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谷林著作记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27 02:00:27
查看数0>

那日,我在一个收藏旧书的微信公众号上看到一篇介绍谷林的文章,从那篇文章中得知,谷林先生去世已经八周年了,而那日正是先生的祭日。想来这种推介,也正是读者对于自己喜爱作者的一种纪念。我也是爱读谷林的,由此便想作一篇购读先生著述的文章。虽然喜读谷林文章的读者不在少数,但能知道其人的,毕竟有限。谷林平生以会计为专业,曾在银行和工商单位工作多年,一九四九年后在新华书店总管理处任会计一职,但先生余时喜读文史书籍,尤爱现代文学著作。先生作文之始,缘于晚年曾为《读书》杂志义务做过校对,因此也便为杂志写了一些补白文章,不料竟颇受好评。我读先生著作,还是十多年前在鲁迅博物馆的“鲁博书屋”里买到了一套辽宁教育出版社的“书趣文丛”,过年回家便带了其中的一册《书边杂写》,读后爱不释手,特别是先生文章中散发的严谨、精雅和谦淡,可谓深得我心。之后,乃是反复诵读,先生的几册著作,也都想方设法全部收齐。

或许读书到一定的程度,就有认识一下作者的想法,我也如此。但我有个原则,便是不刻意为之,一切随缘。我有多位朋友与谷林都是熟悉的,但于我,却竟因这种固执,错过了。直到先生忽然仙逝之后,方才怅然若失。之后,我便有一个小小心愿,那就是拥有一本留有谷林先生手迹的著作,以作纪念。但我多次在网上搜询,终未果。去年夏天我偶然加入了一个联络拍卖签名旧书的微信群。甚巧的是,我入群后遇到的第一个拍卖中,便有一册谷林先生的《书简三叠》的签名本,且是签赠给三联书店总编辑的著名出版家倪子明先生的,并钤有谷林先生的印章一枚。从品质来看,可谓佳矣。此一际遇,乃是天助也。然而,拍卖的那天晚上,我因有一件急事需要处理,再终与这本签名本失之交臂。

这次不成功的拍卖经历,更加坚定了我要拥有一册先生签名本的决心。于是便常在网上搜寻,功夫不负有心人,去年十月份,我发现有一册谷林先生的著作《答客问》的签名本出现了,且为毛边本,售价也还不算离谱。唯一令我有些不放心的地方,乃是此书签赠给一位“佩秋妹”的,时间为“甲申岁暮”,也即二○○五年的年底,倒是这位“佩秋女士”,我不很熟悉,而赠书者也未署名,只盖了两枚印章。由于这两枚印章刻工精雅繁复,又限于对篆刻没有研究,故而均无法辨认。不过,仅从字迹来看,乃是清秀健雅,与我之前所见谷林笔迹对照,显系先生的笔迹无疑。但没有最终确认,贸然下单,还是觉得有些不太放心。为了确认此书确系谷林的著作,我把其中两个印章发给几位研究篆刻的朋友,一位对篆刻颇有研究的朋友辨识其中一个为“杨”字,而另一个则只能认识“草草”二字,而我的朋友对于这个“杨”字则是确认无疑的了。这令我有些失落,谷林原名劳祖德,怎么也与“杨”字无关呀。

但我还是有些不想罢手,便在网上随意搜索,某次在百度上搜索“草草”和“谷林”二词,不料还真的发现了一个线索。广东东莞的沈胜衣在《羊城晚报》上发表过一篇文章《小寒大寒,书之暖意》,其中说他在二○一○年的大寒之日,接到了作家止庵从北京寄赠的《上水船甲集》和《上水船乙集》,系收录谷林先生集外文而成,扉页又请谷林的女儿取老人的遗物印章钤印,其中一个为“劳人草草”,另一个则是“从吾所好”,我再回头辨认网上这本书上的印章,岂不正是这个“劳人草草”。那么,另一个被朋友认为是“杨”的印章,又该怎么去解释呢?我又在网上搜索,发现一篇《读〈书简三叠〉》的网文中有一个重要线索,这位名为“清风瘦竹”的网友说他得到《书简三叠》一册,乃是“装帧清雅,后附谷林印章甚夥,每页皆有国画小品水印”,说来我刚刚翻读此书一过,但对于这些印章,却寥无印象矣。于是迅速在书架中找出此书,翻到书后查阅,原来这个所谓的“杨”字,乃是谷林先生的笔名“柯”字,如此一来,才算是坐实了此事,也终于了却了一个心愿。只是至今我也不曾知道,这位“佩秋妹”究系何人。

我得到的这本《答客问》的毛边本,内页已经裁开,心中略感遗憾。但转念一想,《答客问》我早已有了平装本,现在购来此毛边书,不过是了却了自己一个心愿罢了。念及于此,便亦释然。

朱航满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