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却一桩心愿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2-19 23:53:55
查看数0>

冬至前,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赶回老家,此行是为了了却一桩心愿,给父母迁坟。

父母的坟茔在老家村庄附近一条长满杂草的田埂上。母亲去世时,为了满足她生前对家中眷念不舍之情,便把她安葬在离村庄不远的地方,好让她离开之后,依然能守望着村庄,守望着她与父亲在岁月风雨中撑起的家。后来父亲去世,也安葬在距离母亲坟茔不远的同一条田埂上。父母离世后,我们兄弟姐妹陆续离开了家乡,去了外地工作。家中只剩下老房子,如同一个空巢。陪伴父母的除了日月星辰,便是那条布满他们脚印的田埂和他们劳作一辈子的庄稼地了。

这几年,家乡被列为工业开发区,原本安静的村庄、田野变得骚动不安起来。父母坟茔的那条田埂被挖得七零八落,面目皆非。一年四季绿油油的庄稼地也被一片片白色的塑料大棚所取代。为父母迁坟,成了我们子女一桩心愿。

为了将父母的这次“搬家”办得周到一些,我们兄弟姐妹提前一天赶回老家,商量着一些细节。大姐考虑得很周到,把该办的事情几乎安排得都很妥当。

按照家乡的习俗,移坟是不宜惊动乡邻的。然而,当我们来到乡下时,那里早已聚集了许多亲朋和邻居。他们听说父母即将离开家乡,离开他们辛劳一辈子的土地,执意赶来作最后的送别。父母已经离世多年了,家乡父老乡亲还依然怀有如此心意,让我们感动不已。

父母的新“家”位于市郊一个叫“龙塘”的公墓。这是政府新建的一座公墓。公墓虽然没有家乡的田野开阔,但环境比较安静,还有专人看护。父母来此安息,倒也挺理想。

父母的新坟紧挨在一起,形似两座小屋形状,与在乡下的旧坟相比,大小相似,墓前多了两块石碑。记得为母亲刻石碑时,我们兄弟姐妹居然都说不清母亲确切的生辰。后来询问两个姨妈和舅舅,也都难以说清,最后还是从母亲的族谱中查到。母亲为我们操劳一辈子,生前,每到我们过生日,她都要亲自给我们单独做一份可口的饭菜,或煮一枚鸡蛋,却闭口不提自己的生日。在我记忆中,我们也从来没有专门给她过一次像样的生日。现在我们竟连她的生辰都忘得一干二净,这让我们唏嘘不已。

两座坟茔落在土地上,如同两个硕大的符号,终结了父母在这个世界所有的历程,也寄托着我们的情感和哀思。如今,把他们移送到新的安息之地,如此,也算却了我们深埋心底的一桩心愿,可又滋生了难以言表的思念与怀想。

姚中华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