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屏 南屏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1-01 02:29:59
查看数0>

我们在黄昏中向村庄挺进,空气中裹挟着田野间阵阵清风,庄稼正在疯长,葱葱郁郁生生不息。初来乍到,司机面对阡陌纵横的乡间小道,竟迷失了方向。无奈之际,一辆骡车款款行来,驾车的顺手一指,顿觉柳暗花明。

村子阒寂,门可罗雀,落日残阳,更添了几笔浓重的苍凉。青苔铺满,杂草丛生,残垣断瓦,巷道逼仄,岁月仿佛被推进了记忆中的斑驳和陈旧。时空兀自转换,我不由得在村子的入口处深深地吸了口气:南屏,一座远离喧嚣,古旧寂寥的小村,就这样徐徐轻启你厚重的门扉。

其实每个村庄都是一个幽远而又厚重的故事,值得一读再读。层层叠叠、遮天蔽日、破败不堪的古民宅,幽深迂回狭窄的巷道,星罗棋布、规模不一的大小祠堂。徽州文化有三个明显的特征:重视修谱、进学修德、读书教育。特别是读书教育,在此次徽州之行中有着很深刻地感受。晚间我们入住的半榻山房,这是建于清代嘉庆年间,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老房子,所谓半榻,取自“半榻皮囊半榻书”。老宅的女主人原先是一位钱庄的大小姐,虽然现在暮年古稀,老态龙钟,但眉目之间依然留存着儒雅的气韵。据她介绍,先辈原是经营钱庄,生意颇为兴隆,但聪明的徽州人早就明白世间“第一等好事就是读书”,所谓百年事业在读书。儒商并进,若能入仕不仅能修身齐家,更能治国平天下,光耀门楣,荫庇后世。于是就在这祖上的山房中营造出一处书香世界,可谓是“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优乐每相亲”。

徽州人素来有“徽骆驼”之称。艺术作品里的徽州人物形象更是强调突出其隐忍和压抑、伦理和人性的冲突。张艺谋的电影早期作品《菊豆》就是全程采景于南屏,故事里的杨家染坊就是村中叶氏宗祠。我们去的时候,那里仍保持着当时拍摄时的原貌,祠堂的上空,鲜妍的染布带高高悬挂,在一片阴冷晦暗里,有一种不真实的存在感。

观后叶氏宗祠,来到庄子外,白云苍狗,绿野馥郁。随处可见古木苍天、溪水潺湲、风车咿呀作响,一切的美好依旧悄无声息地存在着。站在古桥头,我长长地呼出了一口气,凝眸脚下清澈的碧流,恍惚中又来到杨天青和菊豆带着下身瘫痪的杨金山洗浴的地方,而不远处格桑花正明媚地开着。一切都开始虚幻,不真实,也许都是故事,也许故事早已远离。

南屏,这样蓦然邂逅,在短暂旧时光的交叠中,心灵得到小憩。当我们重新踏入归程,必将满血复活重新投入谙熟的生活,原来日复一日的平淡也似这般难能可贵的美好。

当然,旅行的意思也正在于此。

王素勤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