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夜看柴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1-15 01:20:21
查看数0>

太阳快落山时,父亲从山上挑了一担沉沉的柴火,猛地歇在家门口,扒了两口饭后,便准备到山上去看(kān)柴。

每年砍柴时节,公社将山分给各生产队,白天砍柴,晚上各生产队都派人去看护已砍好的柴火。

那天学校放假,我正好回到老家,见父亲气喘吁吁、大汗淋漓,便要求去看柴。砍柴、挑柴都是吃苦的重活儿,父亲累得话都懒得说,只好点头同意了,要我多带几件厚衣服。

家距山上十几里路,等我和邢叔赶到我们生产队砍柴的山上后,鞋子和裤脚已被露珠打湿了。刚开始还比较凉爽,不久,风挟裹着寒气漫山遍野地吹,温度便开始陡降,冻得我俩直打激灵,浑身起满鸡皮疙瘩。

起初,我俩巡逻一圈后,跑到避风的山沟里,坐在柴火上,紧紧地抱着双臂,背贴着背,相互取暖驱寒。而后,用柴火在四周围了一圈,谁知人到哪里,风便追到哪里,寒冷有增无减。黑夜中,我跑到山上,跌跌撞撞地四处寻找,才找了几把捆柴火用的稻草,急切马虎地编成草衣,披在我俩的身上,还是无法抵御风、寒、湿、冷的侵袭。邢叔准备烧柴取暖,开始舍不得烧,也生怕失火。可终究受不了寒冷的袭击,我俩决定点柴取暖。可因晒得较干的柴火大多白天挑下了山,剩下的全是没晒干的湿柴,加上雾露的湿润,一包火柴全用完了,也没有烧着半根柴火。

随着夜的加深,越来越冷,高山昼夜温差如此之大,远远出乎我俩的预料。我俩冻得缩成一团,牙齿不停地打颤,搓手、跺脚也无济于事。

不听大人言,吃苦在眼前。如果听父亲的话,多带几件厚衣服,哪会遭受这般罪?我问邢叔:你怎么不多带几件厚衣服呢?他说:我也是第一次看柴,没经验;以前生产队主要是你父亲看,每晚能得一个工。

我俩边巡逻边谈心,邢叔还特地说了他父亲一个不怕冷的故事:“我父亲每年除夕打麻将时,喜欢用火团烘脚取暖。有次父亲要我往火团里加点炭火,为了让他们早点休息,我加的全是冷水。送给父亲时,问加的炭火怎么样,他说暖和多了……”

我俩笑了一阵后,寒冷依旧。长期被土地束缚手脚的邢叔,除了这个自己经历的故事再也讲不出其他的故事了。

冷水取代炭火,暖和多了,完全是心理作用。我不由得张开想象的翅膀,用望梅止渴的办法来驱寒取暖——

我俩所在的山叫金牛山,传说一头金牛钻进了这座山中,金牛金光闪闪,金色温暖烤人,山里面肯定暖和得很呢……

春季,山上的映山红一望无际,红红火火,来踏青的人们纷纷脱掉穿了一冬的棉衣,在暖洋洋的阳光照耀下,暖得脸比映山红还红;

夏季,在山上劳作的人们挥汗如雨,身上析出一层层细盐,到深井里洗澡都觉得酷热;

秋季,刚砍回家的新柴火,散发着浓烈的草香,填进灶膛,火舌均匀地舔着锅底,火光烤得人脸庞红扑扑、汗津津的;

冬季,人们用菌菇制成火锅,全家人围坐在火锅旁,热气腾腾,芳香扑鼻,温暖着垂涎的人们……

有次到外婆家做客,外婆温了糯米甜酒,我喝得全身通红、脸脖发烫,在滴水成冰的晚上,竟不盖被褥……

想到了辣椒、生姜等驱寒的食物;

想到了火桶、火炉等取暖的器物;

想到了《卖火柴的小女孩》中的三根火柴;

哼起了《太阳出来喜洋洋》的歌曲,祈盼太阳早点出来,寒夜尽快过去……

夜深,雾浓,雾浸得浑身湿漉漉的,衣服能拧出水来。

风、寒、湿、冷在加重,尽管我的想象在随之升级,仍难以抵御寒冷的侵袭,感到寒冷不只是肌肤和外表,而是从骨髓到心脏,几乎超出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我俩终于熬到了一轮红日露出了温暖的额头。

冬季的冷是循序渐进的,而仲秋高山夜晚的冷则是猝不及防的,且温差二十多度,加上寒风和雾露的侵袭,人们更是难以适应。难怪父亲早早地就患上风湿病,真不知父亲以前看柴的那些个寒冷的夜晚该是如何的。

寒夜看柴,几十年过去了,每每忆及此事,即使是在一年中最热的伏天里,全身仍寒颤不已。我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历,更体会了父亲的艰辛。而自从那次看柴以后,所有的寒冷在我的眼里也就不成为寒冷了。

刘炎城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