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年交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1-22 01:11:30
查看数0>

惊闻老人家噩耗,心中一惊:怎么可能?!前两日刚通了电话,老爷子中气十足地与我说笑:“(你婚礼)贺辞送审稿何时送来我看呐?”印象中,老爷子是一位值得尊敬的长辈,也是一位年长的文友和挚友。他常自比“老东西”,但几乎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认为老爷子的心从未老过,活过百岁不成问题。聊起身体,老爷子自己也曾坦言眼睛和大腿“都是组装货”,只能“一目了然,独步天下;三分靠挺,七分靠装”。他常言:人活着就是一口气,精神好身体就不会差。老爷子常年坚持锻炼,除了刮风下雨,镜湖旁、滨江公园里,时常能见到他晨练的身影。

长叹之余,与老人家相处的点点滴滴又清晰地浮现于眼前……

老爷子是一位念旧的人。记得刚回芜湖工作那年,可能由于父辈的原因,老爷子递话说想见见我这个晚辈。虽然不解,但出于礼节,我依约登门拜访。

进门寒暄后,我仔细打量了这位老人:身形瘦弱,头发梳理得很干净,目光如炬、炯炯有神!本打算坐个二十分钟,尽到礼数便走,没想到老人家如此能侃,打开话匣子就没歇过,尤其是说起芜湖的掌故旧事特别来劲。自己“吹”完,也能耐下性子听我这个小辈胡吹,听到妙处,还会摇头晃脑、抚掌大笑……

至今仍存有老爷子高校演讲的录音片段:“(找对象)校内找不到校外找,校外找不到国外找……”惹得满堂大学生欢笑不已。

风趣的老头子——是我对老爷子的第一印象。

提起在芜湖定居,原籍安庆的老爷子感言:我对这里是有感情的!老爷子这辈子最为乐道的两件事:一为经济技术开发区,二就是长江大桥。只要一说到改革开放,他便会忆苦思甜一番,讲起当年是如何顶着巨大压力搞开发区,又是如何把长江大桥项目给“忽悠”来,当中细节种种,几多不易。每每提起,老爷子都是满面红光,想是十分自豪:“我一把老骨头,趁着在岗,多给芜湖争取些!”

改开先锋,敢为人先——是我对老爷子的进一步认识。

某日登门,惊讶地见到八十出头的老爷子摸出个苹果手机,竟摆弄得十分顺溜!便拿出自己的苹果,虚心向老人家请教设置问题。老爷子接过,三两下弄好丢给我:“喏!要这么弄……晓得伐?Understand?”又是沪语又是英文,还不忘炫耀:在他的带动下,老伴也把Ipad玩得炉火纯青,没事就躲在房里“戳戳”。

老爷子为人豁达,生性乐观不记仇。记得父亲曾很没礼貌地顶撞过他,当时仍在职的老爷子一笑了之:“罢了罢了,不与他计较!”偶尔向老爷子吐槽工作中的烦心事,身为过来人的老人家用风趣的口吻,三言两语便化解了我心中积攒的怨气,并慷慨地将其多年积累的笑对挫折、解决问题的法子说与我听。至今忆起,尤为感激!可惜今后再无机缘聆听。

乐观,豁达——是我与老爷子交流中得到的最大收获。

老爷子喜文。退休后,在撰写回忆录的同时也爱搞搞诗词创作,每年春节都能收到老爷子原创的生肖贺辞,对仗工整、寓意美好,惜《念奴娇·鸡德》已成绝响。往来信息,也爱斗上一番。某日拟邀其小酌,身在外地的老爷子回复:“暂有小事逗留,大约需要一月。”月余后,再问:“月半已过思君切,小事逗留人可还?拙作一本送君品,薄酒一席待君尝。”老爷子大悦,遂冒雪赴宴。

有时“文斗”不过瘾,便上“武斗”。一日,老爷子自掏腰包请客,豪爽地摸出一瓶私藏茅台:“小李!这瓶咱俩喝了!”未曾想,老爷子自个儿杯中酒未尽,却一味忽悠我满上,还美其名曰:“不能浪费!”那晚着实吃了一记,次日还得向老人家致谢:“好酒!好酒!八两下肚,眼不花、头不晕!”老爷子得意地回复:“海量!海量!美酒虽好,为尔计、勿多饮!”恨得我腹诽不已。

可惜,今后再也无缘与老爷子尽兴同饮了。

能文能“武”——是老爷子在我脑海中的“标配”。

清楚地记得:2011年6月22日,市里组织“缅怀革命先烈,重温入党誓词”活动。受邀参加的老爷子不要别人搀扶,硬是靠两腿拾阶而上,一步步走到烈士纪念碑前。他后来讲:“我是老党员,要给先烈应有的尊重!”

那年那天那时,是我对老爷子最深刻的记忆!

老爷子的逝去,对老芜湖人来说,是一个年代的远去……芜湖人民一定会铭记这位为江城发展做出过突出贡献的老人家!

李擎天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