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芜湖新闻网首页>> 大V号

文词流芳|千秋碧血夏完淳

字体大小:
来源:文词流芳专栏           编辑:何素雅

我读书三十多年来,看了古今中外不少名著,它们对我的影响是一点一滴,随眼潜入思,润心细无声,让我的灵魂在艺术人生里获得圆满与自在。当然,说到对我人生影响至深的,不能不提《夏完淳集》这本书。由于我中学时候对夏完淳的偏爱,这本书我1991年秋天刚上高一就买了,它伴随我身边也近二十五年了。

我喜欢夏完淳的诗文,首先是因为这个人;我崇拜夏完淳这个人,更是因为他的诗文。当然,由于他的诗歌是古体的,多为律诗绝句,文章更是由文言文写的,对不少现代读者来说,习惯了白话文的阅读,已经和夏完淳有很大隔膜了。

不知为什么,从当时的语文教科书附录中读到夏完淳的诗作《别云间》,我内心里产生震撼的感觉。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用生命的正气和眼泪书写的字句,如声声鼓点敲在我的心上,让我从此对这个明末抗清少年英雄惺惺相惜,从此和他“零距离”。

毋庸置疑的是,夏完淳是一个天才式人物,他五岁知五经,七岁能诗文,九岁就出书了,并且文章写得快,幼年就有“神童”之美誉。如果不是明末的天崩地裂,如果不是因维护民族尊严而英年早逝,估计夏完淳的文学成就不可限量,会成为文学史上屈指可数的大家。当然,仅凭他现存的四百多篇诗文,里面的才情已是光芒万丈,眩人眼目,已被现代文豪柳亚子赞许为“悲歌慷慨千秋血,文采风流一世宗”。

几乎所有作家的写作,都是从模仿开始,夏完淳也不例外。不过,由于夏完淳是大家,笔端气吞万象,笔下变化万千。有的诗句,词清句丽,歌颂祖国锦绣河山,如“吴江天入水,震泽晚生霞”。有的诗句,缠绵悱恻,描写委婉惆怅的相思情怀,如“离别又春深,最恨也,多情飞絮。恨柳丝,系得离愁住,系不得离人住”。有的诗句,感怀故国,无限伤心,无比悲怆,如“吊亡国云山故道。蓦蓦地,杜鹃啼血,棠梨开早。愁随花絮飞来也,四山锁尽愁难扫。叹年年春色倍还人,谁年少”!有的诗句,志在匡扶明朝,一股英雄气冲天而起,如“复楚情何极,亡秦气未平。雄风清角劲,落日大旗明”。特别是他最后的辞世之作《别云间》,“三年羁旅客,今日又南冠。无限河山泪,谁言天地宽?已知泉路近,欲别故乡难。毅魄归来日,灵旗空际看”。一字一句,无不展示了他的碧血丹心、忠肝义胆和铮铮铁骨。真是日月其人、星斗其文啊!如此英雄少年,千秋难得!

一个人的成长环境特别重要,夏完淳的成就,和他所受的良好家教分不开。他的父亲夏允彝是明末复社巨子,天天和一帮读书人在一起,砥砺气节,讲究文章道德,在明亡后奋袂抗清,最后以身殉国。他的老师陈子龙更是明朝文学的殿军、一代文宗,文章才华横溢,做事讲究“经世致用”,在抗清事败后投水殉国,他以其特出之才情文章与铮铮之民族气节成为当时文人的代表。他的亲属中嘉定侯家在抗清斗争中,父子几人同时遇难,几乎全家都为国捐躯。他的岳父钱彦林也是嘉善一带极有名望的才子,和夏完淳翁婿两人同时殉国。有这样的好父亲,有这样的好老师,有这样的好亲属,夏完淳耳濡目染,日夜熏陶,自然是健康成长,作品也是满满的正能量,一身的“正气歌”。对比夏完淳晚生近四百年的我来说,每次读他的诗文,就是学习他的作文与做人,就是汲取精神的营养,就是让自己在工作和生活中获得灵魂的升华。

我老家曾经有这样一句俗语:跟好学好,跟叫花子学讨。我也见过老家不少本来素质很好、未来前程锦绣的人,结果因为和那些流氓阿飞混在一起,为非作歹,毁掉了自己本该美好的人生。夏完淳在成长过程中,有特别让人羡慕的“朋友圈”,如陈子龙、史可法、黄道周等人,都是那时的英雄豪杰。他结交的都是卓尔不群的君子,自然他的人生路就不会走偏。

通过读书,我交到了夏完淳这样一个好朋友。我常常在夜里,反复捧读夏完淳那些散发着光和热的文字,在真挚动人的词句里,在产生的共鸣里,在对人生的观照里,接受先贤的教诲洗礼,获得心灵的澄明纯净。

作者简介:

徐春芳,1976年出生于安徽望江县农村,现居芜湖。以诗写心,以文立身,已出版诗集《雅歌》《颂歌》、散文集《风从故乡来》等,作品被翻译为英语、意大利语、阿拉伯语、罗马尼亚语等多国文字,获得过黎巴嫩国际文学奖、安徽省社科奖、山东诗人奖、“中国网络诗歌20年”创作奖、首届“安徽诗歌奖最佳诗人奖”、全国鲁藜诗歌奖等奖项。