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晚

来源:芜湖新闻网—芜湖日报编辑:徐涧发表时间:2017-08-09 01:29:11
查看数0>

夏天的傍晚,风舔过大泡桐那么高的江堤,就到了外婆的竹床上。

竹床上放着几样小咸菜,是咸豆角、腌雪里蕻、酱瓜。搪瓷的大脸盆里盛着白粥。小舅只比我大两岁,我们围着竹床追打着玩。外婆在端碗筷,三舅帮着端板凳椅子,大舅长兄如父,家长一般已经坐在竹床边。二舅还没来,所以外婆的步子缓缓的。

屋子西边,有泼泼洒洒的水声,二舅在洗澡。他在杏树底下洗澡。外婆家三面都被庄稼地和池塘包围,只东面一条羊肠小路通向邻家和大路,所以天渐黑时,屋子西边洗澡还是很安全的,没有外人会经过那里。而我们,听着水声,自然不去那里。

啪——我们听到一盆水被响亮泼掉,猜到二舅的澡洗好了。二舅那时是学徒,每天跟着师傅干活,到晚回家一身臭汗,所以他都是饭前洗澡。

二舅穿着短裤走到竹床边,身上散发着香皂的味道。他光着膀子,胸腹长有一畦护胸毛,黑黝黝的。

泡桐树上的蝉已经歇了嗓子,萤火虫从沙地上飞过来,在我们身后的篱笆上高高低低地绕飞,然后又飞远了。一会又有几只萤火虫飞来,相似的飞行轨迹,也不知道是否有回头客混在其间。

二舅刚订婚不久的未婚妻也来了,蓝色短袖衬衫下面是半身裙,微胖。她亲昵地坐到二舅身边,似乎心里盛开了许多花儿,满脸笑容。我们看出她是无限喜欢二舅的。外婆问她有没有吃过,她答说吃过。外婆让她再添一点,她果真就拿起二舅吃过的碗盛粥来吃。我看她吃粥,感受到她深深的欢喜,深过夜色。

吃过,她抢着帮外婆收碗。二舅去屋子里摸了件背心,边走边套。然后,未过门的二舅母甜蜜傍着二舅,穿过东边“之”字形的羊肠小路,散步去了。我猜到,他们肯定要去江边,江堤上风大好乘凉。

外婆用抹布仔细抹竹床,竹床干净后,我和弟弟就爬上去了,或坐或躺。弟弟坐不住,很快就被小舅给吸走了,他那时崇拜小舅,整日做小舅的尾巴。三舅不知什么时候也遁去。大舅也和大舅母回了自己的新家。

就剩下了我和外婆。我躺在竹床上,外婆坐在我脚边,摇着大扇子,说着三四十年前的旧事。三四十年前,她和躺在竹床上的我一般大。日本鬼子经过她的村子,抓鸡杀来烧吃,叫她来添柴烧火……她中年丧夫,日子艰难,但她从来没跟我哀叹过。

我躺在竹床上,听着遥远的旧事,仰面看天顶的星星,挤着挨着亮着,也是一幅大家庭的图景。夏虫在木槿篱笆的脚下千头万绪地叫起来,虫声让我觉得耳朵凉酥酥的。

三舅回来了,进了屋子。一同来的,还有三四个黑影子。屋子里灯亮了。我爬起来,跟着外婆进了屋。桌子上一个大西瓜,胖得像土匪。外婆赶紧问哪来的,屋子里一阵窃笑后,不知道是谁答说是偷来的。外婆就要责打三舅,三舅一让,辩解道,不是我。

有人已经从厨房摸出菜刀,在桌上切瓜,咔嚓一声,红色的汁水随着裂口淌出来,淌到桌子上,在桌子上蜿蜒流着,滴答滴答地滴到地下。我们围着西瓜,围着切瓜的人,寂静无声,如对远古祭祀礼仪。

门被推开,吓我们一大跳,是小舅和弟弟。有人摆手示意不要大声。他们也很快看到了桌子上的瓜,面露惊喜。

那一晚,每人一两片西瓜,我和弟弟因为小,比他们吃得又要多些。

瓜是外婆家屋西边的一片西瓜地里的,地头有瓜棚,日夜有人看守。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偷来的。

我吃过西瓜,待人散了,继续回竹床上躺着。我的肚子甜蜜蜜的,水汪汪的,可我的心里隐约有害怕。好像西瓜在我肚子里不断巡逻,我下意识将双手盖在肚皮上。

后来,舅舅们渐渐各自成家,我也大了,外婆也走了。那夜的瓜,后来再也没有吃过。那晚的江风那么柔那么凉啊!

许冬林

相关新闻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