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门戴口罩,外卖用酒精消毒,几乎不去公共场所,他怎么感染的?

在北京市公布的6月20日确诊病例中,一位来自海淀区八里庄街道的男性病例没有新发地关联史,也不是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在目前公布的信息中,似乎无法找到这位病例的感染原因。 记者近日采访到了该病例的流调人员——北京市海淀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梁金博,他揭秘了该病例的流调过程。

梁金博在海淀区玉泉东市场外环境涂抹采样。(受访对象供图)

梁金博说,这位患者很有防范意识,出门都戴口罩,几乎不去公共场所,外面买的东西和外卖都会用酒精消毒,也没有接触过确诊病例,更没有去过像新发地这样的农贸市场。 “他当时自己也很纳闷,防范意识都这么强了,怎么还会被传染。”梁金博的第一次流调就这样无功而返。

后来,梁金博求助大数据支持,通过大数据结果再去找这位病例核实。在核实过程中,发现他曾去过丰台区。在第二次更细致的流调过程中,病例回忆起自己曾去过丰台区的一个活动室和一个商场 ,并且在商场里吃过海鲜,这个商场离新发地有六七公里。梁金博马上请求北京市和丰台区疾控中心协助调查,对活动室和吃海鲜的商场进行采样调查,其中商场是重点调查区域。第一天小范围的溯源采样结果显示,在该商场地下超市的一个冰柜外表面发现了新冠病毒弱阳性样本,活动室并没有发现阳性样本。

“当时还挺兴奋的,感觉离找到传染的源头更近了一步。”第二天,北京市疾控中心和丰台区疾控中心进一步开展调查,并扩大采样,但令人遗憾的是,结果显示全部为阴性,之前的弱阳性样本再经过复核结果为阴性。流调的线索到这里又断了。

在调查丰台区这家商场的同时,另一个风险较低餐馆的溯源工作传来了好信息。经过调查发现, 这位病例发病前曾在北京郊区的一家餐馆和另外一名确诊病例共同待过十几分钟,但是二者之间并不认识。 至此,一颗悬着的心算是放下了。

梁金博说:“有的时候溯源工作就是这样,传染源在一些可能性相对较小的地方被发现,所以我们的溯源工作绝不会放过任何一种可能性。”(因为这个餐馆不在海淀区,流调消息由北京市疾控中心告知梁金博——记者注)

1991年出生的梁金博在海淀区疾控中心的传染病地方病控制科工作,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他一直在抗疫一线工作。随着前段时间北京疫情形势缓和,6月10日,海淀区疾控中心刚从“战时”状态恢复到正常工作节奏,6月11日,梁金博便接到通知要参与“西城大爷”在海淀区密切接触者的调查工作,于是他又投入了新一轮的战斗。

今年是梁金博参加工作的第6年,在他心里,传染病的防控工作是一项可以关系到整个国家安全层面的工作,非常重要。平时的流调工作主要以流感等丙类传染病为主,这一次可以参与到新冠肺炎的防控工作中,梁金博感慨:“面对新冠疫情自己挺身而出是一种使命,也是一种荣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