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畔·七章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10-18 03:29:44
查看数0>

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我为什么喜欢写字。

我不擅长跟人打交道,所以选择跟文字打交道,文字是我一个一个种下的,它不会反驳我,嫌弃我,笑话我。它和我相互抚慰。

一开始,我觉得我是个没出息的人,只会躲在文字里,遇见陌生人,话也不会说。

后来,我觉得我是个幸福的人,我躲在文字后面冷眼看人,有的人确实没必要跟他说什么。而能够说说话的人,有时也跟我一起躲在文字的背后。

我们相视一笑,抵过千言万语。

当我偶尔在拥挤的人群中失语,我会在茂盛的文字的森林里歌唱。

从前,讨厌一个人,我会不理他,甚至,做武侠里的侠女状,路见不平。

现在,不再是喜欢,也不再是讨厌,而是平静,或者怜悯。

每个人都是自己人生的修行者,道行的深浅,是他自己的缘分,谁都无法解救谁,除非他愿意自己走出来。

有的人,走着走着就把自己给丢了,你着急也没办法,你告诉他他也不会信。

我已经学会不再评论任何人,所有对别人的判断都失之偏颇,即便日日相处,也不见得就了解。更何况,今日的我已不再是昨日的我,今日的他又怎会是昨日的他?

但是,我不喜欢势利和虚伪的味道,我会躲得远远的。

时间都去哪儿了?听到这首歌,我心伤感。

曾经那么多美好的时光,我都在干些什么呢?我会想起那些美好的,或者不美好的往事,会后悔,为什么当初不知道哪些是值得的,哪些是不值得的。

可是,如果我不走过那么多的错误,又怎会知道今天的正确。

现在,要用手中的时光干些什么呢?做我喜欢的事,过我喜欢的生活,爱我身边的人。

过朴素的生活,越是朴素、简单,越是容易接近幸福。

如果海子真的能做到喂马、劈柴、周游世界,然后只关心粮食和蔬菜,他不会走向山海关。

从前也见了那山,也见了那水,却如陌生人。

如今所见,依然还是那山,依然还是那水,却如同知己。

岁月真的是神奇的东西,让你在它的河边,濯足、洁面、养眼、清心,你一天一天地有了觉醒力,慢慢自一片混沌懵懂中,初初睁开双眸,看到了你心中所喜欢的那山、那水。

我们在物质的世界里风尘仆仆,却在精神的荒野里,渴望着轻衣还乡。

每个人心里的故乡都是不一样的,但每个人精神的故乡都是相似的。

那一个故乡叫做——初心。

最近看一本书,名字叫《杂草记》。

喜欢书里一句话:世界上没有一棵草的名字叫杂草。这是一种尊重,哪怕是对最卑微的草。

后来,在朋友的微信圈看到有一种识草神器叫“形色”,把你见到的草拍下来,它就能立马识别出来,我最先拍的草叫“水苏”,长在水畔,开着一串串的水红色的碎花,很普通。

以前不认识的草,现在识了很多:紫苏、益母草、婆婆丁、蛇莓、二月兰……

当你身处喧嚣,你的世界就越来越小,都被不相干的人,不相干的事挤占。

当你回到安静,你的世界反而会越来越大,花的世界,草的世界、山的世界、水的世界……全都对你敞开了心扉。

听潘小平的讲座,很受用,她是个有魅力的女汉子。

坦诚得可怕,她说:我好为人师;我很骄傲地说;我这人文字太泼辣了……之类。她说,文字就是一条欢蹦乱跳的鱼,按也按不住。

这些完全不加掩饰的自信和自知,无不在证明着她内心的强大和内在的豁达坦荡。

但最触动我心弦的,还是那一句:当秋风起时,你还会流泪吗?

一个写字的人,内心必然是柔软善感的,如果,一个连自己都无法打动的人,还如何用文字去打动别人?

秋风起时,你还会流泪吗?我不禁问我自己。

如果,一定要用一个词来概括我在世间的感受,我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感恩。

无论我经历过什么,都已经成为了过去,而所有的过去,都是对现在的成全。

我喜欢那些兴致勃勃地活着的人,喜欢身边有那么多兴致勃勃地活着的人。

只因为早晨第一缕阳光不小心洒落在她养的那株吊兰上,只因为蓝底的桌布上偶然落了一瓣粉色的花,只因为路过一级台阶时遇到一只努力的蜗牛,只因为恰好在午后泡了一壶汀溪兰香。只因为骑车晚归在桥上看到那一轮落日……便觉生活真的太美。

我喜欢他们爱着生活中那些细碎的美,沉浸在生活那些细微的美丽中。

经历沧桑而不沧桑,懂得世故而不世故,然后,你的世界便只剩下美好和感恩。

王玉洁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