了在中国翻译界的地位与影响,尤其为中国翻译界的改革起到了不容小觑的推动作用。多年来世界名著在中国一旦被名家译过,便无人敢再译的局面被力冈率先打破,从而掀起了一股世界名著重译热,为中国文学翻译事业的繁荣与发展作出了一定贡献。

此后力冈的翻译进入了一个高峰期,译著一本接着一本源源不断地问世。而且是一版再版,一印再印,前前后后影响了几代读者,并将会继续影响下去。

1997年,在芜湖生活了近半个世纪的力冈不幸病逝。这位一生翻译了20多部达800余万字俄罗斯文学的翻译大家,辞世时仍在关心他尚未译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与罚》。可以说为在中国传播俄罗斯文学,力冈献出了自己的全部精力。

然而,力冈为俄罗斯文学的翻译所作出的贡献却将会永载史册。因为他的名字已与屠格涅夫、托尔斯泰、肖霍洛夫、艾特玛托夫等世界文学大师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了一起,中国无论谁只要捧读他们的著作,都将会怀念他。

力冈,不朽!

更生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