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变电站因新机场建设被拆 已“服役”30余年

来源:新京报编辑:芜湖新闻网发表时间:2017-12-28 05:42:16
查看数0>

  新机场跑道上最后的变电站

  已“服役”30余年,将因为新机场建设而拆除,故事将被拍成纪录片

  12月20日,大兴南各庄变电站,新机场跑道已经修到南各庄变电站门前。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

  南各庄变电站火了。

  它在北京大兴区南各庄村东南。“服役”三十余年后,从一个“不起眼”的变电站一跃为“明星”。

  即将到来的新年将被特别纪念。“南各庄变电站的最后一个新年活动,我们会邀请老员工重返变电站,讲述当年故事,回忆往昔岁月。”国网北京大兴供电公司相关负责人说。

  变电站因即将被拆而火。它刚好在新机场的西二跑道上。

  这让它不仅成为媒体追逐的焦点,还将被拍进纪录片,成为新机场电力从无到有的一抹注脚。

  明年年底前,广夏、杨各庄等5座变电站将投产,保障机场用电。南各庄变电站也将停止对新机场建设的供电,正式宣告“退役”。

  “十三五”末,北京新机场将用上依托特高压电网运输来自外省的清洁电力。

  转折

  变电站将被拍成纪录片

  谁也没想到,南各庄变电站有一天会走上镜头,甚至成为一部纪录片的“主人公”。纪录片将拍摄它如何被拆除。

  一位工作30余年的电力系统员工坦言,这么多年,没见过拆除变电站。

  但南各庄变电站刚好在新机场的西二跑道上。

  大兴供电公司变电运维二班班长赵海东已工作十余年。南各庄变电站只是他负责的17个变电站之一。“没什么特别的”,他说。

  在大兴供电公司多位电力职工的眼中,南各庄变电站甚至是“偏”、“远”的代名词。

  运维二班工作人员张猛直言,南各庄变电站给我的感觉第一个就是远,第二个就是破。赵海东回忆,刚来的时候交通不方便,只能坐长途车。“说实话,这个站其实在没给机场供电的时候,没那么特殊,为机场供电后才变得特别。”大兴供电公司运检部副主任刘文辉道出大多数人的想法。

  机场跑道,成为这个普通变电站的命运转折点。

  “真是没想到”,赵海东于2015年隐约听到这个消息。两年后的今天,仍觉得不可思议。“最开始听说大兴要建新机场,具体位置、机场跑道在哪里还不确定。附近还有一个变电站,之前也曾猜测另一个站在新机场红线内”。

  2016年,随着南各庄变电站开始为新机场输送临时电源,赵海东从心底确定了这个消息。南各庄变电站在新机场内,在跑道上。

  原本“不起眼”的变电站成为明星。

  赵海东的生活也跟着忙碌起来。记者采访南各庄变电站的故事,赵海东不经意地说,“又得再说一遍了”。在他的印象中,这已是第三次接受采访。

  成为明星的同时,南各庄变电站也被宣告“退役”。2019年9月新机场将迎来首飞。南各庄变电站也将在明年退运,隐身于新机场跑道中。

  从为新机场输送电源开始,赵海东觉得自己一直没停过。他坦言,从业十几年,从来没这么忙过。“不知道什么是休息日”。

  2016年2月23日,南各庄变电站为机场航站楼建设提供了首条10kV临时用电电源。近7个月后,第二条线路投运。

  大兴供电公司运检部副主任刘文辉曾在南各庄变电站住了两天。他回忆,赶上特殊保电时段,我们得特巡,测温、测压,随时准备处置可能的异常情况,从站外赶过来耽误时间,我和其他三个人干脆住在站里。

  2017年12月初,北京新机场东、西110kV变电站同时开工,建成后将专为新机场内部提供电源支撑。由此,新机场电网建设驶入“快车道”。

  南各庄变电站则不再为新机场供电,它开始一步步道别。

  过往

  南各庄变电站曾两次改造

  在赵海东的记忆里,那是2016年的春夏之交。白色的小花渐渐爬上周围的梨树枝头。他们扳动站内的一个大型开关,停电、拆卸电缆头。从此,南各庄变电站不再为附近的东押堤村供电。

  这是南各庄变电站的四条线路之一。每条线路的名字由所供电的村庄命名:西里河、东押堤、崔营、宋各庄。“现在,只有西里河村村民仍用这里送的电”,赵海东说,“四路负荷只剩下最后一路”。

  2018年,大兴供电公司将退运这里的最后一条电缆。南各庄变电站将不再供电。

  这里的变化让赵海东想起此前的两次改造――

  2003年10月,南各庄变电站进行了一期扩建。2007年8月,变电站更换主变容量,完成增容。

  赵海东说,增容主要为了满足周边的发展。在张猛看来,这与近几年农村地区“煤改电”不无关系。他说,因为煤改电,大兴又新投运了很多条配电线路。

  这场始于2003年的“煤改电”,成为“抵御”大气污染的主要措施。2003年至2015年,首都核心区基本实现“无煤化”。2013年,北京“煤改电”向城区周边延伸。据统计,2017年-2018年采暖季,北京地区“煤改电”户数已达到百万户。以大兴区为例,截至2017年11月,382台变压器完成增容,新建和改造高压线路超过360公里。

  在2007年的二期改造中,南各庄变电站也实现了自动化。过去,无论刮风下雨,伴随着刺耳的报警器,赵海东及队员就得实地检查设备。“自动化后简单多了”,赵海东说,“遇到问题,系统预报故障,直接诊断处理。”

  对赵海东来说,即使南各庄变电站不再送电,他还会来这里。检查站内设备是否漏油、巡视屋内设备是否异常。用他的话说,就像拿“温度计”测试内部是否发热,用“听诊器”查看设备内部有无问题。

  一切照旧,直到变电站彻底离开。

  未来

  新机场将新增外受电600万千瓦

  工作如旧,让赵海东能近距离看到新机场的变化。

  2016年年中,新机场周边立起围挡,赵海东得出示通行证才能到变电站。新机场如何从地里一点点“长起来”,都在他的照片里。“每次去都能看到机场的变化”,赵海东抬高声音,“同事的手机里有很多我和新机场的合影”。

  他朝空气比划着,回忆起来。一开始,主航站楼的地方先搭了几个铁柱,一点模样都看不出来。后来,一点点显出样子。“现在‘凤凰’的样子已经非常明显了。”赵海东说。

  800平方米的南各庄变电站有些孤零零。赵海东形容,在空旷的新机场工地内,方正的变电站略显小巧。唯一显眼的,是四周仍立着的4根37米高避雷针。站门口20余米开外,便是另一条跑道。厚达数十厘米的混凝土盖在地上。赵海东说,车已经无法开到站门口,得走路20分钟才能到变电站。

  对于赵海东来说,他对另一件事更为“挂心”。

  新机场内变电站也将由赵海东所在班组运营维护,这是北京机场内变电站首次由电力公司负责。这对于赵海东来说,是个挑战。相比南各庄变电站退运,他和班内其他队员,更多谈起的是未来如何运营新机场变电站。

  按照规划,北京新机场年用电量约8亿千瓦时,相当于现在首都机场的1.6倍。预计到2019年,北京新机场一期建成后最大负荷将达到26万千瓦,较现有地区负荷增长近7倍。国网北京电力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明年年底前,广夏、杨各庄等5座变电站将投产,保障机场用电。

  此外,所有输变电工程均建成投运后,北京新机场将新增外受电能力600万千瓦,占大兴区“十三五”电网增量一半以上。上述负责人说,届时,北京新机场将用上依托特高压电网运输来自外省的清洁电力。

  不需几秒,赵海东就能从手机里翻出一张南各庄变电站的照片。落日余晖,钢铁“伫立”。

  “夷为平地后,我还会记得,这里曾有过一个变电站。”赵海东说。

  新京报记者 信娜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