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用诗歌把自己留在了故乡

来源:芜湖新闻网—大江晚报编辑:张清晨发表时间:2017-12-14 23:25:37
查看数0>

“当我死时,葬我,在长江与黄河/之间,枕我的头颅,白发盖着黑土/在中国,最美最母亲的国度/我便坦然睡去,睡整张大陆/听两侧,安魂曲起自长江,黄河/两管永生的音乐,滔滔,朝东/这是最纵容最宽阔的床/让一颗心满足地睡去,满足地想……”这是50多年前,时年37岁的余光中写下的诗作。昨日,在度过89岁寿辰一个多月后,诗人告别了这个世界。

从文学艺术维度上看,余光中是一个复杂而多变的创作者。他的作品横跨诗歌、散文、评论、翻译“四度空间”,皆有不俗成就。但给他带来很高知名度的,是多年来他在作品里写下的绵绵不断的乡愁。那首被编入中学语文教科书的《乡愁》,凭借朴直而富有韵味的表达,成为一代代国人心中的经典记忆。余光中曾在南京的一次座谈会上说:“我是台湾作家,我也是南京作家,也可以说是福建作家,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我是中国作家’!”可以说,对祖国山河以及传统文化深沉的爱,是余光中获得大量读者的重要因素。

优秀的作品,是一个艺术家留给世界最珍贵的礼物。它们有着穿越时空的魔力,可以让一个人长久地留存于后世人们的记忆之中。此刻,让我们谨以重读经典的方式,表达对余光中先生的缅怀与敬意——

“传说北方有一首民歌/只有黄河的肺活量能歌唱/从青海到黄海/风/也听见/河/也听见”(《民歌》)

“鼓浪屿鼓浪而去的浪子/清明节终于有岸可回头/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一百六十浬的海峡,为何/渡了近半个世纪才到家?”(《浪子回头》)

“……只为了一首歌槌打着童年/槌在童年最深的痛处/召魂一般把我召来/来梦游歌里的辽河、松花江”(《只为了一首歌》)

“我的血管是黄河的支流/中国是我的中国”(《敲打乐》)

“用十七年未餍中国的眼睛/饕餮地图,从西湖到太湖/到多鹧鸪的重庆,代替回乡”(《当我死时》)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