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大妈的“总管”

——物业水电工高礼斌的平凡小事

清晨,太阳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时,人们已陆陆续续地骚动起来。去上学,去上班,去买菜,车水马龙,人头攒动,熙熙攘攘,好一派忙碌的景象。这时,一辆自制的三轮车出现在马塘新镇小区,车上一位头发花白、面容清瘦的汉子骑着他的三轮车正朝这边驶来。“高师傅,早啊!”大伙和他打着招呼说道“昨天晚上没休息好啊?”

“唉!别提了,昨天快下班的时候,张大爷家的电灯不亮,下水道又不通,我帮他搞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完事,回到家都十一点了”。他边说边开门进了办公室坐下,接着说道“现在天暖和了,要是冬天,那就惨了。冬天天冷,油渍易冻,在管道里下不去。”正说着,电话铃响了,电话那头传来声音“高师傅,我家怎么没电了?”“我马上来。”高师傅一边放下电话一边说“李奶奶家又没电了。”他急匆匆骑上他的自制三轮车朝李奶奶家奔去。

高师傅是马塘新镇小区物业水电工,叫高礼斌,他在小区物业工作五年了。小区平日里年轻人都不在家,去上班了,只有老人在家看门,大家常常需要拿袋米或搬个东西上楼,都喊高师傅帮忙,高师傅每次都很热心,久而久之,小区的人都亲切的称他为“高管家”。

现今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剧,马塘新镇小区作为一个安置老旧小区更是如此。小区里的老人逐年增多,而且还有部分空巢老人、孤寡老人,他们生活中遇有困难,都喊高师傅帮忙,他平日里修理水电时,遇到谁家有困难也乐意帮,与小区里老人关系融洽,和睦相处,哪家有个矛盾啥的,都喊高师傅来说道说道。

高师傅家三口人,儿子在外打工,老伴没工作,他在小区物业做水电工,一个月一干多元的工资,还没有五险,日子过得紧巴巴的。但他时常帮小区大爷、大妈家换个电线、灯泡啥的,从不收钱。人家给钱,他总说“用不了几个钱,算了吧”。

一次,小区何奶奶患急性胆囊炎,疼得要命,孩子们又不在家,高师傅得知后,二话没说,立即把何奶奶送往医院,医生还责怪他“你们家长怎么搞的,再晚来一点,病人就危险了。”高师傅也不辨解,只是说“是是是。”然后忙着帮何奶奶挂号、交费、送病房,直至安排妥当才松口气。何奶奶的家人赶来时,硬要拿现金酬谢他,被他婉言谢绝,说道“小区每家的事,我都帮忙,这是我的工作。”朴实的话,无需点缀,行动是最好的诠释。

高师傅的身体也不好,前些年动过手术,如今那硕长的疤痕还清晰可见。可他总是把别人的事记在心理,怕忘记,他还随身携带一个小本本,上面写满了“张大爷的灯明天换”,“李奶奶家的下水道是不是又堵了,明天看看。”“何奶奶好久没去了,身体好吗?”他的老伴经常埋怨他“你就帮别人家的忙,我家的灯线几年没换了,你不能换一换?”他总说“还能用,再等等。”为了节约,他自己改装了这辆三轮车,每天在小区里忙忙碌碌,是个大忙人呢。

一天快过去了,大家从没见高师傅闲下来过,他总是干完东家去西家,帮过这家帮那家。为了能多带些工具,他把自己的电动车改成了三轮车。春夏秋冬,暑来寒往,他默默地工作着,不停忙碌着,为家家户户带来安宁和祥和。

高师傅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干得事值得宣传,可在马塘新镇大爷大妈的眼里身边好人就是高师傅,身边好事就是随手行善,高礼斌就是马塘新镇热心的大管家。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