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蔬菜遇到花草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08-16 00:17:14
查看数0>

我家后院很宽敞。中间一块水泥地,左边种着青菜韭菜苋菜空心菜等低矮蔬菜,右边是各种花草,错落有致,蓬蓬勃勃。沿台阶下个小坡,路左一大片花龄五十年以上的芍药,路右生长着黄瓜丝瓜豆角西红柿等,都搭着高高低低的架子。院尽头,几竿翠竹掩映着一条小水沟,沟那边,绿色的田野一望无际。

院中,桃树、枣树、栀子花树、无花果树、桂花树、梅花树各一,边边角角,见缝插针地栽着花草,一棵棵,一丛丛。

菜地是我妈的天下,花草树木则归我爸统驭,蔬菜和花草们经常为争夺地盘而发生战争,双方的主人也披挂上阵。我妈体胖,嗓门大底气十足。一跺脚,水泥地都要抖三抖。我爸瘦削,话语少,一着急还容易口吃。对我妈的汹汹气势难以招架。可奇怪的是,几乎争吵总是我爸获胜的次数多。我爸胜了,花草们也跟着得意,花开得愈加繁茂、香艳,枝叶在风中飒飒摇曳,很是轻狂。

我爸聪明,作为胜者,他会不动声色做些小妥协,于是,蔬菜和花草们又握手言欢,相亲相爱,我家后院呈现一派和谐共处、繁荣发展的大同景象。

危机总在不经意间到来。某天,我爸不知在哪儿弄来新的花苗,这家伙挺娇贵,挑居处:肥沃,阳光通透,视野还要好。我爸巡察一番,将目光投向我妈的领地。不料,中途撞上我妈那双虎视眈眈的眼睛,她早已开启守土的应急模式了。

短兵相接,我爸败下阵来。到底是读过书的人,有计谋。我爸将宝贝花苗用湿泥裹好,搁在厨房水池下面,净手,整衣冠,坐到小板凳上给我妈讲故事。

我妈小学二年级肄业,识不得几个字,看不了书,但骨子里热爱文学,尤喜听故事,恰好我爸是个讲故事高手。年轻时,我爸自觉自愿、上赶着为我妈讲故事。自打家里有电视机后,我爸讲故事兴致大减,只在停电的夜晚敷衍说两个,我妈依然听得兴致勃勃。

现在,为了一株花,我爸重拾旧艺:不表那前朝后汉,不叙那儿女情长,单说这青松岭上,住着一位花神娘娘。随着情节的深入,我妈沉迷其中,渐渐放松了警惕。待说到今日这花儿便是那神通广大、护佑人间的娘娘的子孙后代,我妈竟忍不住向水池下的花苗投去温柔一瞥。然后,我妈洗衣服,我爸帮她晾,我妈做饭,他打下手。最后,你懂的,我妈缴械投降,把那些蔬菜给气的,脸儿青的青、黄的黄、红的红。

那株白牡丹大约也是这么来的,她一个人占据着菜地中心,还围了一圈小竹条作篱笆,这简直就是黄金地段的别墅呀。

我妈也觉得愧对部下,为了安抚她们,更加精心伺候,有时气哼哼地训我爸: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哪一日能离得蔬菜?你那些花草能当饭吃啊?

今年春天,我爸又发动了“侵略”。这次,战争级别最高。我家有一口大水缸,那是我妈专门用来蓄水的。某日,趁我妈不在家,我爸把水缸移到后院,放在他的地盘上,种入莲子,为防孑孓,又在缸里养了吃孑孓的小鱼。

我妈回来后,砸缸与护缸,战争激烈。此处省略数百字,反正他们一个多星期不说话。据我弟弟说,那阵子家里那个冷呀,冷得人直打哆嗦。

记得我上小学时,我爸就有种种“败家”行为:把家里最豪华的陶制大洋锅子做了兰花盆、拿一斤酒换人家漂亮的空酒瓶回来插花——这次,我也觉得他过分了,可以到街上买一口大缸啊。我爸却理直气壮:到街上看了,都不如家里这口缸好看、合适、般配。瞧,他还挺会整词儿。

端午节回家,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几枝粉红花蕾从那一缸圆润的碧荷中钻出,蜻蜓斜飞。虽然我妈盯着,期待我主持公道,我还是说不出一句责备我爸的话,反而随口吟了几句诗文。

今天早上回去,荷花在晨风中摇曳,清香弥漫。我妈领着邻居婶娘们欣赏,她脸上露出孩子般的喜悦。

我爸坐在小板凳上吃粥,头都不抬,心里可得意着呢。婶娘们又夸我妈的菜种得好,我妈一激动,拿出几个塑料袋,让她们随便采摘。

一时间,蔬菜和花草们笑容满面,彼此凝望,目光里充满深情。

刘晓燕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