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节气物语|人生如寄

字体大小:
来源:今日芜湖客户端           编辑:许森

一直深深地怀念一位老人,那便是金庭柏先生。

2017年的国庆节,我独自坐车去了回然园,去送他最后一程。一间大厅里,站满了人,有单位组织来的,应该也有不少像我这样自发来的。大厅正面两根廊柱上一副楹联:为党为民鞠躬尽瘁丹心照日月  无私无畏光明磊落刚正炳千秋,横批:松柏长青。虽是秋高气爽,却还是感觉有些闷,可能是真闷,也可能是出于我的心理作用。哀乐低回,他的女儿哭得声嘶力竭,几乎恸倒在现场。空气中流淌着的,满满的都是悲情。

认识老先生,是在2013年秋的一个小型宴会上,当时他给我的印象是:清瘦,儒雅,爽朗,健谈。席间,有人说,芜湖经济技术开发区和长江大桥,凝结了老先生的莫大功劳。那天,我几乎没有说话,我是倾听者和旁观者。但他还是注意到我,记得他似乎是问到了我的工作单位什么的。第二年春节前夕,接到老先生手机短信,说是给我寄了一张贺年卡,提醒我注意查收。信封上的地址和收件人,是他亲笔书写,拆开信封,抬头是:岁逢甲午,序属马年。谨以拙作《马赞》一章为金兰同志祝福:

龙马主岁,马年大吉。

诸事顺心,健康美丽!

金庭柏    2014年春节

往后看,是他的诗作《马赞》。

此后三年的春节前夕,都收到他寄来的贺年卡,开头的祝福语之后,便是他的诗词作品,分别是《羊颂(水调歌头)》《猴问》《念奴娇•鸡德》。我无以馈赠,唯有以手机发出一条祝福短信。

期间,应邀去他在金域蓝湾小区的家里做客,除了他和夫人,还有帮忙料理家务的阿姨。坐在沙发上,分别与他以及夫人加了微信,聊天的具体内容已然记不太清,却是记得现场的气氛别样的轻松也欢快。在我的要求下,他家阿姨帮我们拍了几张合影。离开他家时,他送我到门口,一再说,欢迎有时间再来做客。

后来,我们偶尔的联系,便通过微信了。他的网名:车后子。这个网名真义之所指,我不知道,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便是蕴含了他为人的真诚和谦逊。之后,我邀请学养深厚的他进了一个文学群。虽然,在群里,我们彼此都几乎不说话,但是,偶尔,群里的一些消息,他会发话过来与我交流探讨。

听别人说,老先生帮助很多人解决过大大小小的实际困难。他也多次跟我说过,工作上,如果有什么需要他帮助的,尽管说出来。当然,我没有说过。

听闻他的噩耗时,我大为震惊,也非常难过。太突然了!一直以来,他说话中气十足,健康硬朗,精神矍铄,他眉宇之间总是带着浅浅的笑容,与他交往,只是觉得亲切又快意。一直觉得,他的岁月还很长……

结识他短短的四年时间,我用四个字来定义他:清,雅,智,善。一身清风,遥寄日月;一身风雅,自带竹韵;一身智慧,依然谦逊;一身善良,尘世流芳。

曹丕说:人生如寄,多忧何为?苏轼云: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这两句诗,都很平实冷静,却让我们在阅读时,陷入深深的思考。是啊,我们不过是短暂地寄居人间,何必忧愁?集清、雅、智、善于一身的老先生,生前,他是达观快乐的;想来,在天国,他也一定是恬淡快乐的。

“在沙漏和枯叶之间,我不想同精神打交道,我要的是无常,我想做孩子和花”,那天读到黑塞的这句话时,他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岁月经年,于一次又一次的怀念里回望他,觉得他有着孩童的纯净,又有着得道高僧的纯美;“看山依然是山,看水依然是水”,在经历过中间层次的“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之后,他的纯净到纯美,让人羡慕也崇敬,让人怦然心动。

【作者简介】

子薇,本名吴金兰,安徽枞阳县人,居芜湖,安徽文学院第五届签约作家,鲁迅文学院安徽中青年作家班学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发表小说、散文随笔二百万字,出版长篇小说《此情可待成追忆》《等你归来》《今宵多珍重》、散文集《你若有心,尘世温暖》等,曾获2007-2008年安徽文学奖(政府奖)、第二届鲁彦周文学奖提名(优秀)奖、金穗文学奖一等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