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 | 第一商贩年广久卖瓜子 致富路上三次入狱

来源:大公报编辑:侯晶晶发表时间:2018-08-20 15:00:14
查看数0>

图:年轻时的年广久在收购生瓜子/资料图片

年广久是“傻子瓜子”品牌创始人,他的出名,不只是因为他在1976年就凭卖瓜子赚取上百万元,也不只因为他曾经三次获罪入狱,更重要的是因邓小平多次在高层提及此人并收入《邓小平文选》而闻名全国,号称“中国第一商贩”。他个人命运的起承转合,见证了内地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历史,亦暗合了中国改革开放事业的披荆斩棘。年广久在接受大公报专访时表示,自己一生最感激的人是邓小平,而最值得庆幸的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代。

1937年,年广久出生于安徽省怀远县一个贫寒农家,9岁随父母在安徽芜湖摆摊卖水果,早早就学会了街头叫卖。1963年,他因贩卖板栗被定“投机倒把”罪入狱一年;1966年,又因卖水果被称是“牛鬼蛇神”,关了20多天;1991年,他以流氓罪判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他的一生十分坎坷。

街头叫卖摸索出“傻子”经营学

年广久回忆道,1967年他跟着一位丁姓老人学会了炒瓜子,这便是他踏足“瓜子行业”的开始,随后他从卖水果转行卖瓜子。“白天在车站码头摆摊,晚上就到电影院。打击投机倒把的人来了,我就走,他走了,我又来。”说起当年街边卖瓜子的情形,年广久笑呵呵地称,“只有‘游击战’才能战胜当时对个体买卖的管制。”

年广久卖瓜子得了一个“傻子”头衔:人家买一包,他会另抓一把给人家,这是他生意兴隆的源头之一。于此,年广久在他的“傻子”瓜子事业上一做就是十多年。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我觉得机会来了”,年广久说,1981年底,年广久与次子年强在芜湖郊区租地建厂房,办起芜湖第一家私营企业──傻子瓜子厂。而这一时期,芜湖已出现十多家或国营,或集体、个体的瓜子厂,竞争激烈。1982年,年广久决定降价销售,每斤瓜子从2.4元降到1.76元,虽然每斤瓜子的利润只有一毛钱左右,但薄利多销,高峰时一天就有2万元的纯收入。“经商一定要创新,这是市场需要。”年广久说。

邓小平点名保护的“傻子”

通过这一次降价促销,傻子瓜子在同行中异军突起,并成功打入上海、南京、合肥、武汉等十多座城市。而从上世纪70年代末到80年代初,因经营规模不断扩大,年广久雇工的人数从起初的10多人发展到100多人。“工人一个月能拿90块钱工资,是当时干部的3倍,喝得起茅台。”年广久说,当时国家有个体户用工不得超过七人的规定,所以很多人开始说他是“资本家”、“剥削阶级”。

1984年,为了能够顺畅地获得原料,同时摘掉“资本家”的帽子,年广久选择与芜湖当地的国有企业成立联营的“芜湖傻子瓜子公司”,总投资30万元,他出任总经理。

但不久后公司产品滞销,工人3个月发不出工资。年广久回忆道,当时不少行业都在搞有奖销售,这让他很动心。“要搞就搞全国最大的。”于是,傻子瓜子也推出了有奖销售,头奖是一辆轿车,奖品总价值达8万元。

促销17天,傻子瓜子在全国30多个城市一共售出476万斤,销售额达700多万元。但随着有奖销售活动被国家叫停,傻子瓜子陷入了困局,因奖品无法兑现,公司遭遇退货潮,损失达95万元。

随后,年广久被起诉犯有贪污罪。1991年,年广久案一审终结,因贪污证据不足,他被以犯有流氓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刑三年。1992年初,邓小平南巡讲话提到“傻子瓜子”。当年3月份,年广久出狱。此后,他东山再起,重新经营“傻子瓜子”。

说起自己的过去,年广久称:“坐牢学到的东西很多。”首先学会了做人,然后学会了“看政策”,同时学会了研究市场,以及通过坐牢能看出“谁爱不爱我”。

81岁还站瓜子柜枱

图:年广久还保留着称完后“多抓一把”的习惯/网络图片

如今的年广久已是耄耋之年,但他依然在店里站柜枱。有人驻足,他站起身笑脸相迎;顾客挑好后,他熟练装袋称秤。称完打结之前,他又从柜枱里抓起一把瓜子塞进袋中─自年幼跟随父亲卖货,他就有“多抓一把”的习惯,这个习惯保持了70多年。

“我已经不管公司的事情十多年了,孩子们都有本事,希望他们爱党、爱农民、爱企业,搞好经济。”年广久表示,他现在仍然会关注市场行情,“年轻一代还需要我指导。”

“市场好坏在我们手里。市场怎么搞好?一要看政策,二要看农民。现在市场是乱,但乱不要紧,要把握当中好的机遇。”年广久说起自己的市场研究心得,并倡导中国的炒货企业要“改革再改革”,努力开拓国外市场。

“我们在美国就有农场,中国企业应该走出去。”此外,他介绍,自己的身体十分健康,同时,他每天锻炼,坚持走路、散步,“五里路内不坐车”。在散步期间,与遇到熟人聊天,亦是他现在获取外界讯息的重要途径。

坚守专卖店模式应对电商冲击

图:年广久和太太仍在亲自经营安徽芜湖步行街的傻子瓜子专卖店/网络图片

1992年出狱后,年广久一无所有,他到处借钱希望东山再起。筹集到启动资金后,他以10万元一年的租金在芜湖市区租了一个门面房,开起了傻子瓜子专卖店。得益于品牌积累的好口碑,专卖店第一年就赚了53万元,第二年赚了100多万元,第三年赚了600多万元。

尽管傻子瓜子再次崛起,但近些年已被“洽洽”瓜子、“三只松鼠”等全面超越,外界普遍认为,这是因为年广久僵化的经营思路让企业错失了进军商超、电商等而导致的。

然而,年广久却不这么认为,他不服输地说:“在现在的瓜子品牌中,只有我们年氏在稳步前进,怎么也打不倒”。而且他认为专卖店模式比商超、电商的优势更多。“专卖店的资金回收快,早上出去500万元,晚上就回来了,但产品进商超后,资金回笼慢。此外,因为商超企业本身的经营就存有风险,这样给自己的资金带来的风险就更大。”

“网上做生意有人笑,有人哭。”年广久说,网上的东西参差不齐,“大部分顾客或许不会为买了三、五十元的劣质商品而去投诉你,但下次绝对不会再相信你了。”他称,专卖店卖东西是与消费者“面对面”互动,东西看得见、摸得着,而“顾客买得放心,回去吃得快活”则正是他经商的追求。

同时,年广久认为,电商的发展对实体市场不利,“网上购物顾客不出门。只有顾客出门,市场才有人流量,也会带动其他的消费”。

邓小平三谈“傻子瓜子”

图:年广久(右一)在检查瓜子质量/资料图片

1982年4月间

邓小平听到傻子雇工多,引起一些人对姓“社”姓“资”的争论,反映大,有人主张加以限制时说:“不要动他,先放一放,看一看。”

1984年10月22日

邓小平在中顾委第三次全体会议上说:“你解决了一个‘傻子瓜子’,会牵动人心不安,没有益处。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1992年年初

邓小平在南巡讲话中再次谈到了“傻子瓜子”问题:“农村改革初期,安徽出了个‘傻子瓜子’问题。当时许多人不舒服,说他赚了一百万,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像这一类的问题还有不少,如果处理不当,就很容易动摇我们的方针,影响改革的全局。”(来源:芜湖傻子瓜子博物馆)

年广久致信邓小平表谢意

敬爱的小平同志:

您好!

我们是安徽芜湖“傻子瓜子”的经营者,今年年初,您在南巡中讲到了我们“傻子瓜子”,我们感到好温暖、好激动。您是对全国人民讲的,但对我们更是极大鼓舞。光是今年下半年,我们“傻子瓜子”就新建了13家分厂,生产了700多万公斤瓜子。这都是由于您的支持和您的政策好!从经营“傻子瓜子”以来,我们已向国家交纳了200多万元的税,向社会提供了40多万元的捐赠。但我们还要兢兢业业地继续做“傻子”,为顾客提供更多味美可口、价钱公道的瓜子;我们还计划更大的扩大经营规模,把“傻子瓜子”打到国际市场上去,为国家多作贡献。

敬爱的小平同志,我们时时铭记着您的恩情,在这新春佳节快要到来的时候,特地寄上几斤瓜子给您尝尝。这是非常微薄的礼物,却代表了我们对您的深深的敬意,希望您能喜欢。

衷心祝愿您新春快乐!健康长寿!

傻子:年广久

小傻子:年金宝、年强

1992年12月30日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