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卿云】古时的这片水域了不起,今天的芜湖都得名于它!

字体大小:
来源:卿云专栏           编辑:何素雅

芜湖水

芜湖古称鸠兹,妇孺皆知。毕竟,市中心鸠兹广场有一座33米高的鸠兹青铜雕塑一直矗立在那里呢。

追问一句,“什么时候改名芜湖的?”相信一部分芜湖人也能一口答上来:“元封二年(公元前109)”。注意,这里是“元封”而非“元丰”,一字之差,可就差了1100多年了。一个在西汉、一个到了北宋。

芜湖之名,始见于《汉书·地理志》①,这同时也是历史上关于芜湖置县的最早记载。当时,芜湖为丹阳郡所辖的十七县之一。不过,名字虽然改了,当时的县治仍留在鸠兹邑。此次更名之后,尽管之后有治所迁移、级别调整、辖区变化,江城一直沿用“芜湖”之名至今。

如果再问一句,“为什么要叫芜湖呢?”相信也有人会扔出“蓄水不深,而生芜藻,故名芜湖”这样一句。这句话追根溯源,大约来自北宋《太平寰宇记》。其实原文是:“(芜湖县)在芜湖侧,以其地卑蓄水泞深而生芜藻,故曰芜湖,因此名县。”通俗地说就是:芜湖县啊,在芜湖的旁边。因那一带地势较低,蓄水不深,而于淤泥之上杂乱生长着各类藻类植物,因此那片状如湖泊的水域就叫芜湖,在芜湖边上设置的县也就跟着叫芜湖县了。当然,也有人认为芜藻是本地特有的一种藻类名称。

也就是说,芜湖芜湖,最开始还真是因为有一个叫“芜湖”的湖泊。只不过,后来芜湖县这个地名显盛了,人们早已不在乎最初的来源了。

成书于同一时期的《太平御览》一书在介绍“芜湖山”时也有类似记载,“《宣城图经》曰:芜湖山,在县西南,山因湖以名之。汉末,于湖侧置芜湖县,以其地卑畜水非深而生芜藻,故因以名县焉……陈平县废,以其地入当涂县。”这里,“县西南”指的是“当涂县西南”,因后面提到隋开皇九年(589年)平陈,芜湖降为镇,并入当涂。

由此可见,这片水域着实了得,不但边上的县因它而得名,还连带着一旁的山也跟着叫芜湖山了。芜湖山即今天的大荆山②。

这片叫芜湖的水域还有一个叫大名,叫芜湖水。“芜湖水”三个字,很多人已经相当陌生。这是一个在我们今天已经走入历史深处的地名。

芜湖水在哪?今天的大、小荆山周围一带。唐代地理学家李吉甫在《元和郡县图志》中是这样说的,“芜湖水,在县西南八十里。源出丹阳湖,西北流入于大江。”这里的县指的也是当涂县。当涂县治一直没有变化,这里的八十里并非指直线距离,而是两地的道路距离。这样计算下来,还是比较吻合的。后来历代史料如《明一统志》《大清一统志》《读史方舆纪要》《东园丛说》等,皆从此说。

其实,当年荆山一带遍布水泽。一直到民国初期,尽管水域已经大为缩减,那一带仍残留有天成、易泰、欧阳三大湖泊,这其中天成湖最大、易泰湖次之、欧阳湖最小,但又以欧阳湖最为出名。因元代芜湖县尹欧阳玄常游玩于此而得名,后被历代文人题咏③。欧阳湖今已不存,不过,上世纪初,为纪念这位欧阳大人,当时的芜湖县地名办将荆山与方村之间的一段长约4公里的水路命名为欧阳河。

按民国八年《芜湖县志》记载,天成湖周长约三十五里,易泰湖周长二十三里,再加上欧阳湖,这三个湖泊,汛期水盛时往往会连为一体,便是历史上有名的芜湖水。县志还特别提到,当时不少人想将天成湖、易泰湖之地围湖造田。后一些有识之士发声,认为两湖是蓄水之所,一旦堵筑,则汛期附近各圩田不保,得不偿失,最终开垦之议被官方明令禁止。不得不说,这在防汛技术相对低下、防洪能力有限的当时,是最为行之有效的一种方法。面对圩区不时汹涌而至的洪水,前人不满足单纯的修筑堤坝,而是站在发挥大自然的自我调节功能的角度,站在构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高度上来主动防洪,充分体现了古人朴素的治水意识与独到治水能力,这一点依旧值得我们今天学习借鉴。

对芜湖水地理位置的表述,也有不同说法,如清代《行水金鉴》认为,“中江在(芜湖)县南,一名芜湖水。《元和志》云:芜湖水在当涂县西南八十里,源出丹阳湖,西北流入大江。”这显然是把青弋江括入芜湖水。也有人甚至直接将芜湖水当作水阳江及青弋江下游的别名。

康熙《太平府志》站在当年整个太平府的角度,曾对当涂、芜湖、繁昌三县山水绘制有地图。在“图考”一节中,虽然只在大小荆山之间画出了“天成湖”,但能看到大荆山东北方向仍有水面更为旷阔的万顷湖、石臼湖、丹阳湖,这一片都是古丹阳湖的范围。这些湖泊有些今天还在,有的已经消失。可见,在更早时期,芜湖以东是一片烟波浩渺,水阳江、青弋江在这一带远不只是今天的水系相通,而是汇成一湖了,这也是水阳江及青弋江下游被当作芜湖水的由来。

古丹阳湖面积之大已超乎我们今天的想象,囊括了丹阳湖农场、石臼湖、固城湖以及南漪湖(即宣城南湖),甚至包括了当涂、宣城、芜湖、溧水、高淳等地的沿湖圩区,比如清人朱天珍的《龟龙寺记》中就有:“芜湖邑东四十里,有圩曰咸保,古丹阳湖地也。”也就是说今天的咸保境内大部分地区当年都在古丹阳湖中。因而,在史料中,古丹阳湖又常被称为“巨浸”“丹阳大泽”。

值得一提的是,芜湖因“湖”而得名是我们今天最为公认的一种说法,也被官方认可。不过,后来也有人提出不同说法,如2009版《芜湖县志》就在“附录”一节中收录了《中国地名语源词典》的一种说法。该说法认为,“芜湖”最初并非指湖泊,“芜藻”更不是指水藻,而只是古越人对“鸠兹”的一种发音的音译。这一说法能够支撑的史料并不多,姑且作为一说吧。

摄影:卿如云

注释:

①班固《汉书·地理志》:“丹扬郡,故鄣郡,属江都。县十七:宛陵……于潜……芜湖,中江出西南东至阳羡入海,扬州川。”

②详见本栏目往期文章:“曾经有座芜湖山”

③详见本栏目往期文章:“这个猛人,芜湖人应当记住他”



以卿之口,谈天侃地,说点与芜湖有关的故事,策马键盘,信指由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