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幸福之乡|十岁前的那些诞生仪式

字体大小:
来源:幸福之乡专栏           编辑:何素雅

有一个谜语说:什么动物小时候4条腿走路,长大了两条腿走路,老了3条腿走路。许多人都知道答案,因为人小时候手脚并用地爬,老了又拄起了拐杖,可谓形象生动;而唐伯虎在杜甫发出了“人生七十古来稀”的慨叹之后,又细算起人生来:“前十年幼小,后十年衰老,中间五十年一半还在梦中去了!”这里我们先撇开他们对“人生有用的时间不多”的感慨,说说人生前十年的那些事儿。这十年孩子幼小,没有照顾自己的能力,也没有规范自己的主见,一切都听父母的安排,在长辈们的呵护关爱下才能健康成长。特别是现在大家在注重优生优育的同时,对子女的教育更是从胎教开始,孩子出生后送去上最好的幼儿园、小学,说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平常生活中,更是一切以孩子为主角,办十二朝、满月、做十岁等,大人们借孩子之名开起一次又一次豪华的“派对”。

孩子出生后的第一次亲友大聚会是办十二朝酒,在婴儿出生的第十二天请酒,有的地方则满一个月才请酒,谓之做满月。意思相同。一般在婴儿出生几日后,婴儿的父亲便给岳父母家及亲友送红蛋(染红的鸡蛋)报喜。十二朝那天,娘家亲戚朋友带着礼品,集中前往婴儿家中送礼表示祝贺。这生孩子的酒一般以女方亲戚为主,到场的人也以女性为多,一般男人是不去参加的。岳父母刚刚升级当上了外公、外婆,自然非常高兴,摇床、学步车,小孩的新衣帽、鞋袜、尿片,那是早就准备好了的;产妇吃的老母鸡、鸡蛋、桂圆、荔枝、红糖、大枣等滋补品,几乎所有亲友都要买的;也有的人图省事,包点现金。当日,还请来资深的专业理发师给婴儿剃去胎发,用红绸布包好压在箱子底;请来厨师,置办酒席,答谢亲友,还要发喜烟、喜蛋、喜糖等给每个亲友。在大家推杯换盏、表达祝贺之意的同时,产妇则喝着催奶的清炖鲫鱼汤、滋补的老鸡汤,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酒酣耳热之际,总有人提议:把婴儿抱出来让大家看看。于是,婴儿的奶奶或妈妈就抱出正在熟睡或吃奶的婴儿,让大家看看。在大家的一片祝福和“像父亲”、“像母亲”的争论中,孩子醒了,或者嫌大家吵了自己,便“哇哇”大哭起来,甚至当众就大小便起来,全然不顾众亲友的一片诚意……城镇多兴“做满月”,并在酒店设宴招待亲友,亲友多以礼金相贺,至亲长辈另送婴儿“富贵钱”,许多吃了满月酒的人都没见过婴儿的面,有的人马虎,甚至连是男孩女孩也忘了问。做满月或办十二朝酒,包括随后的满月礼、百日礼等一样,都是传统的诞生礼仪,其核心是对生命延续、顺利和兴旺的祝愿,反映了父母对子女的舔犊深情,婴儿虽参与这些家庭游戏之中,但没有任何印象。

常言道:“七坐八爬九个月出牙。”周岁的孩子已能呀呀学语、满地乱爬,外婆家要给孩子行抓周大礼了。抓周是在孩子周岁生日那天举行的一种预测孩子前途和性情的仪式,在民间流传已久,现在仍被许多人所重视。抓周仪式一般都在吃中午那顿“长寿面”之前进行,讲究的人家都在客厅摆设大案,摆上:印章、书本、铅笔、算盘、钱币、帐册、首饰、花朵、胭脂、吃食、玩具,如是女孩抓周还要加摆:铲子、剪子、尺子等。这些物品一般都由外婆家准备,一种物件代表一种职业。抓周时由大人将小孩抱来,令其端坐,不予任何诱导,任其挑选,视其先抓何物,后抓何物。以此来测卜孩子的志趣、前途和将要从事的职业。如果抓到印章、钱、笔等,将来是读书做官有钱之人,主家当然都非常高兴;如果抓了胭脂、吃食之类,将来有花花公子的嫌疑,主家便有些不高兴了。这种预测当然没有任何科学道理,而事实上,许多抓了胭脂花粉的孩子后来还成了国家的有用之才,而一些抓了笔墨纸砚的孩子后来还只是个默默无闻的种地农民。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虽然重视抓周活动的家庭越来越多,许多地方还组织过集体抓周活动,但更多的是把抓周当作庆祝宝宝生日的一场快乐游戏和家人亲友的又一次聚会。

周岁生日过后,后面的生日并不是每年都要庆贺。人人有生日,年年有生日,条件好的人家,孩子每年都有生日蛋糕,请几个至亲好友小聚。普通人家都是煮一碗面条鸡蛋,给孩子独自享用,有的人家马虎,往往生日过了好多天才想起来:我怎么忘了自己的生日?但孩子到十岁时,许多人家又开始隆重庆祝了,农村称为“做十岁”。小孩年满十周岁生辰的那一天,亲朋好友都要携礼前往祝贺,有送生日蛋糕、贺卡、小礼物的,也有送彩电、冰箱、衣料、自行车、摩托车等贵重物品的,更多的人选择了送礼金,家长置酒席招待,攀比奢靡之风日盛。进入21世纪,小孩大多为独生子女,为小孩做十岁而在电视台点歌并配以彩色照片已成时尚,生日庆祝方式也逐渐西化,点燃生日蜡烛,默默许下心愿,大家一起唱起《生日歌》,然后许下心愿,吹灭蜡烛,切开蛋糕分给大家吃,大家纷纷说一些祝福的话。之后,便是亲友们推杯换盏、畅叙感情的大好时机。而作为生日宴会的主角,此时已经和小伙伴们玩得不亦乐乎,早忘了自己还是什么小寿星……

这十年是孩子最快乐、最天真的日子,那些繁琐的仪式、人情来往等都可以不屑一顾,说错了、闹过了也没人计较。十岁生日一过,孩子便觉得自己陡然间长大了,无论是业余学画、弹琴、跳舞,还是读书求学、家务生活等压力都会渐渐增大。天真日渐远去,成熟姗姗来迟,但他们越来越有自己的个性和主见了。

【作者简介】

朱幸福,笔名:紫竹成林。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芜湖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芜湖县文联副主席、作协主席,《鸠兹鸟》杂志主编。

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中国青年报》《新民晚报》《羊城晚报》《小说界》《安徽文学》《短篇小说》等发表小说散文数百篇,作品被多家选刊转载或获奖。出版小说散文集《太阳雨》《相聚是缘》《天意》《泥巴墙头腊味香》《门灯》等10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