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故乡河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09-20 00:47:48
查看数0>

故乡的河,清澈而幽远。静静的流水,逝去了无情的岁月,却带不走绵绵不绝的乡思。

村前的黄陈河源于石涧境内的山脉,向东蜿蜒数十公里一直通到黄雒河,河面最宽处有三百来米,最窄处不足五十米。平静的河面上来往着各种船只,有纤巧的腰子盆,轻捷得如一片飘零的落叶;有摇着双橹的小船,不疾不徐地划过河面;也有装有柴油机的机帆船,咚咚咚地响着,船尾冒出一股股浓烟。每当听到咚咚的声音,孩子们便一窝蜂地拥上河埂,看机帆船在河面上犁出一道优美的水纹,然后有节奏地向两岸扩散开来,掀起的波浪拍打着河岸。那些神秘的褐色的船只转过几道弯,很快就从我的视线中消逝,河面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后来,我寻个机会上船看个究竟。顺着船舱的舷梯爬到光线昏暗的舱底,狭窄的舱内安着一个简陋的家,锅碗瓢盆、床铺之类的应有尽有,船家的生活看似逍遥实则十分辛苦,他们常年奔波在城乡之间,尝尽了世间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奶奶曾不止一次地说过:行船跑马三分命。年少的我不太理解她的话,只知道船家的孩子多,但绝不会全留在船上生活。我的邻村就有一户船家,父母除带上年幼的孩子跑船,其余的孩子就住在岸上简陋的房子内,一家人一年难得见上几回面。

夏季送粮的场景十分热闹、壮观,机帆船早早地停靠在村口的码头上,全家老少齐上阵,扛的扛,抬的抬,挑的挑,岸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稻包。一袋袋作了记号的稻包被搬上船,再整整齐齐地码到船舱里,河水在一寸寸地逼近船舷。临行前,男人们站在水边擦洗身上的汗渍,再换上一件干净的衣服。得到家长的准许后,孩子们像一只只敏捷的猫蹿上了船。起锚,点篙,船儿缓缓地启动了。望着岸上黑压压的送行的人群,送粮的人心底涌起一股勇士出征的豪气。

船行在弯弯曲曲的河道上,岸上的房子飞快地抛向身后,河面上吹来一阵阵清凉的风,夹杂着水草的气息,船头不时溅起一串串晶莹的水珠,落在一张张憨厚的笑脸上。路上不时遇到送粮的船只,相互之间挥手打个招呼。约莫半天的工夫,船行到黄雒码头。码头停着大大小小的货船,农民们将一袋袋粮食搬往粮站,然后汗流浃背地等候过秤。中午时分吃个便饭。孩子们也算开了眼界,满街的新奇玩艺,还有各种诱人的零食,最吸引他们的还是五分钱一支的冰棒,嘬了一根又一根。

日子逐渐好起来了,许多人家推倒土坯房,翻盖起砖瓦房或楼房,船老大又忙碌起来,一艘艘吃水很深的货船停靠在岸边,男人们拿起木杠,扁担,麻鞭,竹筐,抬石头,挑砖头,搬钢材,吱吱呀呀,嘿呀嗬嗨,各种悦耳动听的声音交织在一起,整个村庄沸腾起来,空气里弥散着浓浓的汗腥味和烟火味。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清澈的甘甜的河水也真是养人,家家的男娃女娃生得水灵灵的。每天清晨,河边就传来一片捣衣声,唤醒了沉睡的村庄。忙碌的一天从河边开始,担水的,淘米的,洗菜的,洗衣的,手里忙着活,嘴里却不闲着,逗趣引来的一阵笑声,吓得水跳旁的小鱼儿四处逃散。

黄陈河盛产鱼虾,网鱼捕虾是老祖宗留下来的技能,村里家家户户有渔具、腰子盆。渔民们轻捷地划着腰子盆,寻一处平静的河面挽住盆,再一绺一绺拨下细如发丝的鱼网。鱼网的网眼大小不一样,渔民们根据插入的手指数,将鱼网分为插一、插二、插三……大小不同的鱼,使用插数不一样的鱼网。五六个小时过后,渔民们开始起网,白条条的鱼儿像铃铛一样挂在鱼网上,一股令人亢奋的鱼腥味迎面扑来。捕虾用虾笼,也有用虾罾的,用熟麦面抟成丸子一样的诱饵,虾儿难抵如此诱人的香味,一个个钻进渔民布下的天罗地网。

河里还有螺蛳、河蛏、河蚌。夏天,孩子们赤着脚,顺着河沿摸螺蛳、河蛏,半天下来,就堆满一只塑料盆。有时,孩子们结伴游到淹没的河滩上,脚尖才能够到温软的淤泥,水底下生长着绿油油的水草,头顶上飘着朵朵白云。世界似乎静止了,静得只剩下自己。孩子们推着木盆,用双脚在水底扫,脚踩到河蚌后,一个猛子扎进水底,将摸到的河蚌高高地举过头顶。

枯水的冬季,河滩完全裸露出来,孩子们在河滩上奔跑,捡拾来不及退走的螺蛳、河蛏、河蚌。这时节,各个村开始筑堤围堰,几台水泵昼夜抽水,村民们轮番上阵,河水抽干后,村民们穿上雨裤,下水捉鱼,鲫鱼,鲢鱼,鲤鱼,青鱼……鱼儿堆满岸,岸上站满人。主妇们提着竹篮前来分鱼,每个人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多年后,我仍时常想起,那清粼粼的水,悠然的船儿,鲜美的鱼虾,还有乡亲们朗朗的笑声。

季宏林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