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爱于严感母恩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19 23:53:55
查看数0>

岁月匆匆,人生苦短,在忙忙碌碌和痛苦思念中,不知不觉母亲已离开我们一年了。一年中,母亲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眼前,唯一感觉真正失去的,是周末再也听不到她在电话里的查问、叮嘱和唠叨了。一年中,我们时常梦见母亲大病初愈后,手扶墙壁移动碎步,帮父亲做点力所能及的小事,以期增强脆弱体质的情景。一年中,每逢春节、三八节、母亲节、重阳节,看到微信朋友圈晒出各种阖家团圆的亲情照片时;每逢周末回家,看到年过八旬的父亲步履蹒跚、孤独佝偻的身影时,我俩悲痛思念之情就格外强烈。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而今母去再难回,子惭欲孝已枉然”这一古训的丰富内涵和警示意义。

母亲从小失去父母,兄弟姐妹七人,她排行老六,自幼体弱多病,最爱学习,是七人中唯一中专毕业生。由于家族遗传和从事教师职业等因素,长期头痛,疼痛难忍时吃颗止痛药睡上半天,次日又继续上课。原以为是年幼的学生们吵闹造成头痛,直到年近四十才确诊为高血压。后来母亲不得不在四十七岁就离开了一生热爱的三尺讲台。上世纪80年代中期,母亲阑尾炎频繁发作,导致肠梗阻,直至肠坏死,住院三个月无法进食,全凭吊水维持生命,还被疑似肠癌。抱着侥幸的心理做了手术,最终死里逃生。这是我们印象中母亲的第一次大难。2007年母亲的体检报告显示下肢70%以上动脉血管受阻,导致无法行走,再次入院做支架手术,由于年老体弱,伤口愈合慢,造成大出血,多次休克……后经抢救再次逃过一劫。实际上她从四十岁以后一直与疾病抗争了四十年。虽然长期疼痛难忍,身体极度虚弱,可仍十分坚强,积极配合治疗,对生活充满向往和乐观,一次次从死神手里顽强地回到我们身边。可惜去年最后一天,她在ICU抢救无效,永远离开了我们。

母亲是幼儿师范专业毕业的,从事幼儿和小学教育26年,因此我们兄妹二人出生以后,就受到母亲专业化和军事化的教育。在家,从小给我们立下诸多规矩,见人要有礼貌,必须叫你好;饭前便后必须洗手;更衣脱鞋必须摆放整齐……要求我们从七岁开始学习买菜、做饭、拖地、抬水、洗衣等;稍有不慎,就会受到面壁思过乃至尺掌等处罚。从而培养出我们兄妹较强的生活自理能力。在外,我们是母亲的小跟班,无论是上学、逛街、买菜、下河洗衣洗菜等,我俩总是一左一右陪伴着她。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我们家搬出机关宿舍住到郊区,每天上学要往返四趟,每趟五公里大约要走半个多小时,感觉像穿越时空一样,先要走过一段荒郊田野、接着穿过一段工厂区、还要经过一段繁华街区才能到校。这期间我们时常受到坏孩子的“打劫”和牲畜吼吓,放学不敢独自回家,只好等到母亲下班一起走。就这样从冬走到夏,从夏走到冬,一走就是四个春秋,我们娘仨成了这条路上最为眼熟的人了。在校,我们兄妹如同随军家属一样,母亲调到哪我们就转到哪,从幼儿园到小学,一直在她教的班里学习。但她并非对我们宽厚,相反要求更严,只准称呼潘老师,不准叫妈妈,上课答错题要罚站、作业做错罚写三遍,与同学打闹,她一定是先处罚我们。如果说别人的童年快乐无忧、天真烂漫,而我们则是在母亲的“骂声”中“早熟”的。以至于我们上初中后竟有了被放飞和获得自由的感觉。我们也曾慨叹,别人家都说是严父慈母,为什么我们没有这么幸运,享受的却是严父严母的待遇。成年后,特别是为人父母以后,才体会到当年母亲的良苦用心,她是“寓爱于严”,现在我们可以告慰母亲:我们已经充分读懂您的严爱,不仅我们自己身体力行,还要一代一代传承下去。

值此母亲离开我们一周年之际,谨以此文寄托我们哀思,告慰母亲。

铁生 巧生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