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险者的游戏:一根绳索一口气 7年探洞400个

来源:中国新闻网编辑:芜湖新闻网发表时间:2017-01-12 17:27:07
查看数0>

  比技术

  更重要的是胆识

  探洞,凭借一根绳子到达你想去的任何垂直领域。抛开技术,更重要的还是无数次探洞中积攒的胆识

  7年,他们探了大大小小四五百个洞窟。从川北、川南,到黔西南、湘西,探险队把云贵高原的喀斯特地貌摸了个遍

  大多数洞内如一座雄伟而雅致的园林,厅堂、游廊、高台、悬梯一应俱全,让人流连忘返

  一根绳索一口气,上可通天,下可达地……布点、结绳、下降,从和风旭日的山头潜入到阴冷幽寂的洞窟,成都人晋浩算是迷上了这项运动,索性辞去工作,最终将探险洞窟做成了自己的事业。

  洞中石府究竟是怎样一个天地?他形容这就跟时下热播的《鬼吹灯之精绝古城》差不多,而他和探险队成员的下洞技能,也渐渐“变现”,和摸金校尉“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相比,他们算是“三月不开张,开张吃三月”,承接一个项目,可以有两三万元收入,要吃这碗饭,他们也是跑遍了云贵川,在四五百个洞窟中起起落落,凭的全是胆识和历练。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唐睫

  探险装备

  戴着头盔、挎着保险绳、背着登山包,装满了手式上升器、胸式上升器、下降器,一套“入门级”装备价值7000多元,可以用七八年

  1

  痴迷洞窟探险的人 每月长途跋涉 找三四个洞窟练手

  2008年,在邛崃郊游,晋浩进入一个山洞,对未知的恐惧刺激了他走下去。这个深两三百米的洞窟,让他走上一条“不归路”。在国内遍寻社团、从网上搜索经验,最后辞去工作,在2010年拉扯起一支洞穴探险队,这也是四川首个探洞的户外俱乐部。

  “一开始只有六七人,医生、工程师、老板都有。”即使过了六年,队员依旧只有30多人。

  戴着头盔、挎着保险绳、背上登山包,手式上升器、胸式上升器、下降器,成了队员标配。晋浩介绍,整套“入门级”装备也就7000多元,可以用上七八年。

  前几天,探险队到什邡团年,还到附近山洞穿越了一回。每月长途跋涉找到三四个洞窟,成了探险队的必修科目,从川北、川南,到黔西南、湘西,探险队把云贵高原的喀斯特地貌摸了个遍,大多数洞内如一座雄伟而雅致的园林,厅堂、游廊、高台、悬梯一应俱全,这让大家流连忘返。“从2010年到现在,大大小小四五百个洞窟还是有了”。

  2

  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200米高处落石 像子弹一样致命

  网剧《鬼吹灯之精绝古城》热播,赢得大批拥趸,其中昆仑山下洞穴探险,高度还原了小说中的惊险场景。在晋浩看来,洞窟没有那么恐怖。

  “探洞的风险,主要由于探洞人的经验、技术欠缺导致。”晋浩回忆,2014年,英国一家纪录片拍摄公司出钱请他们去重庆泉口洞协助拍摄,这成了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从200多米高的天坑降落到底部,并不像飞虎队员从天而降那样帅气,第一个队员下去,花了两小时,等到他下降时,到了一半路程,耳边响起了“嗖嗖”的声音,“就跟电影里战场上子弹飞过那样”。上下左右漆黑一片,没有蝙蝠也没有飞鸟,晋浩借着头灯环顾一圈,才发现是上面掉下石头。他推测,上面的探险队员为了观看进度,从崖壁边往下看,踩到碎石飞下,如果被击中,就真跟中弹一样!

  晋浩赶紧朝上大声喊,“No!”考虑到回音,他只能用一个单词来喊话,上面的人根本没反应过来,石头依然在落,他只好加快速度下降,到洞窟底部后迅速寻找掩体。

  3

  分工明确的团队 力学、几何、水文、动植物学都懂

  晋浩的探险队,分为先锋组、运输组、摄影组、测绘组等不同门类。先锋组的托尼介绍,他们主要承担岩体勘察、架设绳索等任务,“要运用到力学、几何学。”他说,在岩体上打入膨胀螺丝,每一颗都关系着队员安全。

  运输组负责后勤保障,运输器材、食物等。测绘组负责对洞窟进行测量,对洞窟中的水文、动植物、化石要有一定的了解。队员们坚信,人类早期都在这些洞窟中活动过,因为在这些暗无天日的洞中,他们发现过石斧、泥碗、以及一些人骨。

  在重庆的洞穴探险队中,还有队员对地方志很有研究,发现一些遗迹后,还和当地博物馆进行合作。昨日,记者联系到重庆洞穴探险队相关人士了解到,他们在重庆发现过一个完整的熊猫头颅化石,有人出价40万购买,团队都拒绝了,而是将头颅化石捐赠给三峡博物馆。

  从爱好到职业

  两小时收入两万

  “所谓单绳技术,就是可以凭借一根绳子到达你想去的任何垂直领域。”不过,晋浩还是坦言,抛开这些技术,更重要的还是无数次探洞中所积攒的胆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晋浩也凭着这身技能,年收入十多万,他辞掉工作拉扯起团队。

  一次,一家电力公司通过网络找到他们,需要对一个岩洞进行探测。在重庆市石柱县,电力公司在架设电网过程中,遇到了一个深达一百多米的洞窟,要对洞窟地质和容量进行测绘,于是找到了他们。

  队员们来回两天,就靠下洞的两小时,数据采集完毕,收到了两万多元“佣金”。不过,在一片炸药“光顾”后的岩体,在一片碎石上找点位,也是考智力的活儿。“除此之外,景区开发也会找到我们,这些收入都成了业余活动之余的‘外快’”。

  “也参加一些科考活动,这些都是免费的。”据他介绍,团队曾到陕西紫柏山探险,在海拔1500多米的一个高山,有一个下沉的喀斯特洞穴,上面40℃,到了洞窟中就是冰天雪地了,站在冰柱旁,温度在零下。中科院了解到这个信息后,联系到他们,最后他们将图片、洞窟地貌、地形、空间大小等数据都提供给了中科院。

  方向

  积极参与社会救援

  洞穴探险,上世纪90年代最早在贵州一带兴起,在重庆,借力体育主管部门,成立了探险队伍。晋浩介绍,洞穴探险近几年发展较快,已经有1000多人参与。

  “我们也尝试过注册民间组织,但没成功。”晋浩说,因为这项运动太小众,没办法找到主管部门。身份尴尬,限制了团队发展。

  “现在很多洞穴救援都是山地救援队出马。”晋浩认为,对于洞穴形态的认识和绳索技术的掌握,他们团队更加专业,如果承担救援任务,将会事半功倍。2017年,他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工作计划,第一就是壮大队伍,第二就是力争获得官方认可,积极加入到社会救援的力量中来。

  原标题:冒险者的游戏 7年探洞400个

时刻关注本网最新讯息

芜湖新闻网 官方微博 中国芜湖网新浪微博 中国芜湖网腾讯微博
芜湖手机报 官方微博 芜湖手机报新浪微博 芜湖手机报腾讯微博
中江论坛  官方微博 中江论坛新浪微博 中江论坛腾讯微博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

金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