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慧声慧色|看见曙光

字体大小:
来源:慧声慧色专栏           编辑:许悦鋆

新到任的市局主要领导要来选派村调研,接到局办公室主任的电话通知后,我一下子就慌了神。

之前,我曾经多次跟市局办公室联系,咨询局主要领导的行踪,想知道领导何时能到村里来,得到的答案是领导很忙,近期应该没有时间。现在突然告诉我,局领导后天就到村里来,我不能不慌张,虽然选派到村以后,打交道的人多了,见到的世面大了,与人说话也知道掌握分寸了,但是市局的主要领导,却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

刚刚调走的市局主要领导,我们打交道并不多,我向他汇报过两三次工作,他总是非常非常地忙,每次我去市局找他,总看到有人在他办公室外排队,所以我要么见不上他的面,要么是三言两语就结束,根本无法谈到实质性问题,在经历了追车事件以后,我就没有再去找过他了。

新的市局主要领导才上任不久,就说要到村里来调研,这让我感动的同时,也让我比较慌乱,我不清楚对方是怎样的人,也不知道他来调研什么?我只知道他是主管局派下来任职的,据说是一位业务干部,做事作风比较踏实,至于性格等其他方面,我完全不知道,又不能巴巴地找人打听,那样会让人觉得我八卦。

寻思来寻思去,我只能跟村干部们商量,大家对本次调研格外重视,认为它关系到村里道路的修筑问题,同时也关系到我选派结束以后,回到单位的工作安排问题,要是给领导留下了坏印象,那是非常不利于发展的。由于大家以前也没经历过这种事,所以议论来议论去,也都没有想出什么好招来。我想了想,觉得应该写一份汇报材料,这样心里有个底,否则领导问起村里的情况,我一问三不知,那就实在太尴尬了。

好在还有时间,我连夜加班赶了一个汇报材料,把村里的情况进行了简单的介绍。然后,把村级道路对村庄发展的重要性,以及修筑中存在的问题,都一一列举了出来,又认真地改了好几遍,心想这样应该差不多了,到时领导过来了,我就照本宣科地读,应该不会出现大的纰漏。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原说下午到村的市局领导,上午就到村里来了,且随行的只有一个驾驶员,这让我颇为惊讶。村干部们更是手足无措,甚至来不及向镇领导报告,只好先将局领导迎进会议室里,由村书记和我负责接待,村主任则忙着向镇党委书记报告,毕竟选派单位的主要领导到村,镇政府如果没有领导陪同,似乎显得不够重视。

等局领导在会议室坐定后,我和村书记在他对面坐了下来,我心里开始“突突”跳起来,手心也变得潮几几的,看到局领导始终微笑着,我心中的不安才慢慢地解除了,赶紧拿出了汇报材料,小心地平展在面前。

“不要这么正式,随便聊一聊就好。”领导微笑着说。

我点了点头,按照汇报材料上面写好的,先将村里基本情况介绍了,这个如果不看稿子讲,很容易讲错,等到领导现场踏看时,就会驴唇不对马嘴,到时领导就会怀疑我汇报内容的真实性了。随后,在讲到村一年多时间,做了哪些事情,取得了什么成效时,我就能够脱稿汇报了,因为这些事都是我亲历亲为的,其中的酸甜苦辣,也只有我自己清楚,所以不用看稿子,我也能侃侃而谈。

在讲到村级道路的修筑时,我有一点小激动,我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声音的异样。此刻,我之所以选择把问题全盘托出,是因为局领导亲自到村里来,说明对我是比较信任的,对选派村应该会给予不同程度的支持。更为重要的是,我知道在县城附近的国道上,市局正在进行国道的拓宽改造,如果能借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把村里道路一并修好,那就相当完美了。

平日里,大家都爱讲“要想富,先修路”,交通条件决定一个地方的经济发展,交通是基础等诸如此类的话,但是修路需要做哪些事情,需要投入多少资金,付出多少辛苦,完全了解的人并不多。有些人甚至看不起公路人,我记得以前听到过这样的话,讽刺公路人形象不佳,“远看是要饭的,近看才知是修公路的”。

我大学毕业以后,就分配到公路部门工作,由于不是从事公路工程的施工,所以对道路工程是一知半解的,平时零星学到的专业术语,只能唬唬外行人。直到我选派到村以后,开始修筑村级道路了,我才知道修路并不简单,比如选派村这条3.2公里的村级路,我们开工之初就做过预算,如果修成砂石路面,大概要投入资金四十多万元,如果要把砂石路提升为柏油路,又得投入五十万元左右,而且村道是另一个部门管理,市局只负责国道和省道的修筑和维护,即便市局领导同意帮选派村修路,两个部门之间还要好好协调,这中间的弯弯绕绕,也是挺复杂的。不过,好在国家有扶贫政策,两个部门都是市交通局下属单位,而选派单位又有帮扶选派村的义务,否则这样的事,想都不要想。

随后,在匆匆赶来的镇党委书记陪同下,局领导到施工现场进行了实地踏勘,不愧是专业技术人员出身,他很快发现了工程施工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一一指了出来,现场施工负责人赶紧记下来,随后全部进行了整改。

“不错不错,做了不少实事,农村很能锻炼人。”临上车前,局领导微笑地对我说。

“领导,那你帮我们村修路吧,您看,砂石路面基本修好了,就等着铺筑油路了。”我赶紧说。

我清楚地知道,此时要是不趁热打铁,将需要解决的问题提出来,等到领导回单位以后,手头要处理的事多了,很快就会忘记选派村的路,毕竟这是需要花钱的事,而且协调起来也很麻烦。

“我回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你们先把前期工作做好吧。”局领导想了想说。

我一听这话,就知道事情可能有了转机。在这一年多时间里,为了修筑这条路,我经历了太多的拒绝,受了太多的冷眼和委屈,也流了不少眼泪,如今终于看见了曙光。

作者简介:

徐慧莉,安徽桐城人,现居芜湖,芜湖市作协理事、镜湖区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曾在《光明日报》等上百家报刊发表或转载散文、小说,出版《诺》《迎春花儿红》《幻想王国大冒险》等6本书,撰写了大型儿童电视剧剧本《梦堡小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