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芜湖架起公益“彩虹桥”

“你在课余时间喜欢做什么呀?”

“打排球和画素描,还会跳舞和弹琴……”

近日,记者跟随团安徽省芜湖市委工作人员来到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小元(化名)家探访。这个11岁的小女孩兴奋地接过学习用品套装和零食大礼包,脸上绽放出如花的笑容。

小元的父亲曾服刑,母亲离家出走,她一直跟爷爷奶奶生活,上五年级的她平时习惯“宅”在家里。据小元的奶奶介绍,孩子很喜欢跳舞、画画,但老俩口的退休金无法负担她报兴趣班的费用。去年以来,社工经常来走访,还带她外出参加公益活动。久而久之,小元打开心结,愿意和哥哥姐姐们聊天,还将自己的素描画拿给大家欣赏。

受社工帮扶影响,今年,小元的奶奶还特地报名参加了社区公益组织,回馈社会。

入户走访和帮扶是团芜湖市委“彩虹桥”项目的日常工作。从2018年起,团芜湖市委承接了市委政法委牵头组织的社会治理服务项目,在全市范围内采集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信息,建立档案数据,开展家庭探访,组织系列活动,为孩子们送上关爱。

事实上,在摸排的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中,小元的性格和家庭情况还算“说得过去”。一名社工向记者回忆,有个17岁男孩,父亲因故意伤害罪被判有期徒刑18年,母亲去世,孩子不愿意上学,沉迷游戏,经常和家里人闹,甚至扬言要自杀;还有一个孩子和奶奶生活,但早早就辍学打工,社工走访时经常见不着他。“但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个孩子的‘最大愿望’:非常思念父亲,只想去看看他。”

安徽农业大学组织的一次抽样调查表明,有55.1%的服刑人员子女仍由母亲照顾,35.5%由爷爷奶奶照顾,其余由父亲、亲戚照顾,或者处于失管状态。

由于此前没有建立专门针对这一群体的数据库,因此在全市范围内找到这些“特殊”的未成年人并不容易。市委政法委提出明确要求,对全市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进行大排查,将真正需要帮助的未成年人纳入服务对象,为长期开展跟踪帮扶和综合治理工作打下基础。

团芜湖市委权益部工作人员陈林介绍,2018年项目刚实施时,出现过大量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比如,有的人已经出狱或者获得减刑假释,却没能及时了解相关情况。

“摸排信息和信息甄别是个麻烦事,服刑人员分布在省内外,我们联合司法系统,征求公检法意见,组织各级团组织深入村、社区走访调查,初步建立起服刑人员及其未成年子女数据库。”陈林说,今年,团市委优化项目,引入具有专业资质的芜湖海星社会工作服务社进行专业指导,进一步核实服刑人员及其家庭信息,最终确定79名服务对象。

随后,团市委又对79人做了精确划分,分为“父母刑期长、重”“家庭不全”“不随父母居住及家庭较健全”和“无需过多介入”四类,分类制定帮扶策略,定期分析社工服务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提出解决办案。

“有一次,社工带了一大包零食去孩子家,发现孩子竟然从来没吃过这些零食,让人心疼。”陈林介绍,此后,社工组织每次走访时,都会带一份孩子喜欢的礼物,还会组织团队拓展和进行心理辅导。

“社工走访时,也面临很多困难,与不知道家长服刑情况的孩子交流时,注意沟通的内容和技巧;与不愿意表达的孩子交流时,要慢慢引导。”芜湖海星社会工作服务社负责人、安徽师范大学社会工作专业教师王杰认为,如何让孩子敞开心扉、让监护人接纳关爱至关重要,这也是对社工团队服务能力的考验。

新希望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工作人员邹帆回忆,她第一次走访一个患有羊癫疯的16岁女孩时,刚问了一个问题,孩子就哭了。社工了解到她学习很认真,爱看书,就给她送了书架和书,带她一起动手组装书架。

后来,女孩会主动联系邹帆,向她倾诉心中的困惑,分享成长的喜悦。现在,不少孩子都会和社工保持联系。

结合走访经历,芜湖市向日葵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李惠认为,部分服刑人员子女学习和生活习惯不太好,但是抗挫折能力比较强,社工要耐心一点,感染、引导他们,转变孩子和家长的思想观念。

“对这个群体的帮扶是个长期的过程。”在王杰看来,“彩虹桥”项目发挥专业社会机构优势,用柔性方式传递关爱,有利于监护人和孩子敞开心扉,让社工获得更多信息,提高实际效果。

“这项工作是做‘人心’的工作,用情感做纽带,有别于传统的行政化帮扶手段。我们将服刑人员未成年子女家庭情况汇集起来,发挥团组织优势,再引入专业社会力量,搭建平台、形成合力、精准帮扶。”团芜湖市委书记郝代伟介绍,“帮扶这些孩子健康成长的同时,也能感动其正在服刑的父母,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服刑结束后更好地融入社会”。

他表示,该项目会根据服务对象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创新。“项目会持续实施,不断跟踪孩子成长过程,将孩子受到的心灵伤害‘熨平’,这对小家庭和大社会都是有益的。”

(记者 王海涵 王磊)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