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宏玲:用母爱点亮脑瘫儿的生命之灯

母爱的力量到底有多伟大?从弋江区南街社区居民阮宏玲身上,或许不难找到答案。

现年67岁的阮宏玲承受着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39年如一日地照料着一对先天性脑瘫的双胞胎儿子,用母爱点亮了孩子的生命之灯。2018年12月,她当选为孝老爱亲“中国好人”。

2月27日,记者来到阮宏玲位于利民二村的家中。穿着红色棉衣,头发在脑后简单地扎成马尾,一脸笑容的阮宏玲从厨房里迎了出来。在简陋而不失整洁的房间里,她的两个儿子缪家祥、缪家顺坐在轮椅上对着电脑下象棋,姿态有些异常的身体、不时抽动的头部,显示着他们的“不一样”。

看似平静的生活背后,藏着无数不为人知的泪水和坚持。“两个孩子都是缺氧导致的先天性脑瘫。”阮宏玲说。1980年,家祥、家顺一对双胞胎呱呱坠地,一家人欣喜不已,但不久他们就发现两个孩子的异常,“好几个月了头还抬不起来,脖子软塌塌的。”刚开始时,阮宏玲以为孩子是缺钙,但补钙后孩子情况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被认定是脑瘫的那一天,阮宏玲和爱人一下子懵了,“从生下双胞胎儿子,到得知两个孩子都是脑瘫,一下子从天堂到了地狱。”

从28岁开始,阮宏玲的生活里再也没有“轻松”二字。最初的悲伤绝望过后,阮宏玲和爱人重新鼓起了勇气:不管吃多少苦、受多少累,一定要把孩子照顾好。孩子小的时候,阮宏玲一边照顾孩子一边还要上班维持生计。家里老人无法同时照顾两个脑瘫儿,阮宏玲就把家祥交给奶奶,自己带着家顺去上班。她回忆说,当时自己在工厂做出纳,上班时整日里把孩子放在膝盖上抱着。白天带着一个孩子上班,晚上要照顾两个孩子,孩子还经常因为身体不适彻夜哭闹,在他们长到六七岁之前,阮宏玲晚上通常只能睡两三个小时。

照顾脑瘫儿,最大的难题就是“吃喝拉撒”。 直到现在,家祥和家顺快40岁了,生活依然还不能自理,吃饭、穿衣、洗澡,就连上厕所都离不开父母的帮助。伺候孩子吃喝拉撒有多难?阮宏玲拿吃饭举例说,给两个孩子准备的饭菜要松软,然后一日三餐做好后一勺勺喂,每次喂饭至少一个多小时,由于他们不能控制自己的行动,饭菜喂到嘴边还经常撒得满地都是,光一顿饭喂下来就要忙得一身汗。每天照顾兄弟俩之余再做些家务,这么多年来,阮宏玲从没有出过一次远门,身体也越来越差,眩晕、颈椎疼等毛病不时就要来“光顾”。

家祥、家顺虽然身体残疾,但在阮宏玲的心里仍像宝贝一样珍贵。“兄弟俩一个外向些,一个内向些。”看着电脑前的兄弟俩,阮宏玲告诉记者,弟弟家顺比较聪明,靠着看电视、翻字典认识了很多汉字,现在能上网聊天、写小文章,甚至还交到了一些网友,此外象棋也下得不错,白天没事时就坐在电脑前下象棋。相比之下,哥哥家祥就要内向很多,很多时候只是静静地呆着。

对于阮宏玲来说,日子就如复制粘贴一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从未改变。难吗?难。放弃吗?不。阮宏玲说,如今民生政策越来越好,家祥、家顺两人每月能够领到1000多块钱的低保金,此外还有残疾人护理补贴,政府不放弃,她作为母亲更不会放弃,“不论今后的路有多艰辛,只要我活一天,就要好好照顾儿子一天。”(记者 赵丹丹

芜湖数字报


芜湖日报

大江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