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呐,西藏的云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19 23:53:55
查看数0>

在西藏一个月,我每天的生活都是从看云开始的。天离我很近,云离我更近,仿佛触手可及。有时候,云在天上我在地上;有时候呢,云在脚下我在云中。

停留拉萨的第三天,便搬离市中心的四星级酒店,寻到拉萨河边的一家小旅店,重新安放我漂泊于西藏的灵魂。三层小楼,嘎吱作响的木质楼梯,门廊与墙柱上满是色泽艳丽的藏式雕花与绘画。每天晚上,一楼偌大的共享大厅里,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年轻人,弹着吉他唱着民谣喝着青稞酒,分享他们或自驾或骑行或徒步西藏的一路经历。这些年轻人,分明就是西藏上空那些漂浮不定自由自在的云啊,不知何时来,也不知何时去。聚时浓情四溢,散时各自安好。

清晨和傍晚,去拉萨河边静坐观云,是我在拉萨期间每天的必修课。河岸上有大丛的小野花,白的红的黄的,开得灿烂自由。河对岸有迤逦的群山,不巍峨挺拔却野性十足。一条绵长的五彩经幡沿着河岸一路蜿蜒而去,于风中瑟瑟作响。坐在河边,什么也不想,只看那些云自由变幻着,飘逸中透着沉稳,自在中包含从容,不羁里散发温柔。

正是雨季,一夜雨后,天空蓝得无法用言语形容,白云在深邃辽阔的蓝天映衬下凸显超强的立体感,一片片、一团团、一条条、一朵朵、一缕缕、一丝丝……千姿百态自由自在,或罩山头或缠山腰或落山脚;或者什么也不依傍,孤零零悬浮在低空中,好像随时会跌落凡间,入我怀里。河水奔流不息,群山逶迤静默,它们肯定知晓每一朵云的身世与过往,却从不与世人言说。数不清的四季轮回里,花开花落缘起缘灭,河水依旧群山依旧,唯有拉萨河上空的云瞬息万变来去自由。但纵使瞬息万变来去自由,我眼中的这些云也会有记忆吧?它们会记住某年某月某一天,拉萨河边静坐观云的我。如同我会记住它们,记住这一次纯洁的邂逅。

在西藏,清晨看云,那自由闲散洁白无瑕的云,会使你在恬淡宁静中知晓,什么叫圣洁、慈悲、淡泊、从容;傍晚看云,那铺天盖地的火烧云,又会令你在无比振奋中懂得,什么叫激情、热血、壮阔、拼搏。人生也是一场云起云散的过程,但倘若一生中集聚有西藏上空的这两种云,算不算一种圆满人生呢?

在西藏看云,你有多大的想象力,云就会给予你多大的快乐和感动。也只有在西藏,你才能领悟苍天与大地的默契与和谐:天空蓝如湖水,湖水蓝如天空;云朵白如雪山,雪山洁如云朵。而那些云,更将大地上的无数生灵重现于苍穹,惟妙惟肖:一张老人的脸,一只负重的骆驼,一条奔腾的龙,一群赶路的羊,一朵洁白硕大的雪莲花……

纳木错湖边,我看见一大群乌云如战马从天际呼啸而来,惊心动魄,瞬间湖水由湛蓝变为黑绿,大雨倾盆而至。念青唐古拉山脚下,雪山连绵白云萦绕,云飘山顶是风起云涌变幻莫测,云绕山腰是长长的哈达,静谧守护雪山的神秘与圣洁。卡若拉冰川上,仰头:厚重的浓积云于头顶忽聚忽散;低头:云纱缥缈于脚下俊逸安详,仿佛置身仙界。

为什么西藏的天那么蓝、云那么白?朋友说,那是因为西藏海拔高、大气层高度低,且空气中悬浮颗粒很少。可是,我在西藏却找到了另外的答案。拉萨街头,口渴的我吃着美丽卓玛递过来的甜西瓜;罗布林卡树下,嘴馋的我品尝藏族大妈亲手做的糌粑;羊卓雍措湖畔,寒冷的我穿上漂亮梅朵备用的羽绒衣;哲蚌寺内,不知所措的我被一个藏族小伙子引领着,走完漫长艰辛的朝圣路。

与我素昧平生的这些藏族同胞,恰如西藏上空的那些白云,纯净而谦和。在西藏,我与他们的一面之交,也恰似我与无数白云的一次次邂逅,虽匆匆却难忘。

在西藏的最后一个傍晚,我又坐在拉萨河边看云。漫天的火烧云染红河水与群山,也染红了一个缓步走来的藏族妈妈。突然想起那些小野花,便引她至花丛前。藏族妈妈笑着说了一句藏语,我只听懂了两个字:格桑。

格桑花是幸福花。那么,我在西藏每天看云时,那些西藏上空的云,是不是也把我看成了一朵格桑花?

窅娘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